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关于征集乌丙安先生题字、照片、讲学等活动资料的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译著译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译著译文

[佐野贤治]地域社会与民俗学
——“乡土研究”与综合性学习的接点
  作者:[日] 佐野贤治   译者:何彬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6-09-16 | 点击数:12033
 
[摘   要]日本于2002年开始,在高中、初中、小学开始正式设置目的在于培养“生存能力”的“综合性学习课时”。本论文对这种综合性学习的含义进行检验并论述了起始于乡土研究的日本民俗学学科与学校教育、乡土教育的关系以及学校与乡土社会的关系,指出乡土研究是进行综合性学习、培养学生生活能力的不可或缺的视点,是将学校教育获得的知识体验化为生活智慧生活能力的必备条件。通过叙述具体事例,作者提出社区学校应与社区的博物馆携手开展真正的“综合性学习”。同时指出21世纪的民俗学应当在乡土、国家、世界三者的关联中推进自己的学科研究。
[关键词] 乡土研究;民俗学;综合性学习;学校教育
 
“了解每一片乡土的生活是一种手段。综合性观察乡土生活并进行精确的比较,从中学习日本国民的生活方式和劳作方式。如果有可能,再进一步与世界其他国度的乡土研究者携手合作,共同探讨、客观理解人类走过来的路程以及不断孕育着的新的变迁的发展路程。”:柳田国男,1933
日本于2002年开始在小学、初中、高中开始正式设置“综合性学习课时”。“综合性学习”旨在使青少年学到以日常生活体验为中心的知识和技能,培养他们处理实际生活环境里的问题之能力,其目的在于一反历来的单纯记忆式的学习方式,在解决实际问题的过程中掌握用于实际生活的能力和生存能力。然而学校多年来一直按照为课堂教育设置的教学计划行事,对于这种不分教科或横跨各个教科的、关注孩子们出于兴趣、爱好的自发性行动和重视“身临其境”的“综合性学习”,多数学校表现出犹豫与彷徨。
综合性学习可以理解为是将在学校学到的知识,通过实际体验将其转化为生活智慧和生存能力,是以教育内容生活化为目标的一场运动。如果学校实施这一方针,而社区、家庭方面毫无反应的话,综合性学习则很有可能蜕变为仅仅是学校的一门课程而已。此外,有相当一部分人提出担忧学生中考、高考实力下降的意见。这牵涉到人为什么要学习、什么是真正的实力这一根本问题。应该把全日制学校每周五天课程教育里设置每周三小时综合性学习课时一事,看作是将教育主体和实施教育的场所交还给民众的一个契机。民俗学以村落或地域社会的民俗及文化传承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笔者认为,对民俗学科来说,综合性学习不属于本学科开拓的事业范畴,但其内涵关联到民俗学科存在的目的问题。本文拟对民俗学科应采取的对策投石以问。
孩子们身处的教育环境的恶化,如教育机构的迷惘、教育现场的混乱、校内欺辱他人的行为以及家长们的困惑等等,根本原因在哪里呢?日本自明治五年(1872)颁布学制以来,现代式学校主要致力于消灭农村失学户和贯彻、充实义务教育制度。换言之,从广义的文化传承功能角度解释教育一词的话,现代社会的学校教育只是承担了其中的一部分。然而,随着现代化的发展,教育成为了学校教育的同义词,甚至人们以现代学校教育看作日本现代化成功的范例。
现在,承认学生拒绝上学现象的存在甚至酝酿改定教育基本法,重新审视学校制度已成大势所趋。现代化学校制度的失败,显现出现代化社会停滞和僵化的冰山一角。具有新老世代之间文化传承功能的教育不能很好地发挥其功能,传承与接受传承的两代人之间则会产生价值观的差异。也就是说,当教育问题惊动世人注目时,表明文化传承的进展已出现了不顺。
与现代化学校教育不同,乡村里自有一套培育人的传统教育方法(参照图1)。早在1978年就有高桥敏《日本民众教育史》一书把教育问题与民俗、与传统教育比较对照,从相对化视角论述了这一问题。小国善弘2001年的《民俗学运动与学校教育──民俗的发现与民俗的国民化》则是一部从正面论述该问题的力作。该书论述了国民教育为近代日本社会培养现代化国民、实现国家一元统治发挥了作用。他通过分析民俗学者个人的研究倾向,指出民俗学既显示出强调地区多样性的地方主义志向,又具有与同一化的民族主义相关联的特征。现代化制度是一种把村民改造为国民的制度,其中义务教育和兵役在国民均一化方面起到极大作用。这部以描述担负着实施将村民们转化为国民的教育程序的学校教师是如何在村落习俗和国家学校制度之间苦战恶斗为主题的著作,不仅扬弃了教育史与民俗学,它还提示人们重新思索所谓日本的现代化究竟是什么。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巴瑞·托尔肯]美洲本土传统(北方)
下一条: ·[哈夫洛克]口承─书写等式:一个现代心智的程式
   相关链接
·[周星]“空间民俗学”的新境地——徐赣丽教授新著小序·[岳永逸]Folklore和Folkways:中国现代民俗学演进的两种路径
·[美]布鲁范德:《白头鹰的隐形羽毛:新编美国民俗学概论》·[程鹏]旅游民俗学视野下遗产旅游民俗叙事研究
·[谌骁]发现女性:女性民俗学的发展脉络及反思·会费在线缴纳清单(2020年1月7日至9月2日)
·[王璟 李宗刚]20世纪二三十年代民间文学类课程设置探析·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0年7-8月受理)
·[萧放 贾琛]70年中国民俗学学科建设历程、经验与反思·[中村贵]面向“人”及其日常生活的学问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王京]民俗学与历史学的对话·[王杰文]民俗研究的哲学根基
·[王均霞]眼光向下的性别回应:中国现代早期民俗学研究中的歌谣与妇女 ·[菅丰 雷婷]民俗学艺术论题的转向
·中国民俗学会通过教科文组织“非遗与新冠”平台分享实践案例·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0年5-6月受理)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2020年民俗学(民间文学)暑期学校招生启事·[张志娟]西方世界的中国“歌谣运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