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赵珩谈老北京的岁时节令戏
  作者:记者 郑诗亮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3-10 | 点击数:2899
 

  一直以来,赵珩先生为人熟知的,都是名士、掌故家、美食家这些身份,《老饕漫笔》《老饕续笔》《彀外谭屑》《旧时风物》等随笔漫记,受到读者热烈欢迎。而他另外一重身份,却多少被忽略了,那就是戏曲史研究者。事实上,他不仅长期从事这方面研究,熟稔相关史实,而且本身就是个大戏迷,六岁起就“泡在戏园子里”,自少至老,乐此不疲。他谈节令戏,却又不只是谈节令戏,而是借助戏曲,让人领略久已逝去的京城旧时风物之美。


  上海书评:什么叫节令戏?还有什么其他的称谓吗?

  赵珩:“节令戏”过去一直有这个叫法,现在提到的不是很多。这是民间的称谓,清代的宫廷不管它叫“节令戏”,而是叫“月令承应戏”,这是宫里的一个规范的叫法,是根据一年中不同节日上演的戏。

  大家都知道,清代康熙、雍正两朝,宫里虽然照例也要演戏,但不是那么重视。乾隆是个好玩的皇帝,所以自从乾隆以后,戏曲演出就越来越盛。

  清宫管理戏曲演出的机构,康熙前期还是沿袭明代的“教坊司”,康熙中叶以后就有了“南府”,到了清末出现了“升平署”。从“教坊司”、“南府”到“升平署”,这是清宫管理戏曲演出机构的一条演变的线索。“月令承应戏”实际上也归这个机构来负责,月令承应戏在清宫是有严格的演出办法和本子的。这一年咱们先从正月说起,首先是元旦,再是立春,接着就是寒食、端阳——也就是端午,然后就是中元、中秋、重阳、冬至、除夕等等,每逢节日,都有适时的“月令承应戏”。但是说实话,这种戏没什么好看的,一般来说就是应景,是仪式性的,歌舞的成分远远大过剧情。

  有些戏,光看戏名就知道没有什么具体的故事,比如元旦的《喜朝五位岁发四时》、立春的《早春朝贺》、上元节的《群仙赴会》,都是热闹、火炽的歌舞,多在重华宫上演,可是并不怎么好看,最开始的时候就是这样。

  到了乾隆以后,越来越重视戏剧的演出,宫里自己编了很多本子。有的本子很大,十本、八本,甚至上百本都有,其中一些单折一直到今天还在上演。举几个例子:一个是《昇平宝筏》,实际上就是《西游记》的故事,内容是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这是清宫戏里很重要的一种,叫“成本大戏”。再有就是《鼎峙春秋》。“鼎”指三足鼎立,这是三国的戏,几乎今天所有的三国戏,如《虎牢关》《借赵云》《群英会》《空城计》等等,都出自《鼎峙春秋》。“成本大戏”一演就是很多天,民间不可能常演,都是挑出一些最精彩的片断来演。再一个就是水浒戏。按照一般人的想法,这种造反的戏宫里是不会演的,其实不然。水浒戏也编成了成本大戏,叫《忠义璇图》。还有《昭代箫韶》,就是《杨家将》,今天的《双龙会》《四郎探母》等等都属于这里面的情节。最重要的是《劝善金科》,这出戏从开始就有八本之多,后来又逐渐增加,民间演的是其中某些段落,讲的是宣扬因果报应、抑恶扬善的目连僧救母。除了我前面提到的“月令承应戏”,清宫每到节令,也会演这些故事性强的成本大戏。

  上海书评:在清宫戏的发展过程当中,有没有什么关键人物?

  赵珩:说起成本大戏,必须提到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他叫张照,是华亭人,康熙四十八年进士,曾经管过苗务边政,也就是云南苗族的事务,因为处事不力,差点给杀了头。得到赦免以后,他先做了南书房行走,后来又当了刑部尚书。张照一生重要的不在政治经历,而是其他方面的成就。他是个藏书家,文物鉴赏的水平也很高,曾经协助梁诗正编纂《石渠宝笈》。他自己工书擅画,学赵孟睢⒍洳技αΑ3庑┮酝猓龉淖钪匾氖虑榫褪潜嘞罚詹盼姨岬降哪切┫罚辛礁龀杀敬笙范际撬鞒直嘈吹摹R皇恰度吧平鹂啤罚皇恰稌N平宝筏》。后来有人评论张照,说他是中国连续剧的鼻祖,我想这话并不为过。

  上海书评:当时演戏是什么形式?

  赵珩:当时的戏,跟现在的京剧完全是两回事。现在认为,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徽班进京以后是京剧形成的年代,我不太同意这种观点。那个时候没有“京剧”这个词,这个词发源于光绪时代的上海,上海人将北京皮黄戏班的戏叫“京班戏”,由此才有“京剧”、“京戏”之名。那么,此前“京剧”叫什么呢?就叫“皮黄”。徽班进京以后演的还是徽调、汉调这些戏,高腔、秦腔和梆子也都在,真正的皮黄还没有形成,到了道光、咸丰年间,才逐渐出现今天的京戏。

  我前面说的月令承应戏或是连台本戏,实际上是以昆腔、弋阳腔或京高腔来演出的,以昆腔为主,道咸以后,皮黄才成为主流。

  上海书评:那么,清宫的节令戏与民间有什么不同?

  赵珩:民间也演一些连台本戏,但是相对来说比较少。因为,民间的班社——咱们今天叫剧团——要维持生活,讲究市场效应。连台本戏那样长,不可能都是精华,全演下来没人看,班社主要是从中截取些精华来演。班社本身也有自己的“本戏”,或者某些名演员的本工戏。所以,民间班社不会像宫廷一样演月令承应戏,但他们也有节令戏,或者说是“时令戏”,也叫做“时令应景戏”。

  说实话,时令应景戏的剧情不那么吸引人,不会成为班社营业性演出的主要部分,每年不过演出一两天。宫廷演出的节令戏,皇帝也不一定每场都看,他也会找好看的部分来看,老百姓就更是如此。班社的演出必须卖座,得有观众,才能挣钱,所以很多戏都是经过挑选的,但也是每个节令有每个节令的戏。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上海书评》微信公众平台
【本文责编:郑艳】

上一条: ·“中国史诗传播要找到利益平衡点”
下一条: ·Zeinab Badawi:我将自己的族裔身份看作优势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