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民俗文化与特色小镇”:2017年嘉兴端午国际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16年年会在南京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6年年会议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杨冬燕](白马)藏族信仰习俗现状调查研究
  作者:杨冬燕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9-04 | 点击数:36814
 

 

内容提要:在田野考察的基础上,本文对(白马)藏族信仰习俗中至今存在的自然崇拜、苯教信仰、中国道教信仰以及“朝格(sprul rgan)”、“杨氏爷”、行业信仰和藏传佛教信仰的状况做了如实清理和描述,并对(白马)藏族的丧葬、民间禁忌以及种种信仰习俗的特点和它们与(白马)藏族整体生活的关系做了必要的探讨。
关键词:(白马)藏族;信仰;习俗

 
一、(白马)藏族信仰习俗现状
 
(白马)藏区位于青藏高原东端大岷山山脉的白水江、涪江流域的高山峡谷之中。那里高山林立,沟壑纵横,交通不便,气候宜人。平均海拨二千多米,最低一千二百多米。大部分河谷地区农作物一年两熟。著名的王朗自然保护区、白马河自然保护区像两颗珍珠,镶嵌在风景秀丽的(白马)藏区。
(白马)藏族即指今天甘肃文县的铁楼藏族乡及石鸡坝、上丹、丹堡、城关、中寨、马营等乡的藏族,还有四川平武县的(白马)藏族乡、木座藏族乡、木皮藏族乡及南坪县的下塘(安乐、永丰、保华、双河、罗依、勿角、马家、郭元、草地)诸乡的藏族,共一万多人口。(白马)藏族这个名称提出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由于他们的民风民情及服饰、节日等表面看有一定的特色,因而引起学术界的较大争议及关注,其族属也有多种观点,一时间成为学术界的热门话题。作为一名年轻的藏族学术工作者,我根据自己所进行的实地调查与自己的理解,对(白马)藏族这个名称谈点看法。当地藏族自称为“贝(pey)”,(白马)藏族自称为“达嘎贝(rta dkar bod)”或“达布贝(rtevu bod)”。“达(rta)”,藏语意为马;“嘎(dkar)”, 藏语意为白或白色;“贝(pey)”,藏语意为藏人。“白马”,藏语音为“达嘎布”,而文县将“白马”称为“达嘎(rta dkar)”,平武将“白马”称为“达布(rtevu)”,所以“达嘎”“达布”均译为汉语的白马, 显然是能说得过去的。 那么“白马”二字究竟是藏语还是汉语呢? 笔者觉得这里有文章可做。已故藏族著名学者毛尔盖·桑木旦认为,(白马)藏族是唐蕃失和后的八年战争时期的一支吐蕃军队即藏军(bod dmag),笔者也同意这一观点。当地藏族把这两个字读作pey ma,把“藏军人”读作 pey ma ni。这批藏军与当地土著藏族及氐裔一起镇守边疆,他们驻扎在今平武县和文县的白马峪一带。当地山大沟深,人们只能生活在河的两岸,这部分藏军人(pey ma ni)驻守的地方,也随之被称作汉语的“白马峪”。随着唐蕃和盟、八年征战结束,甚至往后更长一段时间,蕃唐边界相安无事,藏汉民族间的相互往来也随之频繁,汉人仍称这些地方为pey ma,而藏军人及当地土著藏人将汉人称他们的“白马”(藏军)译为“达嘎”或“达布”。这就是历史长河中(白马)藏族称自己居住地为“达嘎”或“达布”,而汉族则称其为“白马”的原因。这就是“白马”二字的由来。
有的学者认为(白马)藏族很可能是历史上的(白马)氐。的确,当今的(白马)藏区,历史上曾是氐羌活动、生活的地区,《史记·西南夷列传》中说:“自冉 龙以东北,君长以什数,白马最大,皆氐类也。”《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又说:“白马氐者,武帝元鼎六年开,分广汉西部,合以为武都。土地险阻,有麻田,出名马、牛、羊、漆、蜜。氐人勇戆抵昌,贪货死利。居于河池,一名仇池,方百顷,四面斗绝。”奇怪的是,今广汉以西的武都、成县、西和等地均未出现过诸如“白马”、“白马峪”这样的地名,更没有类似于(白马)藏族即“达嘎贝”这样的民族存在。“白马”一词在汉史上出现甚早,那么历史上的氐族人又怎样对“白马”二字发音?如也读作“白马”的话,氐族岂不是跟汉族一样吗?如果不是这样,那读音又会是怎样的呢?这一研究目前还是个空白。因此,笔者认为,“白马”即藏军(贝玛)——汉译音“白马”——藏语意“达嘎”“达布”这样演变而来的。
(白马)藏族有自己的藏语方言,有相当一部分词汇与邻近的松潘、南坪上塘及舟曲、迭部相同。诸如天、地、日、月、星、人、水、火、土、山、头、眼、口、耳、发、吃饭、走路、穿衣及1~100的数字之类均与藏文字完全相同,这些基本词汇更古于现代藏语。在他们的语言中至今保留着大量的古藏语。著名的语言学家黄布凡先生曾深入(白马)藏区,对其语言进行比较研究,得出这样的结论:“虽然(白马)话与藏语书面语的语音系统的差别很大,但两者之间存在着比较严整的语音对应规律,同源词比例高达83.4%(含部分语素同源的词14.1%)。重要的语法范畴相同,而且语法形式有对应关系。”(注:黄布帆、张明慧.(白马)话支属问题研究[J].中国藏学,1995,(2):115.)“(白马)话是藏语,在藏语三大方言中最接近康方言。”(注:黄布帆、张明慧.(白马)话支属问题研究[J].中国藏学,1995,(2):115.)藏文在(白马)藏区未能普及和发展。解放前甚至更早的时候,藏文只掌握在贵族、土司、头人、番官等权贵手中,广大的藏族群众没有机会学习藏文,直到今天,有的苯波巫师((白马)藏语即“贝木”)还仍保存有《苯教经文》,巫师也是念念而己,许多内容也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由于(白马)藏区处在汉藏交界地带,有的地方甚至藏汉杂居,当地政府也未能提倡藏文的普及,所以(白马)藏区就形成了今天“平时交流用藏语,孩子上学用汉语”的现状,结果直接导致了“学不好汉文,又丢掉了藏文”的局面。笔者在此将(白马)藏族加以概述,目的在于以此为引线,全面地探讨研究(白马)藏族的信仰习俗。
(一)自然崇拜
天、地、日、月是(白马)藏族普遍信仰的神。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分享到:
上一条: ·[巴莫曲布嫫]语言的魔力:凉山彝族咒经的意义指归
下一条: ·[薛羽]邂逅神田古本祭
   相关链接
·鄂崇荣:《青海民间信仰——以多民族文化为视角》·陈金文:《壮族民间信仰的传说学管窥》
·[汪德生]浅谈座次礼仪习俗·[赵德利]血社火中的巫术信仰与血祭原型
·[张启龙 张文艳 张统夏]村庄拆迁重建对“吃会”习俗的影响·[张楠楠]“水鬼得升”故事类型分析
·[张凯月]神话语境下的山神祭祀习俗与初民意识·[应超群]关于浙西应氏古村落文化生态的调查报告
·[徐永安]《易经》卦、爻体系中的“鲧复生禹”神话与老人自死习俗·[徐国源 谷鹏]“活着”的信仰
·[徐炳田]灵验叙事中的身体经验·[肖恩歌]爱尔兰精怪堡:中世纪精怪栖居地之形成
·[仵军智]关中西部乡村“母性神”信仰活动考察·[魏娜]槐树信仰的生活化体现及不同视角下的表达
·[王亚芳]村落社会变迁中仪式功能的转换·[王天军]丝绸之路鹰猎习俗及其文化交流研究
·[王建华 王国棉]自然灾害与民间信仰的区域化分异·[田兆元]东海海岛信仰研究的谱系观念
·[钱梦琦 姚兆余]刘皇神信仰的功能变迁研究(1949-2015)·[陆薇薇]日本河童信仰的现代传承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