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赵珩谈老北京的岁时节令戏
  作者:记者 郑诗亮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3-10 | 点击数:2965
 

  上海书评:正月初一过大年的时候,演的应该都是吉利、热闹的戏吧?

  赵珩:正月初一要演吉祥戏。这些戏的内容并不见得有多喜庆,但是比较火爆、热闹。这里有个大的忌讳:凡是悲戚、愁苦、凶杀的戏,过年是不许演的,而武戏则不受影响。清末民国的时候,每逢过年,《青石山》《英雄会》《铁公鸡》这些武生戏就会上演。其他行当的呢,老生戏有《朱砂痣》《满床笏》,还有《御碑亭》——这出戏过年的时候名字就改了,叫《金榜乐大团圆》,图个吉利。旦角戏有《彩楼记》,也就是《彩楼配》,演王宝钏把彩球扔给薛平贵这一折。有《百花亭》,也就是后来的《贵妃醉酒》,有《凤还巢》《马上缘》,这都是挺好的戏。另外,还有一些热闹的戏,像《鸿鸾禧》,这出戏平常叫《豆汁记》,也叫《金玉奴》,过年时候戏名就改叫《鸿鸾禧》了。还有《玉堂春》,结尾是大团圆,比较热闹、火炽。这出戏过年演的时候有过年的规矩,大家都知道,三堂会审时王金龙穿红袍,刘秉义穿红袍,潘必正穿蓝袍,所以这两个陪审官也俗称红袍、蓝袍。到了过年的时候,潘必正也改穿红袍,上面坐的王金龙、刘秉义是红袍,潘必正也改穿红袍,下面跪的苏三是红色的罪衣、罪裙,满眼全是红的,显得特别喜庆。所以《玉堂春》过年的这种演出形式叫“满堂红”。我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新春恢复上演《玉堂春》还是遵循旧时遗制,潘必正出来时也穿红袍,底下有些年轻人问:“这是不是穿错了?应该是红袍、蓝袍呀?”其实他们不懂,这是按旧戏路在演呢。清宫里面也演一些猴戏,比如《安天会》,是《昇平宝筏》里头的一折,讲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故事。所以,到了过年的时候,宫廷也和市井一样,也会掐头去尾地演出成本大戏。

  上海书评:正月初一以后,还有哪些应景的节令戏呢?

  赵珩:到了上元节,就是正月十五“元宵节”,民间叫“灯节”,也有一些时令戏。清末名旦田际云就排演过《斗牛宫》,讲上元节的故事。陈墨香给荀慧生写了一个本子,起初是上元节演的时令戏,后来成为荀慧生的本戏《元宵谜》。昆腔演阮大铖的《春灯谜》。丑角小戏演《花子拾金》《瞎子逛灯》。还有一些戏讲的故事发生在灯节,剧情也没什么不好,有时候也会演,比如《遇后龙袍》。还有一些乱弹的戏,比如说梆子戏,像《洛阳桥》《梵王宫》《闹花灯》都会演。

  有一个节日民间不重视,但是宫廷重视,就是正月十九的燕九节,这是一个道家的节目,传说是全真派祖师丘处机的生日。宫里会应景地演一点有关道教的戏,有时候民间也会演,但是这个节日是不重要的。

  正月过去,紧跟着就是三月初一的上巳节,宋代以后大家都不过这个节了,也就没有戏演。到了三月初三,因为有蟠桃会,有时候会演《蟠桃宫》。寒食节的时候一定会演《焚绵山》,讲重耳放火烧山,逼介子推出来做官的故事。这出戏很有名,也是马连良的本戏,平时也演,但是到了寒食节尤其要演。清明跟寒食挨着,就差两天,会演花旦、丑行的《小上坟》,这是一出玩笑戏,并不悲哀。

  到了端阳节,也就是端午节,这个时候演的戏可就重要了。端阳节是一个镇邪驱魔的日子,因为民间传说这一天五毒——蜈蚣、蝎子之类的毒物——都出来了,要通过演戏来驱除、镇压这些邪魔。宫廷会演一出重要的戏叫《混元盒》,内容非常荒诞,讲明世宗崇奉神仙,跟一个叫陶谦的皮匠引发了很多神怪的故事。这出戏是连台本戏,前后共有八本,原来是宫里的本子,后来流传到民间,端阳节这一天从宫廷到民间都会演,戏里既有神仙妖怪,又有帝王百姓,剧情很丰富,一直活跃在舞台。还有《白蛇传》,今天都还在演。有的戏是演其中一折,比如昆曲的《渔家乐》,演其中“端阳”一折。像富连成这种专门培养京剧演员的科班,还有一出本戏叫《斩五毒》,也叫《五毒传》。接下来就到了七夕,七月初七,也叫乞巧节。这时会演出昆曲《长生殿》中“密誓”一折,讲李隆基跟杨玉环在长生殿里互相表白爱情。最主要的是一出大家喜闻乐见的戏,演牛郎织女的故事,叫《天河配》,这是七夕必演的戏,是真正的应节戏。

  再接下来,过了一个星期,就是七月十五中元节,叫盂兰盆会,老百姓也叫鬼节。中元节有一出重要的戏,也就是《劝善金科》。宫里面很重视中元节,要演全本的《劝善金科》,民间就取一些重要的折子戏来演,像《目连救母》《游六殿》或者《滑油山》这些戏,都是劝人向善、祭祀鬼神的。

  到了八月十五中秋节,宫里面都会演一些《天香庆节》这样演员众多、服装漂亮,以歌舞为主的戏,民间也会演一些像《白兔记》《嫦娥奔月》《八仙过海》这样的戏。周而复始,每一年都会演来应景。

  上海书评:这些戏的质量如何?受欢迎吗?

  赵珩:这些戏不一定都是名演员的应功拿手戏,但是也不乏有演员的本工戏,质量是不错的。有些戏是后来为节令新排演的,齐如山1920年就为梅兰芳写过《上元夫人》,作为上元节的应节戏,实际上不太成功,后来也就不怎么演了。但是,这出戏刚一出来,那是万人争看,戏票一抢而光。这出戏是假托汉武帝崇尚神仙的故事,梅兰芳演上元夫人;青衣里面的鼻祖、被尊称为“老夫子”的陈德霖演西王母,也就是王母娘娘;王凤卿演汉武帝。这出戏与陈墨香为荀慧生写的《元宵谜》属于同一类。当时演出的时候是新戏,有梅兰芳这么一个大演员托着,载歌载舞,服装很新艳,阵容又整齐,三天下来,一共收入一万五千大洋,这个数目可是了不得的。1923年,美国好莱坞的导演还专程到北京,把《上元夫人》里的“拂尘舞”拍成了专题片。

  这些节令戏有多受欢迎呢?比如说梅兰芳排演的《天河配》,讲牛郎织女天河相会的故事,是七夕演的节令戏。当时在真光戏院——就是现在的中国儿童剧院——首演,排的戏码是初五、初六、初七连演三天。过去北京的戏园子是不卖票的,临时去了再领座位,自从1921年建了真光戏院,1922年建了开明戏院,才有了预售票制度。梅兰芳排的这一出《天河配》,头十几天预售票就一抢而空。那时正当北洋军阀时期,有一个军阀手下的旅长太太非常想看这出戏,于是打发副官到真光戏院去买票,她的要求还特别高,不乐意坐散座,一定要坐包厢。当时真光戏院的经理叫罗明佑,直接把副官给挡了回去。后来旅长亲自去,罗经理一看旅长得罪不起,包厢的客人也得罪不起,就拿出预定票的登记簿子给旅长看,说真光戏院一共十个包厢,戏演三天,等于三十个包厢,这上面登记的客人您看看,哪家能把票出让给您。旅长一看就傻了,没有一个人的势力不比他大,但他又惹不起自己太太,好说歹说,说动罗经理找梅老板商量,过了七夕,初八加演一场。旅长太太觉得这样让梅老板加演,心里过意不去,于是把初八的十个包厢全给买了下来,让自己的亲戚朋友都来看戏。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有的节令戏也是非常受欢迎的。

  梅兰芳排的《上元夫人》和《天河配》这些戏,从前行里有句话,叫“人保戏”,就是因为有了大牌演员,戏才能站得住;还有叫“戏保人”,哪怕演员差点,只要剧情好,也能立得住。所以有的是人保戏,有的是戏保人,节令戏基本是人保戏。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上海书评》微信公众平台
【本文责编:郑艳】

上一条: ·“中国史诗传播要找到利益平衡点”
下一条: ·Zeinab Badawi:我将自己的族裔身份看作优势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