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学理研究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学理研究

[吕微]社区优先还是社会优先?
——民俗学的逻辑出发点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修正案”
  作者:吕微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1-05-05 | 点击数:4948
 

摘要:“社区”是民俗学者贡献给《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的“核心概念”,在未经反思的条件下进入立法规定,“社区”概念就为社区主义的实践预留了法律空隙。“《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修正案”一方面意在从理论上堵塞社区主义的实践可能性,另一方面更在于澄清民俗学实践的逻辑出发点。

关键词:《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民俗学;实践;共同体-社区;社会

作者简介:吕微,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北京100732)。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伦理原则》(以下简称《伦理原则》)第6条规定:“每一社区、群体或个人应评定其所持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价值,而这种遗产不应受制于外部的价值或意义评判。”笔者曾在《反对社区主义——也从词语层面理解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文中,将这种不接受普遍性原则(例如人权原则)的“外部”价值或意义检验(评判、评定)的社区主张——康德所谓“根据普遍法则的自由”的“不正当……应用”——称为“社区主义”。

  拙文发表前后,学界同人张多、唐璐璐、安德明、户晓辉等或私下或公开地对我将上述规定称为“社区主义”的做法给予了委婉的批评。张多认为:

  吕微反对“社区主义”的主张,主要针对《伦理原则》第6条而言,尤其强调社区意志不能损害普遍人权原则……但吕微之批评的偏颇之处在于,他并没有将《伦理原则》视为一个整体,而单独抽出第6条来分析,这就忽视了《伦理原则》兼顾社区内外利益和普遍人权原则的努力。

  唐璐璐指出:UNESCO《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申报表要求非遗符合现有的国际人权文件,这是考察某项非遗是否存在“社区主义”的指标。此外,《公约》也有类似的要求。因此,“吕微的观点从理论上看,体现了对出现社区主义错误这种可能的担心,总体上与2003年《公约》的目标是一致的;但对《伦理原则》第6条的批评,还应该置于公约的整体框架来考虑”。

  安德明也不点名地批评了笔者尽管“也不无道理”的“担心”:

  强调以社区为中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但这是否会导致地方或群体的保守主义呢?这种担心也不无道理……所幸的是,UNESCO对于非遗保护实践中因强调社区中心原则而可能造成的负面效果,有足够的警惕和预防。这一点,结合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宗旨来看,我们就会有更清楚的认识。

  张多、唐璐璐、安德明等同人批评中肯且意见基本一致,都认为应该“整体”地考虑《公约》《伦理原则》的“宗旨”及其诸规定,而非单单拎出第6条规定就否定《公约》《伦理原则》“兼顾社区内外利益和普遍人权原则的努力”。但是,在接受上述同人中肯批评的同时,笔者却又认为,拙文的立场、观点除了“批评的偏颇”,更多的是表达的模糊,即没有能够完全摆脱单单从词语的日常使用(归纳方法)角度理解、解释《公约》《伦理原则》的立法实践。所以在本文中,笔者着意从概念的学术使用(演绎方法)角度重新讨论《公约》《伦理原则》的法规本身。这就是说,尽管“将《公约》和《伦理原则》视为一个整体”,但如果我们不是从日常词语的使用方式,而是以学术概念的使用方式看待《公约》《伦理原则》,我们就会发现《公约》《伦理原则》本身存在的问题。雅各布、唐璐璐认为,《公约》《伦理原则》本身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为:它们一方面通过“外部干预”的强制赋权达成被赋权主体的“内部自治”,另一方面又去“规范和引导”被赋权主体的“内部自治”,从而构成一种新的干预,因而《公约》《伦理原则》在整体框架上呈现出冲突和张力。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程瑶]活态遗产的过程性保护
下一条: ·[邓启耀]身体表达的规训、转译和文化体系
   相关链接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费在线缴纳清单(2020年9月3日至21年5月31日)·[意]朱泽佩·科基雅拉:《欧洲民俗学史》
·“论道稷下:中国民俗学高峰论坛(2021)”在山东大学成功举办·[陆薇薇]日本口承文艺研究的理论、方法与走势
·民俗学译本:让世界了解哲学社科中的中国·[张丽君]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美国公共民俗学实践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1年3-4月受理)·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施爱东]讲故事的民俗学:非常事件的正常解析·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叶涛]关注当下的民俗学·[徐赣丽]现代民俗学如何可能
·[周星]现代民俗学应该把乡愁与本真性对象化·[高丙中]从“一国民俗学”到“世界民俗学”
·[美]布鲁范德:《都市传说百科全书(增补版)》·敬文民俗学沙龙:第34期活动预告(2021年3月20日上午9:30)
·当今文化视野下的中国常熟宝卷暨相关民俗学术研讨会邀请函·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1年1-2月受理)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