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李黛岚]从客家山歌看客家妇女在传统文化中的地位
  作者:李黛岚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11-06 | 点击数:8377
 
 
山歌对唱:
 
(男):对面阿妹话你知,唱支山歌猜呀哩(猜一猜)
(女):纸鹞(风筝)上天尽线溜,哥敢放来妹敢回。
(男):满山树子条条长,唔知那条好做梁?一阵妹子个个好,唔知那个较情长?
(女):禾毕细细屋上企,又想食来又想飞。灯草拿来织细布,上机唔得枉心机。……
(男):纹银花边无八成,我今问妹么个名?我今问妹名么个,问好姓名正来行。
(女):长田行过是大坪,请朗猜想妹姓名。脚上一踏系妹姓,身上一摸就妹名。
(男):一双单一地无奇,绿竹出尾想到哩。白攀落缸我醒水,陈三细妹就是你。
 
客家妇女不但爱唱山歌,而且善唱山歌。黄遵宪在《山歌题记》中曾盛赞客家善唱山歌的妇女说:“因念彼头溪尾,肩挑一担,竟日往复,歌声不歇者,何其才之大也!”现代著名象征派诗人李金发在《岭东恋歌序》中也说过:“客家有些聪明的女人,可随口歌唱,恰唱她所表示的情思。如七言诗的入韵,其辞句组织的妙丽……有时是大诗人所不及的。”据历史记载,民间著名的女歌手刘三妹,曾在客家人最集中的粤东梅县活动。一天,她正在梅江边洗衣服,不第秀才罗隐身不服她的歌才,找来要与她对比高低,恰好碰到洗衣服的刘三妹。刘三妹随口唱道:“河唇洗衫刘三妹,借问阿哥哪里来?自古山歌从口出,哪有山歌船载来?”一首山歌让这位秀才自愧不如,灰溜溜地跑了。
客家妇女善唱山歌主要表现在:她们所唱的山歌与生活紧密联系,具有鲜明的主题和地方特色,富有浓郁的乡土生活气息;其艺术风格独特,语言通俗易懂,生动传神,流畅自然,文采内涵耐人寻味。
如“入山看到藤缠树,出山看到树缠藤;藤生树死缠到死,树生藤死死也缠”,它用树和藤的生死不离来表达男女之间坚贞不移的爱情。
“哥系有心妹有意,铁尺磨成绣花针,阿哥系针妹系线,哥行三步妹来寻”,短短二十八个字就把男女相爱的难分难舍之情刻画得淋漓尽致。
“山中山谷起山坡,山前山后树山多;山间山田荫山下,山下山上唱山歌”,每句三个“山”字重复,整齐和谐,使山歌结构清晰,读唱朗朗上口。
客家山歌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现已成为中国民歌中最为浓情、最为放达、也最为卓越的歌种。这里有客家妇女的巨大功劳。
(二)参加革命和战争
由于生存和发展的需要,造就了客家人“除暴抗恶、宁折不弯、英勇顽强、敢于斗争的英雄气概”和“反抗侵略、保家卫国的爱国精神”[4]。在这一点上,客家妇女也有出色的表现。相传,南宋末年昺帝被元兵追赶,为梅县一群上山砍柴的客家妇女所救,因此赐封客家妇女死后为“孺人”。“孺人”本是五品知府以上官员夫人死后的称谓,普通客家女性死后称为“孺人”,可见其在当时的社会地位。宋景炎二年(1277)元兵南侵,文天祥率兵抗元时“势至梅州而大振,男执干戈,女贯甲赏,举族起义,倾邑勤王”[5]。清代太平天国运动,大量客家妇女投身太平军女兵营。她们英勇异常,面对这群“大脚蛮婆”,曾国藩也曾不知所措、一筹莫展,“粤西妇女宜诛戮,断不可姑息赦之,以其人皆勇悍,曾扮牌刀手,出城拒战。”[6]三十年代初,江西苏区军民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进行第五次反围剿的斗争。兴国县的妇女在欢送亲人上前线时送上自己新编的草鞋和新编的山歌:“哎呀来!炮声来战号声,打个山歌你们听,快跟敌人决死战,红军哥!打到抚州南昌城。”所唱山歌热情奔放,激动人心。他们也用山歌回答:“哎呀来!山歌来自兴国城,句句唱来感动人,前方战士好兴奋,同志们,更加有劲杀敌人。”山歌一首接着一首,人民和军队互相鼓动、激励。
“一首山歌三个师”曾被传为兴国山歌宣传扩红佳话。谢水莲和曾子贞就是著名的红军山歌歌手。她们以山歌为号角,宣传扩红,慰问支前,活跃在前沿阵地。
 
“哎呀嘞——送郎当红军,妹妹在家里,家中事情我郎莫挂心。哎呀我的郎呀,我的郎,送郎当红军,一路要小心,保家为国,我郎最光荣……”
 
客家妇女一方面支持、鼓励自己的丈夫参战,主动承担家中的一切事务;另一方面也参与到战争中去。客家妇女坚忍不拔与顽强不屈的精神,使她们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客家妇女不愧是中华最优秀女性的典型代表,她们以自我牺牲和奉献的方式维持着整个家庭的稳定、团结和发展,在家庭、经济、文化等各方面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充分发挥了女性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也为自身赢得了重要的地位。所以,客家妇女相对于其他民系的妇女,在传统的客家社会里,其家庭、经济、婚姻和文化地位较高。
 
参考文献
[1]陈文红.从客家山歌看客家妇女的精神个性[J].沈阳大学报,2006,(1).
[2]刘佐泉.客家历史与传统文化[M]郑州:河南大学出版社,2003,252.
[3]谢重光.闽台客家社会与文化[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3,286.
[4]万陆.客家学概论[M]南昌:江西高校出版社,1995,243-246.
[5]古直.客人对[M]上海:上海中华书局,1930,69.
[6]罗尔纲.太平天国史事[M]三联书店,1919,313.
(本文原载《农业考古》2008年第6期)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文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陈文红]从客家山歌看客家妇女的精神个性
下一条: ·[邢莉]葫芦:母体的象征
   相关链接
·[刘亚虎]彝族史诗在南方民族文学史上的地位与价值·[吕慧敏]行走在社会边缘的二人转艺人
·[王维娜]“有情”与“无情”:长汀客家山歌主题研究·[朱世桂 周杰灵]晋代《荈赋》在茶艺文化中的地位与意义探析
·[赖施虬]论剪纸艺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和意义·[杨雪]隐藏的锁链:周城传说故事与女性社会地位变迁
·[贺雪峰]彩礼的区域差异·[郑紫苑]传承与创新:人类学视野下的龙川县客家山歌剧团研究
·[张亚辉]作为他者的乐户·[宋梅]高校博物馆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作用与地位
·[李雄飞 李院芬]客家山歌传说研究·[王明远]地方传统的发明与地方核心地位的再造
·[王文宝]民俗语言在俗文学作品中的重要地位·[万建中]客家山歌需要有人作专门的研究
·[刘晓春]客家山歌传承的文化生态·[张红]两难选择:赣南客家山歌保护还是创新
·[陈文红]从客家山歌看客家妇女的精神个性·[李广贞 钟璟]社会变迁中的铜鼓客家山歌状况调查
·[杨帆]谈客家山歌的民系特色·[钟俊昆]客家山歌与彝族诗歌的特质比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