【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陶立璠]试论盘古神话
  作者:陶立璠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09-16 | 点击数:16748
 
三、盘古神话和各民族神话的相互影响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各民族都有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传统,历史上比较发达的中原文化,也不一定就是汉族文化,事实上中原文化也是由各民族文化的互相交流、影响、融合形成的。多民族性,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显著特点。
另外,我们也必须看到,在我国古代神话领域中,盘古神话虽然见诸文字记载较《山海经》晚,但它的流传却十分久远,影响也很大。造成这种相互渗透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各民族人民的互相交往,原始社会末期的部落争战等种种原因造成的民族迁徙,南北交通的开辟等,都可能使各族人民在宇宙开辟的认识论上相互交流或为对方所接受。比如,中原地区的汉族,早已接受了瑶族关于盘古开天辟地的认识,而且把盘古看成是自己的开辟神。在安徽等地的汉族中,就有关于《盘古分天地》的传说:
据传说,在很古的时候,我们这个大自然是根本没有天地的。地,据说是从前昆仑山上的绿道人(是一只绿鸭)嘴里衔着泥土,从这里飞过,他忽然不小心,掉下来一个泥土团,落在鳌鱼身上而慢慢的长成功的。天,是跟在地后面而长成功的。
 
又说:
从前,有一个地方住着夫妻两个人,家里很穷,靠劳动生活。不久妻子怀了孕,正在这时不幸的事发生了:她的丈夫病死了,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妇女和肚子里怀着的刚几个月的孩子。这孩子怀了两年多,还没有出生。妇女怀着一种惧怕的心情问肚子里的孩子:你到底是人还是妖呢?怀了你几年还不生!’……不料,肚子里的孩子听到了,就连忙说:我不是妖,也不是怪,我是人。妇女听了这话更加害怕了。她想哪有肚子里的孩子会说话呢?’ 她的惧怕又被肚子里的孩子知道了,就连忙安慰他母亲说:妈妈,你不要怕,我是人,我名字叫盘古,等天长成功了,我也就出世了。过了几个月,盘古在肚子里问他妈妈:现在天长成了没有?’他妈说:没有。只剩北方没有长成功。
盘古在肚子里又过了一年多?他又问他妈:妈,现在天长起来了吗?’怀盘古怀了三年六个月,还不生,他妈妈有点害怕,于是就随便应了一声:天长起来了,四方都长起来了。盘古认为这是实的,就告诉他妈:你到一棵大杨柳树底下去,双手扶着树干,把眼闭了,这时我就出世了。于是他母亲来到一棵柳树下,照盘古的话做了。这时盘古扳断了他母亲的一根肋骨从肋间出世。他出世后,母亲却晕死过去了。盘古赶忙从树上扳下一根柳树条,把妈妈的肋骨接好,他妈妈又活过来了。
盘古落地以后,拿起大刀,划开了雾气,分出天和地来一看:呀!东、南、西三方的天都长起来了,只有北方的天还差一点儿没有长起来,这怎么办呢?他急得无法可想,就用冻冰来补天。盘古走到河边,卷起袖子,手拿着冻冰往北方的天上甩,就这样一时不息地甩呀甩, 把北方的天补好了。北方的天是用冰补成的,所以现在的北方很冷。现在妇女的腰比男人的腰灵活、软和的原因,是盘古出世时,用柳树条接的。
 
这个神话流传在安徽芜湖地区,1956年由向先明同志记录。我见到这一原始记录稿,很感兴趣,曾向一些同志了解过,但不知向先明同志现在何处,也没征得他的同意,就引用了这一资料,顺致歉意。《三五历纪》中说: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认为盘古是卵生的。盘古分天地在汉族地区流传,产生了比较显著的变异,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生活在长江流域的各民族人民,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文化上同时发生着互相影响。
在我国西南少数民族中开辟神话极为丰富。如苗、壮、布依、彝、纳西、白等民族关于宇宙和万物生成的解释神话也各不相同。但在某些方面又有共同的特色。比如:在苗族古歌神话中,就说宇宙是由巨人开辟的。据说在天地开辟以前先生下了一批开天辟地的巨人,然后才由他们开天辟地,制造日月和万物。至于垂死化生的神话,在一些民族中都有完整的故事流传。如:彝族创世史诗《梅葛》中说,世界是由格滋天神制造的。由老虎的脊梁支撑,虎头作天头,虎尾作天尾。老虎的左眼作太阳,右眼作月亮,虎牙作星星,虎油作云彩,虎气成雾气,虎心作天地心胆,虎肚作大海,虎血作海水,大肠变大江,小肠变成河,骼骨作道路,硬毛变树林,软毛变成草,细毛作秧苗……。苗族古歌中的修狃,最后变成春牛,犁、耙、牛轭、犁柄均变成各种自然物。苗族古歌《枫木歌》中,枫树被香两老婆婆砍倒后,变成千百样:树根变泥鳅,树桩变铜鼓,树干变成猫头鹰,树叶变燕子,树梢变鶺宇,树干树心生妹榜妹留(即蝴蝶妈妈),她成了人、兽、神的共同祖先。巨人也好,动物也好,植物也好,从原始人类万物有灵的观念看来,由他们开辟大地,变为自然万物,完全是情理中的事。盘古神话在我国西南各民族中流传,绝不是偶然的文化现象。在白族、布依族、苗族中,有些神话就是以盘古作为主人公来讲述的;更多民族的创世神话,在讲到天地开辟,万物生成时大都与盘古神话相类似,构成盘古型神话系统。至于它的产生流传地域,以古代湖南五溪地区为中心,逐渐向四周扩展,东到安徽,西至滇西白族地区,南到广西,北至内蒙古地区,在如上地域,盘古或盘古型神话是大量存在着的。这都说明:盘古神话,作为我国开辟神话之祖,是当之无愧的;盘古神话,作为瑶族神话,说明我国少数民族神话在中国文学史上有它特殊的地位;盘古神话,同各民族神话的相互影响,为我们提供了研究原始文学的极为丰富的资料。
 
1982年元月 北京
(原载《少数民族文学论集》第四集,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5
 

注释:
 

-------------------------------------------

[1](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思格斯选集》第1卷第113页。)
[2] 茅盾“神话杂论”,“神话研究”百花文艺出版社。
[3] 以上引文见吕思勉《盘古考》,《古史辨》第七册中编第15页,开明书店,1941年。
[4] 广西民间文学研究会编《瑶族文学资料》第八集。
[5] 见《广东连南瑶族自治县南岗、内田、大掌瑶族社会调查》。)
[6] 见《兴安县两金区瑶族社会历史调查》。
[7] 见《广西恭城县三江乡瑶族社会历史调查报告》。
[8] 见广西民问文学研究会《瑶族文学资料》笫十一集油印本。
[9] 见《畲族民间故事》,浙江人民出版社。
[10] 见《中国古神话选释》。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王晓葵]国家权力、丧葬习俗与公共记忆空间
下一条: ·[陶立璠]“世界文化多样性”与亚细亚民俗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