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刘宗迪]《山海经》与古代朝鲜的世界观
  作者:刘宗迪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12-09 | 点击数:4370
 

  利玛窦的《坤舆万国全图》于1602年在北京完成,翌年,即1603年,已经由朝鲜的燕行使者传入朝鲜[3]。朝鲜王朝的《天下图》具体的绘制年份有些已不可考,但据考证,现在已知的能够确切考知绘制年份的,最早为1684年[2],这已经是清康熙二十三年,上距利玛窦地图传入朝鲜已有80多年。或许是因为利玛窦地图在输入朝鲜之初,仅仅是被朝鲜王朝的君臣作为海客怪谈而根本未予重视,因此从来就没有被认真对待,因此也不可能对朝鲜人的世界观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或许是因为利玛窦地图深藏秘府,秘而不宣,一般人难窥其真,因而就算它一度对朝鲜人的世界想象发生影响,到此时也早已消泯无痕,因此,在此类大量复制、广为流传的《天下图》中,丝毫找不到利玛窦所绘地图的影子。

  问题是,何以《山海经》这本在中国读书人看来不登大雅、不足为训因此并未对中国人的世界观产生多大影响的海客怪谈,会受到朝鲜王朝及其知识分子如此的珍重和信任,以至于在利玛窦世界地图早已为其所知之时,他们仍对《山海经》中记载的域外知识深信不疑(甚至比中国的读书人自己还要相信),将之视为对世界地理的真实记载和认识世界的可靠依据,并据以绘制出《天下图》这样的世界地图呢?古代朝鲜人从《山海经》一书中看到了什么?是什么让他们将《山海经》作为其想象世界、认识世界的秘图宝典?

  三、《山海经》《天下图》与朝鲜王朝的“中华意识”

  或许,古代朝鲜人之所以对《山海经》倍加珍视,只是因为,正是《山海经》一书的世界图式,才让古代朝鲜人得以确认其在这个世界上的地位和价值。《山海经》是世界上最早明确记载朝鲜地理的文献,而且书中关于朝鲜的记载不止一处,分别见于《海内北经》《海内东经》和《海内经》:

  盖国在钜燕南,倭北,倭属燕。

  朝鲜在列阳东,海北山南,列阳属燕。

  列姑射在海河州中。

  射姑国在海中,属列姑射,西南山环之。

  大蟹在海中。陵鱼人面手足,鱼身,在海 中。大巨海中。

  明组邑居海中。

  蓬莱山在海中。

  大人之市在海中。(以上《海内北经》)

  钜燕在东北陬。

  …………

  都州在海中。一曰郁州。

  琅邪台在渤海间,琅邪之东。其北有山, 一曰在海间。

  韩雁在海中,都州南。

  始鸠在海中,辕厉南。

  会稽山在大楚南。(以上《海内东经》)①

  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天 毒,其人水居,偎人爱人。(《海内经》)

  此文地名大多可考,多为中国东北、东南沿海之地。“燕”或“钜燕”自然即是战国时期的燕。“朝鲜”,郭璞注:“朝鲜今乐浪县,箕子所封也。”“列阳”,郭璞注:“列亦水名也,今在带方,带方有列口县。”②皆为今朝鲜半岛之地。“倭”,自然就是日本的古称,郭璞注:“倭国在带方东大海内。”③“倭属燕”“列阳属燕”云云,指此两地属于燕的范围,实谓两地与燕相连属④。“盖国”,论者认为系指朝鲜半岛的盖马高原[4]36。此段文字中的其他地名,皆为东海(今黄海)沿海一线古地名,与朝鲜半岛或迤逦相属,或隔海相望,“列姑射”与“海河州”,郭璞注:“山名也。山有神人。河州在海中,河水所经者,庄子所谓‘藐姑射之山’也。”“海河州”,当指河水入海,古代黄河在今天津附近入渤海,则所谓“海河州”当即指河水在渤海的入海口附近海域,而“姑射山”则是渤海中的岛屿,称为“列姑射”⑤,当指众山排列成阵,今旅顺与蓬莱之间渤海海峡中一系列岛屿(即庙岛群岛)正与此合,诸岛自古就是胶东半岛与辽东半岛、东北乃至朝鲜半岛之间的交通津梁,因此,引起古人关注并被载入《山海经》,自是情理之中。“蓬莱山”自然就是今蓬莱海外的岛屿,燕齐传说中的神仙之居。“大人之市”亦在蓬莱附近。《册府元龟》卷四九八载,唐贞观十七年(643年),唐太宗发兵征辽东,令太仆少卿萧锐于河南道诸州转粮入海。“至十八年,锐奏称:海中古大人城,西去黄县二十三里,北至高丽四百七十里,地多甜水,山岛相连,贮纳军粮,此为尤便。”唐《元和郡县志》卷十三云:“大人故城在(黄)县北二十里,司马宣王伐辽东造此城,运粮船从此入今新罗百济,往还常由于此。蓬莱镇在县东北五十里。”唐“古大人城”当即《山海经》之“大人之市”,当在今长山列岛南端,为古代海上南北商舶来往停泊之地。“明组邑”不可考,据上下文推断,亦当为蓬莱附近海中之地名。大蟹、陵鱼、大等记载,当表示渤海、黄海之中有大鱼、人鱼之类,《史记·秦始皇本纪》中即有秦始皇巡守之时于蓬莱海外射大鱼的记载⑥。“琅邪台”,自然就是秦始皇巡守所过并立石刻字的琅邪台,在今山东胶南之地。“都州”或作“郁州”,即今之赣榆(连云港)⑦。韩雁、始鸠在郁州南,且皆在海中,当为东海沿岸的岛屿或临海之地名,其地不可考。“会稽山”无疑就是越地(今浙江绍兴)的会稽。

  综上所述,可见《海内北经》《海内东经》这一段记载勾勒出了一道以胶东半岛为中心的东北亚沿海交通线:从日本(倭国)开始,经朝鲜半岛(朝鲜、盖国、列阳),到辽东半岛(燕),南渡渤海中庙岛群岛(列姑射),至胶东半岛(蓬莱、大人之市、琅邪台),复南下连云港(郁州),直达浙江会稽。自东到北到西到南,遵黄、渤海沿岸一路而下,其对于东北亚沿海地理的叙述不仅翔实可靠,而且头绪分明,方位准确,这段记载在历史地理上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这段文字必定基于对以黄、渤海为中心的古代东北亚沿海地理的充分认识,证明早在《山海经》时代,朝鲜半岛已经与中原华夏世界有了密切的交往。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敏之】

上一条: ·[江帆]从神灵“移民”看民间信仰的传承动力与演化逻辑
下一条: ·[田家溧]汉代厚葬风俗的成因及教化意义再探
   相关链接
·[鹿忆鹿]晚明《山海经》图像在日本的流传·[郭恒]《山海经》在海外的神话学研究
·[李牧]论《山海经》的色彩系统·[刘宗迪]怪物是如何炼成的
·[刘宗迪]《山海经》是如何成为怪物之书的?·[尹荣方]“九尾狐”与“禹娶涂山女”传说蕴意考
·[林安宁]深入浅出释经典 融通中外论新学·[刘宗迪]《山海经》与怪物阐释学
·[刘捷]从《天地瑞祥志》看《山海经》的接受与传播·刘宗迪:《山海经》是怪物之书吗?
·[刘宗迪]《山海经》是怪物之书吗?·[刘宗迪]《山海经》:并非怪物谱,而是博物志
·[张凯月]神话语境下的山神祭祀习俗与初民意识·[柳倩月]清代学统中的《山海经》序文与“神话历史”观之学术逻辑
·[刘捷]从晚明图书的出版看《山海经》的接受与传播· [刘宗迪]太阳神话、《山海经》与上古历法
·[陈连山]神怪内容对于《山海经》评价的影响·刘宗迪:《山海经》与上古学术传统
·[罗志田]《山海经》与近代中国史学·[鹿忆鹿]小黑人神话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