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左洪涛]今文《诗经》之《齐诗》传授考
  作者:左洪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5-01 | 点击数:12876
 


  [摘要]有关《诗经》中《齐诗》的传授情况,前贤今哲的相关著作只是简略地提及,经学专著只有简略的、仅列人名的传授表,俱无考证内容,且彼此说法不一。根据散见于各种文献中的有关记载,可以整理出来的《齐诗》传授情况如下:始授者为辕固生;第二代传授者是通五经、明阴阳的夏侯始昌;第三代传授者是开创了用专著来授徒的后苍和孙氏;第四代传人为匡衡、翼奉、萧望之、白奇,他们大都身居高位,使《齐诗》发展达到了最高峰;第五代及以后的传人主要分三个群体:与王莽关系密切的满昌及其弟子张邯、皮容与马援;受到王莽重视的师丹及其弟子班伯、班固;见证《齐诗》由盛至衰的经学世家:伏理及其弟子。
  [关键词]《诗经》;《齐诗》;辕固生;汉代


  西汉时期《诗经》是最早被立于官学传授的,为了讲述的方便,这些写本都用当时通行的隶书书写,是为今文经。正如《后汉书·儒林传下》所云:“鲁人申公受《诗》于浮丘伯,为作诂训,是为《鲁诗》。齐人辕固生亦传《诗》,是为《齐诗》。燕人韩婴亦传《诗》,是为《韩诗》。三家皆立博士。赵人毛苌传《诗》,是为《毛诗》,未得立。”这就形成了《诗经》流传史上著名的“三家诗”。《齐诗》称其来源于孑L子,而有文献可考的始宗是齐地儒生辕固生,《齐诗》以流传于齐国而得名。由于齐国特殊的历史文化原因,《齐诗》的传授者多引用阴阳五行灾异来解《诗》。西汉中后期学《诗经》的文人,习《齐诗》得高官者最多,在西汉政坛影响很大,这从前四史中可以看出来。故考察《齐诗》的传授,对《诗经》学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自汉武帝独尊儒学以后,儒家经典垄断了教育,成为人们必读之书,朝廷取士也以“明经术”作为首要标准。弟子跟着儒家经师学习,能通一经者就可以做官,凡是被立为博士的经学大师,便成为师法的对象,于是经学的传授就有了师承关系。汉代博士讲经,最重师法:“汉人最重师法。师之所传,弟之所受,一字毋敢出入。”具体来讲,西汉重师法,东汉重家法。
  
  (一)《齐诗》传授研究简述
  对于经学的传授,前贤今哲作过一些有益的探讨,但都是从整体上对经学进行考察,并不专门对某一经中的某一家进行研究。关于《齐诗》的传授情况,没有任何两家的记载是完全相同的,也尚未发现专门论述《齐诗》传授的论著。仅王国维的《汉魏博士题名考》有其考证内容,其他各家只有简略的、仅列人名的传授表,也各有不同,俱无考证内容,可信度不是很高。具体来说,王国维在该专著的《两汉博士·诗博士》部分,考得《齐诗》博士仅西汉7人,这主要是因为该书不是专考《齐诗》的,而只考在两汉立为博士的经师。由于《齐诗》的大多数传授者没有被立为博士,故难免有一些遗漏。焦袁熹《儒林谱》有一页内容论述“《齐诗》学”,共列13人。范文澜在《群经概论》第四章有《<齐诗>的传授》一节,列10个传授者。王治心《中国学术体系》第四章中有《<诗>传授表》,列《齐诗》传授者12人。刘汝霖《汉晋学术编年》卷一亦附有《<齐诗>传授表》,共列传授者11人。孙钦善《中国古文献学史》第二章。中关于《齐诗》的传授,亦列有一个11人的传授表,另有3人是习《齐诗》但无传授关系的学者。以上六种专著对《齐诗》传授的记载可算比较详细的了,但涉及《齐诗》的部分在全书中占的比例很小,绝大部分只有一页的内容。与对《齐诗》记载较为分散的《史记》、《汉书》及其他古代经学著作相比,以上文献只是集中记载了最主要的传授者,其他重要和次要的并未考察,遗漏了近一半人。但至今尚无学者对该问题作过进一步考证。
  现代的《诗经》属文学类,而《诗》学传授介于文史之间,在两汉学术科目中是较冷僻的,故研究者较少。另外,因《诗》学传授者很多,前代不同学者之间看法又不太一致,如果不认真对文献的相关部分反复核查,辨别真伪,很容易出现纰漏。如《汉书》、《后汉书》等都准确地记载匡衡有三个弟子伏理、师丹、满昌,朱彝尊进一步考得师丹的弟子班伯亦习《齐诗》,而他在著《经义考》时,把班伯误作匡衡的第四个弟子(应是匡衡弟子师丹的传人)。又王著的传授表中所列匡衡弟子为:匡伯、师丹、满昌,查遍史书,唐前无“匡伯”其人。笔者认为王治心著《中国学术体系》论及《齐诗》时,已知匡衡有三个弟子而忘掉了伏理,也记得《经义考》中新考得匡衡有个弟子是班伯,但他著此章节时未对史书进行进一步核实,仅凭记忆把班伯列入匡衡三个弟子之中,又误写成“匡伯”,此处后文第八部分还会论述。这两点大概是古今学者对此问题关注较少的主要原因。
  笔者曾在2003年发表《<诗经>之<鲁诗>传授考》一文,五年来进一步以该文所引文献为前提,主要以上述六家经学专著所列的传授者为考察基础,以散见于史书的传授者作为深入考察的对象,同时参考记载较为分散的《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经典释文》、《汉艺文志考证》、《三家诗遗说考》、《诗三家义集疏》、《经义考》、《儒林宗派》等古代经学著作,以毕沅《传经表》中所列的《齐诗》人名为线索(《传经表》也是只有人名而无考证内容)。进行爬梳剔抉,共考得23人,对争议较小者略考,对前贤今哲遗漏或争议较大的传授人详考(《齐诗》传授一览表见文后附录)。现在整理成文,希望能对《齐诗》传授的进一步研究有所启迪。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语文新课程资源网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瞿明安]论象征的基本特征
下一条: ·[张平]基于模因理论的隐喻
   相关链接
·[董乃斌]《诗经》史诗的叙事特征和类型·[卢梦雅]《诗经》中的时间——葛兰言的节日与历法研究
·[张万民]《诗经》早期书写与口头传播·[柯马丁]《诗经》的早期形态问题
·[张节末]《诗经》程式化叙事刍议·[赵沛霖]《诗经》史诗古今研究大势
·[刘冬颖]《诗经》中的情人节——上巳节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