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刁统菊]多姓聚居与联姻关系
——华北村落的另一种形态
  作者:刁统菊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0-06 | 点击数:16387
 

【摘要】 杜赞奇在《文化、权力与国家中》中忽略了华北村落还有多姓聚居的可能。笔者以山东南部一个村落为例,试图表明华北村落有多姓聚居的可能,并以个案表明姓氏之间的联姻在村落的形成上发挥了主要作用。村落目前的结构形态是多姓聚居而非多族聚居。多个小姓聚居的事实使得村落意识更加突出。

【关键词】 多姓聚居  联姻关系  华北村落  村落意识

 

summary Duara in his Culture,Power,and the State: Rural North China, 1900-1942 neglected the possibility that many surnames live together in North China villages. Now the author take a village in the south of Shandong as an example to indicate that there is the possibility that many surnames live together in North China villages .And I indicate the marriages between surnames plays a main role in forming the village. Now the present structure shape of the village is that many surnames not many lineages live together. The fact that Many  small surname live together makes village consciousness more outstanding

Key words many surnames live togetherthe Relation by marriage Village of North Chinavillage consciousness

 

家族是以家庭为基础的,是指同一个男性祖先的子孙,虽然已经分居、异财、各爨,成了许多个体家庭,但是还世代相聚在一起(比如共住一个村落之中),按照一定的规范,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结合成为一种特殊的社会组织形式[1](徐扬杰,1992P4)。

中国东南部的宗族与村落的关系存在着三种类型:第一是一个宗族构成一个村落,也就是继嗣与地方社区重叠;第二是一个一个村落可能包含两个或更多的宗族;第三是单个继嗣群体的扩展可能不止一个村落,结果造成了一个宗族分散在几个村落,或者说几个村落构成一个宗族[2](弗里德曼,2000P13)。从这个分类来看,红山峪属于第二种,也就是一个村落包含了多个宗族。但是华北村落的宗族与华南地区又有差异,正如杜赞奇在《文化、权力与国家》中所指出的,那种庞大、复杂、联合式的宗族在中国并不普遍,可能只存在于华南及江南的某些地区,但尽管北方宗族并不庞大、复杂,并未拥有巨额族产、强大的同族意识,但在乡村社会中宗族仍然起着具体而重要的作用[3](杜赞奇,1996P8182)。杜赞奇使用的宗族是一种广义的概念:它是由同一祖先繁衍下来的人群,通常由共同财产和婚丧庆吊联系在一起,并且居住于同一村庄3(杜赞奇,1996P8182)。然而,从杜赞奇对一些村落的宗族划分看,他却处处均以外显姓氏符号来建构宗族3(杜赞奇,19968996),兰林友也根据他的调查指出这并不符合华北村落的实际宗族状况4(兰林友,2004)。

笔者从红山峪[]的宗族实际出发,同意兰林友的观点,认为杜赞奇的以姓氏建构宗族的做法并不符合当前一些华北村落的基本情况。红山峪村共有十个姓氏,但是其中好几个姓氏都与自己的迁出地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彼此认同为同一祖先的后代,丧礼上也有基本的往来,并且家谱也一起编制,本村陈姓和东小观村的陈姓之间的关系就是如此,同时本村陈姓一户人家早年因工作原因迁出红山峪,但在编制家谱时仍不忘互相联系。这种情形下的家族只是不居住于一个村庄而已。

同一个姓氏居住于同一村庄的反而并不一定彼此认同为同一宗族。以王姓为例,本村王姓迁出地不同,彼此并不认同来自同一祖先,虽然相互之间并没有通婚的关系,但在处理彼此的内部事务时也是互相不干涉,而且按照一般村民的观念,当家族内有丧事时宗族成员应该不请自来前去帮忙,但是两个王姓之间并没有这种联系。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拥有纯粹相同的外显的姓氏符号而已。从这里来看,简单地根据村落居民的外在姓氏符号来标志宗族,肯定不能反映村落宗族的结构及其构成。其次,就红山峪来说,有些家族只是单门独户,这既是指势力的弱小,也是指繁衍代际较少(也包含人口数量小),事实上,这个地方性概念本身就是繁衍代际少的意思,一个家庭的家长实际上就是这个宗族的族长,因此这个概念又附带上了势力弱小的含义。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乌丙安]中国北方麦黍文化论证
下一条: ·[吉国秀]婚姻支付变迁与姻亲秩序谋划
   相关链接
·[张兴宇]从梅花拳“拜师礼”看近现代华北村落中的礼俗互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