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国家的与超越国家的民俗学:对象与视野
  作者:周星 程鹏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6-03 | 点击数:4318
 

  四、民俗学为什么总显得比较孱弱?

  程鹏:您刚才提到了浪漫主义,我想到一个问题,我们民俗学这个学科在世界各国的发展都显得比较孱弱,发展并不是特别好。您讲的浪漫主义的悖论是不是在其他国家也存在,并且影响了这个学科的发展?

  周星:其他国家我不了解,不敢说。日本我比较熟一点,日本早期也一样,民俗学也有浪漫主义倾向,柳田国男本人也有一点浪漫主义,他试图追寻纯粹的日本和日本文化,把佛教、儒教传入日本之前的日本民俗视为更加纯粹和本质,所以,他特别强调“祖先崇拜”。但日本民俗学发展到后来,在日本社会科学体系里非常强大,这来自它对本土的文化资源进行了彻底的调查。反过来说,任何要在日本做人类学或社会学研究,反而都离不开民俗学提供的这些大量的田野资料。所以,民俗学在日本没有自卑感,在图书馆里文化人类学分类里大量的书,三分之二甚至五分之四都是民俗学。当然,民俗学的著述,很多时候被认为只是罗列民俗事象,其调查方法论也遭到一些批评,但那么大的国家,几乎每个城市、街区、町和村、部落等,都经由调查出版了各自的地方志和民俗史,任何学科若要研究日本本土的社会与文化,都绕不开民俗学。如果我们的民俗学能够对中国经由国家认定的那些“非遗”项目,把每一项都做出2-3本调查报告,几千本往那儿一放,哪个学科又能够忽视民俗学呢?那样的话,无论是社会学研究中国,还是人类学研究中国,都不会藐视民俗学所提供的知识积累啊。所以说,中国民俗学的弱,与其说是浪漫主义这种情感的遮蔽影响了其科学性不够,不如说我们的田野调查没玩儿真的。浪漫主义经常是采风式的、点缀的,甚至是居高临下的,它确实会使一些人以发现者、评价者自居,往往不能够客观、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和研究对象之间应该是何种关系。我可能有点客观主义、科学主义,比较强调实证主义的方法论。当然,这也涉及民俗学的学科属性,它到底是社会科学还是人文学科?如果强调它的人文学科属性,或许可以允许一些感悟的部分,学科的规范似乎也会有所不同。

  程鹏:我觉得说它弱的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它自己拿不出一些比较硬的理论和方法。

  周星:的确,来自民俗学的经典著作比较少。我们民俗学的著述,绝大部分还只是归纳法。在中国民俗学会20周年的纪念会上,我曾提到中国民俗学著述的基本写作模式有两个:一个叫做“区域本位”,比如上海民俗志、浙江民俗志,总之,是以区域、地方或地理区划为单位来描述和归纳民俗、民间生活,整理民间文化,但描述的内容是千篇一律,无非就是衣食住行、婚丧嫁娶、人生礼仪等等。当然,有的也会显现出不同地方会有不同的地域文化个性,比如江南是稻作,东北挖人参,但它的基本框架是以地域做根本的基础。另一个模式便是超越地域去看待一些事项,比如说鱼文化、蚕桑文化等,这是两个基本的叙述逻辑。这两个模式在各有其意义的同时,也各有其局限。可是,基于基层社区的、基于翔实的田野调查的、基于具体描述的民俗志报告确实是很少啊,对于具体的基层社区的民俗志研究,有助于我们对其民俗生活的整体性理解,但这方面的著述确实不多。

  程鹏:这一点我们深有感触,汉译人类学名著真的很多,但是到民俗学就少了。这个问题可能是世界性的,哪怕我们向其他国家的民俗学学习,也没有那么容易。

  周星:确实是不那么容易。民俗学的老问题就显现出来了,它本是民族国家的学问,按照柳田的说法就是“一国民俗学”,它是在民族国家成立过程中,以民族国家为框架,为民族国家提供文化建设方面的依据的。因此,我觉得,民俗学只有走向了跨文化比较的民俗学,才能走出一片开阔的前景。比如说在东亚,日本民俗学解释他们的文化时总要考虑到中国和韩国,当一个跨国、跨文化比较研究的格局形成了,那个“一国”的框架可能就慢慢解体,至少没有那么固化了,研究者的视野也会开阔许多。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刘晓】

上一条: ·李向平谈当代中国的民间信仰
下一条: ·田仲一成谈战后日本的中国文学研究
   相关链接
·[关志和 Ms Kate, Kwan Chi Wo 关伟铭]世纪疫情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澳门“鱼行醉龙节”的影响与挑战·[杨慧玲]疫情下的民俗与权力实践
·[杜小钰]国家级非遗“骆山大龙”的舞龙仪式·[高健]元神话、神话剧本与民族叙事
·[罗婷]我国少数民族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保护现状及云传承机制研究·[刘玉颖]独联体国家非遗保护合作机制研究
·[李佳霓]国家级民俗类非遗文化生态研究·教科文组织优化国家文化遗产法律数据库
·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国民间文学史》出版·[张小军]鬼与灵:西南少数民族族群的“鬼”观念与传统帝国政治
·文旅部非遗司:关于贯彻落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的通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正式实施
·[张柏惠]“地方”与“国家”文化权力的博弈·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项目公示
·为什么中国是拥有“非遗”项目最多的国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 》
·文化和旅游部出台新规完善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退出机制·[国家玮]乱世中的治世想象
·[王亚南]中国神话古史与“国家”传统·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公布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名单的通知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