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刘宗迪]《山海经》与古代朝鲜的世界观
  作者:刘宗迪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12-09 | 点击数:4371
 

  明清之际,朝鲜王朝和中国的来往极为频繁,朝鲜使节(所谓燕行使者)经过胶东半岛、辽东半岛或者东北,频繁来往于两国之间,所经历的正是《山海经》中所记载的东北亚交通线。朝鲜朝野倾慕中华文化,朝鲜王朝甚至以“小中华”自居⑩。朝鲜王朝《成宗实录》称:“吾东方自箕子以来,教化大行,男有烈士之风,女有贞正之俗,史称小中华。”《宣祖实录》称:“我国自箕子受封之后,历代皆视为内服,汉时置四郡,唐增置扶余郡。至于大明,以八道郡县,皆隶于辽东,衣冠文物,一从华制,委国王御宝以治事。”李圭景《五洲衍文长笺散稿·经史篇》之《文选辩证说》则认为朝鲜自古文章风流,不逊中华,古称“小中华”,并说:“我东之文名,自殷太师避周来东始,大名于唐,许以‘君子国’、‘小中华’,则文章亦何逊焉。中国亦多称之。如皇明宋景濂,奖诩不已。高巽曰:学问文辞,与中国无异。祈顺曰:外国文献,朝鲜为首;文物典章,不异中华。此岂非一片海东,为中华之一流也欤!”尤其是明朝覆亡,清朝以异族入主中原,朝鲜王朝的中华意识更为强烈,朝鲜实学家金履安(1722—1791)《华夷辨》谓:“今也戎狄入中国,中国之民,君其君,俗其俗,婚嫁相媾,种类相化,于是地不足辨之而论其人也。然则当今之世,不归我中华而谁也?”[5]俨然以中华文明正统自居矣,既自居正统,就必然认自己为世界版图和文明的中心,而《山海经》中关于古代朝鲜的丰富记载,恰好为此提供了有力的凭据。因此,以《山海经》为蓝本的《天下图》出现于明清易代之际,流行于清朝时期,可以说是时势使然。朝鲜王朝及其知识分子以《山海经》所呈现的世界版图为依据,据以将自己置于与中原相密迩的世界中心地位,借以凸显自己在中华文明传承中的正宗地位,可谓有典有据,名正言顺。

  在明清之际,中朝之间政治、外交和军事频繁来往的同时,中国的典籍也大量传入朝鲜王国,这些典籍中,就有《山海经》。韩国学者闵宽东在《中国古典小说在韩国之传播》一书中指出,《山海经》可能早在晋代就已经传入韩国,但是,《山海经》大量传入韩国,则是在朝鲜王朝时期,《朝鲜王朝实录》中就有数处提到《山海经》,如太宗十二年(1412年)八月己未:“命史官金尚直,取忠州史库书册以进,《小儿巢氏病源候论》、《大广益会玉篇》……《经典释文》……《白虎通》、刘向《说苑》、《山海经》……,《新唐书》、《神秘集》、《册府元龟》等书册也。”(《朝鲜王朝实录》太宗卷二十四),成宗二十一年(1490年)二月丁酉:“下诸道观察使曰:东来历代史详书,《陆贾新语》、《楚汉春秋》、《唐臣奏议》、《魏略》、《陈后山集》、《韦苏州集》、《司马温公集》、《司马先生家范》、《太平御览》、《山海经》、《唐鉴》、《管子》、《文苑英华》、《文章正印》等册,广求岛内民间,上送。”(《朝鲜王朝实录》成宗卷二百三十六)[6]236~237闵宽东广泛调查了韩国各图书馆中所藏的《山海经》版本,发现这些藏本“大半都是明、清人之校订、笺疏而成的。此书的出版年代皆为17世纪以后的”[6]236~237。这些献书和藏书记录足以表明朝鲜王朝的朝野上下对于《山海经》一书的重视以及此书在朝鲜王朝时期的广泛传播,朝鲜朝野之所以对《山海经》一书如此爱好,自然并非仅仅像中国的读书人一样,将之视为愉悦情志的小说志怪之书,而是因为这本最早且系统地记录了朝鲜地理的古老文献,毋庸置疑地证明了朝鲜在华夏文明历史和地理版图中的位置。

  可以为朝鲜王朝的中华意识提供有力证据的是与《天下图》同时绘制的《中国图》。在《韩国古地图》一书中,还收录了数幅题为《中国图》的地图,这些地图与《天下图》形成明显的对应关系:《天下图》所呈现为华夏之外的四夷地理,《中国图》所呈现则为华夏世界的内部地理,两者一内一外,正好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华夏—世界、中心—边缘的天下图式,其关系正如现在的《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之间的关系一样,因此,《中国图》应该是和《天下图》出自同一作者之手,并且是同一个世界观的反映。《中国图》具体而微地描绘和标识了中国的山川州域,图中系统地标识了《禹贡》九州,即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说明它基本上延续了中国传统的《禹贡图》模式,与传世的宋、元、明各代所绘中国九州地图如出一辙。但是,引人注目的是,在这些出自朝鲜王朝绘图者之手的《中国图》中,有一点明显不同于中国传统的《禹贡图》,那就是这些地图无一例外的都在图的右上角即中国的东北方绘出了朝鲜,而与中国一衣带水并很早就被纳入东亚朝贡体系的日本在此类图中却不见踪影,有些《中国图》尽管在东海中标出了“日本”之名,日本列岛的地形却全未绘出,与疆土轮廓被详加勾勒并与中国版图连为一体的朝鲜相比,相形见绌。《中国图》中的日本,不过是与同样仅于图中标出名字的琉球、真腊、暹罗一样,只是一个朝贡中华的海外夷国而已,与中华的关系较之朝鲜要差一层。绘图者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借助于此图将朝鲜纳入中华文明版图的同时,也将日本排斥于中华文明版图之外,相对于包括了朝鲜的中华世界,日本还是一个尚未充分中华化的文明的“他者”,那幅四夷杂陈的《天下图》才是它应该自处的位置,而把日本这样一个毗邻中国和朝鲜的国家排斥在外,列为四夷,则反过来进一步确证了朝鲜对于中华文明版图的归属感和认同感。

  结 语

  总之,由于《山海经》一书中保存了关于朝鲜半岛地理最早的记载,同时由于明清之际朝鲜王国对于华夏文明的强烈认同感,《山海经》这个古老文本和朝鲜王朝的精神世界才一拍即合:一方面,《山海经》在朝鲜王国获得了它在中国知识分子中从来没有过的荣耀和地位;另一方面,朝鲜王国也从这个文本中获得了其他文本所无法提供的身份证明和自我满足。因此,《山海经》这本书才成为朝鲜王朝赖以想象世界并借以构筑其世界观的基本图式,而大量复制的《天下图》(以及与之配套的《中国图》)则是这种世界观的形象写照。《山海经》中所记载的世界地理大多是子虚乌有,纯粹是战国早期某位文人基于其当时有限的地理知识的向壁虚构,与真实的世界地理可谓南辕北辙,因此,这幅朝鲜《天下图》在地理知识上的可靠性也就可想而知。这幅地图尽管不是世界地理的可靠投影,却是朝鲜王国世界观念和中华意识的真实反映,我们无法据以获得一个真实的世界地理图景,却可以窥见明清之际朝鲜王朝的幽邃心曲,从这个意义上讲,这幅地图是一幅较之真实的世界地图更令人着迷的精神地图。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敏之】

上一条: ·[江帆]从神灵“移民”看民间信仰的传承动力与演化逻辑
下一条: ·[田家溧]汉代厚葬风俗的成因及教化意义再探
   相关链接
·[鹿忆鹿]晚明《山海经》图像在日本的流传·[郭恒]《山海经》在海外的神话学研究
·[李牧]论《山海经》的色彩系统·[刘宗迪]怪物是如何炼成的
·[刘宗迪]《山海经》是如何成为怪物之书的?·[尹荣方]“九尾狐”与“禹娶涂山女”传说蕴意考
·[林安宁]深入浅出释经典 融通中外论新学·[刘宗迪]《山海经》与怪物阐释学
·[刘捷]从《天地瑞祥志》看《山海经》的接受与传播·刘宗迪:《山海经》是怪物之书吗?
·[刘宗迪]《山海经》是怪物之书吗?·[刘宗迪]《山海经》:并非怪物谱,而是博物志
·[张凯月]神话语境下的山神祭祀习俗与初民意识·[柳倩月]清代学统中的《山海经》序文与“神话历史”观之学术逻辑
·[刘捷]从晚明图书的出版看《山海经》的接受与传播· [刘宗迪]太阳神话、《山海经》与上古历法
·[陈连山]神怪内容对于《山海经》评价的影响·刘宗迪:《山海经》与上古学术传统
·[罗志田]《山海经》与近代中国史学·[鹿忆鹿]小黑人神话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