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刁统菊]多姓聚居与联姻关系
——华北村落的另一种形态
  作者:刁统菊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0-06 | 点击数:16508
 

200474——8日,陈继荣丧礼调查[]

红山峪村陈姓家族人口较少,红事还好说,能够应付过来,但是白事就得从东小观村请本家来帮忙了。这回陈继荣的丧礼,孝子陈兴水就从东小观村陈姓请来了一些人帮忙,他们来的倒是很快,但是红山峪村外姓执事的嫌他们吸烟太多,过于浪费,说了两句,一下子东小观陈姓人全都生气走了。最后还是不管恳不恳的,全村人每家都出人来帮忙把丧事办了。

执事的虽然是个外姓,但他看到丧主的外村本家干活少吸烟多,并没有觉得这是他们自己内部的事情,而是站在本村人的立场上制止了浪费现象。据说村里从未发生过本村人在丧事上帮忙却大吃大喝的事情。地缘关系有时候比血缘关系还要具有凝固力。同一宗族的人不住在一个村子里,宗族意识减弱,而不同宗族的人,住在一个村子了,反而更加维护同村人的利益。

 

参考文献

1)徐扬杰,中国家族制度史[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2

2)【英】莫里斯·弗里德曼.《中国东南的宗族组织[M].刘晓春译.王铭铭校.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3月。

3)【美】.杜赞奇.文化、权力与国家——19001942年的华北农村[M].王福明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96

4)兰林友,论华北宗族的典型特征[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1.P5559

5)林耀华. 义序的宗族研究 [M].北京:三联书店,2000

6Rubie S. Watson. Class Differences and Affinal Relations in South China[J]. Man, New Series,Vol.16,No.4(Dec.,1981),P593-615

7Paul R. Katz.Commerce , Marriage, and Ritual: Elite Strategies in Tung-kang During t he Twentieth Century[A].庄英章、潘英海. 台湾与福建社会文化研究论文集[C]. 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1994P27—166

8)费孝通. 乡土中国生育制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

9)田传江.红山峪村民俗志[M].沈阳:辽宁文化艺术音像出版社,1999

 

(本文原刊于《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2006年第2期)



[①] 关于红山峪的具体情况,可以参见田传江.红山峪村民俗志[M].沈阳:辽宁文化艺术音像出版社,1999

[②] 红山峪村习惯上把坟墓称为“林”,因为坟墓上插着的一根木头常常会长成一棵大树。村子过去曾经有赵姓,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迁走了,他们祖先的坟墓就叫赵家林。而后土碑则是在林地里最早的坟头后面所立的一块碑,意思是在这个坟头之后没有其他坟头了,这是最早的了。

[③] 依偎的意思,或者可以说是依靠,“偎”字很形象地表现出一个迁来的家族在迁入时的依附性。

[④] 老户人烟的意思大体上是某一个家族在某村居住相对最久。人烟与家族的男性后代联系在一起,人烟旺就是家族人口繁多,人烟不旺则是人口少,往往一代仅有一个男性后代。

[⑤] 占业的意思是田姓最早来到红山峪村,村子里的一切最早应该是属于田姓的,田姓才是村里的主人。

[⑥] 跟主的意思是打短工或长工。

[⑦] 西集镇上有街滑子,即地头蛇,人们至今对西集的评价仍是“西集——街滑子”。

[⑧]有关田姓的情况除了田姓人的介绍以外,我还参考了本村其他各姓族长的意见。

[⑨]访谈人刁统菊,访谈对象段成良,时间是200418日星期四晚上,地点村民田传江家。

[⑩] 两边都找不到,这就让我怀疑是不是不想让我看到。也许真的是没有。

[] 红山峪东部的一个村子,相距有4里路。

[] 孙在红山峪读作“熏”音,白色的东西一经烟熏火燎就变成黑色了,故而说白姓碰大盘孙姓就不发达。

[]五十年代初,村内老年人组织老年社。老人去世,为解决丧葬中的困难,老年社成员每家送一定数量的煎饼和资金。后来村内老人去世,采取丧主的方法,从十几家执事的人中,请煎饼,现金及所用桌椅板凳等殡葬中的用具,丧主收礼后,煎饼按价钱奉还,其它用具用后退还。还有请至亲的煎饼,折价还钱时,不再收取,作为助丧。这一切带有互助性质,得以使老人顺利安葬。现在除从执事人家中请一些用具外,食物不再请,因物资丰富,丧主承担得起。五十年代前,民间建房困难,邻里间形成相互帮助的风俗习惯。只要主家找到,再忙也要去,有的实在不能去,自己找人顶替,这种情况是常有的。并且只是吃招待饭,一律不收工钱。

[] 此处是笔者对红山峪村村民陈继荣的丧礼调查。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乌丙安]中国北方麦黍文化论证
下一条: ·[吉国秀]婚姻支付变迁与姻亲秩序谋划
   相关链接
·[张兴宇]从梅花拳“拜师礼”看近现代华北村落中的礼俗互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