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赵珩谈老北京的岁时节令戏
  作者:记者 郑诗亮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3-10 | 点击数:2966
 

  上海书评:节令戏有什么规矩吗?

  赵珩:春节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节日,节令戏中最重要的,也就莫过于春节的戏了。我前面说,有了真光和开明戏院以后才有预售票,过去都是由戏园子里的茶房领位,领到座位以后再给钱,看戏主要是喝茶给茶资,没有戏票钱。到过年的时候,一般来说总会多一点打赏钱,大家都高兴,气氛欢快融洽。观众一到新年也换了新衣服。过去,后台难免有些口角,但是过年期间,戏班子里不兴打闹怄气,气氛也格外融洽。过去低层次的班社有时候不大讲究,高层次的就比较在意,马连良就讲究三白——水袖白,领子白,靴底白。有些班社头发都没剃就上台了,行头也肮脏,可是到了春节谁都得剃头,水袖也洗了,靴底子也刷了,整个环境显得干净利落,有一种新的气象。

  春节牵扯到的戏班的规矩,是咱们重点要谈的一个问题,也就是封箱戏与开台戏。

  什么叫“封箱”?这表示,一年的演出到此画上一个句号,演员要休息,戏箱都要贴上封条,不演了。但封箱之前必有好戏。什么时候封箱呢?就拿官员的放假来说,清代官员是旬休,十天一休,不像咱们有礼拜六、礼拜天。这是平时,到了过年,假期可就很长了,一般来说由钦天监决定,在腊月二十一、腊月二十二、腊月二十三这三天中,根据钦天监的意见选一天放假。这一放假不得了,所有衙门都封上印,官员纷纷到当时的商业区——前门外一带——去洗澡、看戏、逛堂子、吃馆子,娱乐活动多得不得了,这也正是戏园子演出最好的时候。

  按照规矩,腊月二十三就封箱不演了,可是官员正好从腊月二十一、二十二开始放假,正是戏园子生意最好的时候,班社舍不得这么好的商机,于是就不封箱。当时北京前门外肉市、大栅栏、鲜鱼口、珠市口一带有很多班社,集中在二十多个戏园子,为演员生计考虑,封箱时间会推迟到很晚。像俞振庭经营的“斌庆社”,封箱的时间能拖到腊月二十九,眼看就过大年了,在这之前,天天是唱满场。当时没有夜场,全是日场戏,从中午十一点左右开始,唱到晚上五六点钟,民国以后才有夜场戏。因为官员都放假了,斌庆社从早上十点就开锣,一直唱到下午五点,都是名演员的拿手好戏,此外还有合作戏、反串戏等。因此,封箱戏是最精彩的。演完以后,就把专门放帽子的盔头箱,放官蟒之类的大衣箱,放箭衣、开氅之类的二衣箱,放彩衣彩裤的三衣箱,放兵器的靶子箱,还有放靴子的靴箱等统统贴上封条,然后焚香拜祖师爷。这就是封箱。

  上海书评:开台戏都有哪些讲究呢?

  赵珩:还是以斌庆社为例。腊月二十九封箱,年三十休息一天,正月初一就又开台了。当时一个戏班跟一个戏园子签合同,可能一签一两个月甚至半年,大年初一就在这个戏园子里举行第二年的开台戏,有时也会隔个两三天或者三四天,初五再开台。

  开台可是个重要的仪式,规矩很多。首先,整个剧场都不开灯。然后就是跳灵官,这个灵官勾上金色脸谱,垫上假屁股。在舞台四角放四个火盆,盆里放上金银锡箔、锞子和纸马,由灵官挑着竹竿点燃,就开始在舞台上放鞭炮。因为舞台上天天演出都是古人、亡人的故事,大家觉得会有污秽,所以要点起鞭炮,叫做镇鬼驱魔。满台鞭炮齐鸣,文场——就是戏班的乐队——就开始打“急急风”的锣鼓点。打完,上四个青衣童子——就是《空城计》里站在诸葛亮身后的那样的孩子——拿着笤帚把舞台清理干净。清理干净后,演员带着“官面”——也就是面具——到舞台上,扮作福禄寿三星,手里各拿着一个小轴儿,打开来,这边是“恭喜发财”,那边是“吉星高照”,都是些吉祥话,开始跳加官,意思是加官晋爵。这些都是仪式性的东西,没有实际内容。跳完加官以后跳财神,演员扮成财神,手里捧着元宝。跳加官、跳财神,统统都是在年初开台之时戏班取的吉利,同时也是对观众的祝福。

  接下来,就要开演过年时的本戏了。前面说到的《御碑亭》也就是《金榜乐大团圆》,还有很多喜庆的戏,像《鸿鸾禧》《玉堂春》,现在过年常演的《龙凤呈祥》,还有《四郎探母》,都会上演。征战杀伐的戏,过年也能演,但是演有演的规矩。比如说谭家门儿的《定军山》,从谭鑫培到谭富英都演,是一出骨子老戏,过年演,不叫《定军山》了,改叫《一战成功》,图个吉利。《定军山》里面,不是黄忠要斩夏侯渊吗?过年凡是演《一战成功》,只演闯帐争功,绝对不带斩渊,演到和张郃败阵,带篷头下场为止。这些戏过年的时候生意也特别好。很多名演员的本工戏,只要没有愁苦、杀戮这些内容,都是可以演的。

  上海书评:除了封箱和开台之外,过年还有什么重要活动吗?

  赵珩:一般来说,过年总要唱一场“窝窝头会”。当时戏曲界也就是梨园的工会叫“精忠庙”,会组织一场演出,由最走红的演员分别担纲,大家一律不拿戏份,一起合作。观众每年就等着这场精彩的“窝窝头会”。这些名演员会拿出看家本领,演出拿手好戏,戏码不计名次,很多的不拿报酬的合作戏。“窝窝头会”的演员虽然不拿戏份,但是“文场”和“脑门儿”还是拿钱的。“文场”前面说过了,就是乐队,“脑门儿”现在没人懂了,指的是梨园行中的化妆师、管戏箱的、底包这些人。他们和“文场”都是要拿钱的。窝窝头会的票价卖得比平日要高很多,赚来的钱,拿去救济同行当中嗓子坏了不能唱的、因病伤残在家的,或者是生活艰难困苦、家里人口众多揭不开锅的,钱由精忠庙首去分配,演完戏,在后台,凭着自己的身份去签字领钱。虽然领到个人手里的也很少,但是那么个意思。“窝窝头会”是过年戏里的一件大事,平日可能有赈灾演出,比如水灾、旱灾等,大家也不计报酬,唱合作戏,凑钱赈济灾荒,但是“窝窝头会”仅只过年才有,等于让穷苦的同业人员过年吃顿饺子。

  大反串戏也是只有春节才有。所谓反串,就是说你本来是唱老生的,在这个戏里不唱了,改唱花脸,或者说本来是唱青衣的,改唱老生,再或者本来是唱花脸的,改唱青衣,全是反的,所以叫反串戏。反串戏多是过年时候演,有时在封箱以前,有时在开台以后,一般多在封箱以前。有的大反串是能载入戏曲史册的。举个例子,最有名的一次大反串,是1929年,在北京第一舞台,当时能容纳观众四千人,比现在的北京长安大戏院和上海的天蟾逸夫舞台都大多了。这次大反串演的是一出春节必演的戏,叫《大■蜡庙》。这出戏是《施公案》里的一折,非常热闹,演员众多,既是短打武戏,又是热闹的群戏。武生泰斗杨小楼本工武生,反串青衣,演张桂兰;梅兰芳本工青衣,反串武生,演黄天霸;余叔岩本工老生,反串武丑,演朱光祖。这三个人可以说是当时戏曲界的三位大佬。除此之外,程砚秋以青衣反串武花脸,演贺人杰;马连良以老生反串花脸,演关泰。还有武旦阎岚秋反串武老生褚彪,武旦朱桂芳反串武花脸费德功,小生姜妙香反串武花脸金大力,花脸郝寿臣反串小张妈,架子花侯喜瑞反串秦小姐,武净李寿山反串丫鬟,花旦诸如香反串老生秦义成。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余叔岩反串朱光祖——扮相、白口、身段都是活灵活现的开口跳,尤其是他从桌子上的椅子上拿了一个大顶,动作极其干净利落,前后台瞬间为之折服。后来谭富英、杨宝春这些宗余派的演员都照余叔岩的路子,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反串过朱光祖。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上海书评》微信公众平台
【本文责编:郑艳】

上一条: ·“中国史诗传播要找到利益平衡点”
下一条: ·Zeinab Badawi:我将自己的族裔身份看作优势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