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礼俗传统与中国艺术研究
——中国艺术人类学前沿话题三人谈之十四
  作者:张士闪 王加华 李海云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7-19 | 点击数:1325
 

  曾几何时,中国艺术学研究总是将艺术从大众生活的具体时空中抽离出来,“坐而论道”随意剪裁,甚至甘做政治工具,而轻忽艺术的地方性、艺术与操持艺术的人之间的关系。至于那些弥散于日常生活,与地方民俗难以分割,却又不能含括于传统“艺术”概念的大量艺术活动,就更是难入法眼。可喜的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一批学者,决然告别书斋内的对空玄谈,以实现人类学的文化“深描”相期许,在民俗学“千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的广阔视野里寻找灵感,扎根艺术田野现场而辨理论学,由此促成了中国艺术学研究的“田野转向”并卓有影响。2018年初,王永健博士希望我组织一场“三人对话”,结合山东大学民俗学团队的研究实践,对三十多年来中国艺术学的发展脉络、知识积累与学术趋向予以梳理,庶有助于促进学术自觉。屡蒙邀约,屡辞不获,有幸征得王加华、李海云两位年轻同事的同意,我们多次邮件交流,并于2018年7月12日约聚长谈,后由李海云博士整理成稿。需要说明的是,最终定稿经过了我们三人的审改,文责自负,欢迎学界同行批评指正。

  一、当代中国艺术学研究的本土化与国际化趋势

  张士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艺术学研究日益蓬勃茁壮,大致是以“田野转向”为特征,以国际化为导向,以多种交叉学科的兴起为标志。2017年王永健博士出版专著,将本土化与国际化视作艺术人类学研究的“现在进行时”是很有道理的,这其实也代表了当代中国艺术学发展的基本路径。比如说,一方面,告别玄思传统而走向本土化的艺术学研究,就不能不聚焦艺术个体,特别是个体主动性的文化创造,而这又必然会使得大家“眼光向下”共同关注基层社会,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贴近久被忽视的地方民众的艺术传统。循此路径,艺术、艺术与人的关系开始被分置于各自的社会语境中,期望获得因地因时的理解,虽然学者研究的深浅程度不一,但毕竟已成遍地开花之势。另一方面,在人类社会的全球化发展与人类艺术的地方性复兴相互交织的今天,所谓的“国际化”,绝不仅仅意味着更多研究材料的获取或是更便捷的文化并置与比较,还意味着国际学术思想的同台共舞,如果不能以深度的本土田野研究筑基,就有可能成为随处飘荡的无根浮萍。至少就艺术学研究而言,所谓的本土化与国际化一定是互为支撑、不能割裂的。方李莉教授最近主编出版的一本《写艺术———艺术民族志的研究与书写》,收录文章时在这两方面有所兼顾,听说很快还要在国外翻译出版,大概是有让中国艺术学田野研究成果尽快“走出去”的考虑吧。我觉得,中国当代艺术学研究正是在本土化与国际化的学术激荡中,努力与时代社会发展形成某种良性的互动关系,试图借此发挥积极的社会功能。至于能否由此衍生或衍生出怎样的学术意义,那还需要从更长远的未来时段来观察和评价。

  王加华:说到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艺术学的学术成就,就不能不提及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从2006年开始,注重对中国本土艺术的田野考察和理论建设,强化国内外学者的学术交流与合作,是以方李莉教授为代表的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的一大贡献。正如她本人所说,中国的艺术人类学不仅是在田野中成长起来的,而且是在田野中取得理论成果的一个学术领域。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每年都举办年会,数百名会员从大江南北赶来“以文会友”,是很被大家看重的学术盛会。我注意到,几乎每一次年会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大会发言由关注学术前沿话题的几位一流学者承担;按照不同的艺术门类分组研讨,常常有唇枪舌剑的务实交流;会下则像是自由的乡村大集,大家以学术为纽带交流心得,寻找合作,缔结师徒关系等,不一而足。可以说,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艺术学发展的热点与亮点,都与注重本土化田野研究、强调国际化交流合作有关,并与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的活动多有关联,是不争的事实。国内一批实力派学者的出色研究成果,罗伯特·莱顿、威尔弗里德·范丹姆等诸多国外知名学者的密切加盟,以及与会学者在年会上提交的大量艺术个案研究文章,不仅拓展和推进了当代中国的艺术人类学研究,而且也在很大程度上增强了中国艺术学研究的跨学科影响。相信这一学术潮流还将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李海云:作为年轻一代,我有幸多次参加中国艺术人类学年会,并在艺术学“田野转向”这一学术思潮中受益良多。近些年来,我跟随张士闪老师所做的艺术民俗学研究,特别是从民俗与艺术的互动关系出发的一些思考,与这一学术共同体的滋养是分不开的。艺术,首先是特定地方的和具体人的艺术,但这一常识却在以前常被人们忽略,可能是由于“花团锦簇”的艺术形式太容易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了,因而遮掩了艺术背后的经济、政治、文化等社会因素。20世纪80年代以来,这一情形逐渐发生改变。当代中国艺术学研究的“田野转向”,讲究以个案解析来“以小见大”,可谓应运而生。在可操控的研究单元中,才容易形成深度的田野研究,也才有望结合国家与地方社会历史进程的时移势易,对田野中的“艺术”获得深度的理解与阐释。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的年会是真正的学术盛会,学者不限东西南北,话题不论古今中外,学科跨越人类学、民俗学、民族学、历史学和艺术学等,蔚成一大学术景观。我们年轻人身临其境,“临渊羡鱼”既久,“退而结网”亦切,何其幸运!可以预期,建立在日益丰实的田野个案基础之上,中国艺术学研究有望发生由量的积累向质的突破的跨越。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非遗应该如何被保护和创新?朝戈金等5位大咖这样说
下一条: ·郑岩谈美术考古与美术史书写
   相关链接
·[萧放 何斯琴]礼俗互动中的人生礼仪传统研究·[萧放 何斯琴]礼俗互动中的人生礼仪传统研究
·[李晓宁]礼俗互动视角下清代以来北京村落香会研究·“有温度的田野·中国礼俗传统与当代乡村振兴”学术研讨会在山东大学召开
·[周连华]礼俗互动视角下的当代宗族建构现象分析·[张兴宇]从梅花拳“拜师礼”看近现代华北村落中的礼俗互动
·[朱振华]礼俗互动:社会转型与乡规民约·[何泠静]艺术人类学视域下明尼苏达州苗族艺术形式的变迁
·张士闪——行走江湖·方李莉 主编:《写艺术:艺术民族志的研究与书写》
·[方李莉]中国艺术人类学发展之路·“礼俗互动与近现代中国社会变迁”三人谈
·[张士闪]礼俗互动与中国社会研究·[巫达]舞蹈、象征与族群身份表述
·[罗伯特·莱顿]西方艺术人类学研究的四个理论背景·[陈志勤]礼俗互动与民间信仰内涵置换的逻辑
·[菅丰]公益与共益:从日本的“社会性”传统再构成看国家与民众·[张士闪]礼俗互动中的地方建构
·刘锡诚研究员访谈录·中国艺术人类学的现实面向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