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施爱东谈网络谣言的产生和传播
  作者:施爱东 黄晓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3-15 | 点击数:4058
 

 

       在网络时代,微博、微信极度发达,我们的第一感觉是,这更助长了谣言的传播,但另一方面来看,是不是辟谣也更方便了?

       施爱东:是的。对谣言传播来说,信息技术就是一面双刃剑,一方面助长了谣言的传播,另一方面也加快了辟谣的速度。所以,有学者就此提出了“对冲谣言”的概念,认为网络本身具有自净化功能,比如,当一个重大的虚假新闻出现时,总是会有知情者,他们一样可以提供自己所知道的真相;当真相扑朔迷离时,网友会自发、主动地探寻真相,在各种信息的交汇碰撞中,真理会越辩越明。理论上看,这话不是没有道理,但它只适用于特定的、单个的谣言。
       但事实上,谣言数量之多,传播速度之快,根本不是辟谣者所能跟得上、打得了的。从微博转发以及网帖的点击量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谣言和真相两种对立信息在传播速度和阅读量上的悬殊差距。中文网络上有一句流传甚广的俗语:“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造谣造到发神经,辟谣辟到手抽筋。”说的正是这种辟谣困局。
       辟谣的前提是对谣言内容的核实,而谣言之所以成为谣言,恰恰是因其内容难以核实。局外人既没有义务也没有能力去核实一则“众人皆信你独疑”的谣言。尤其是政治谣言,普通民众不参与相关活动,所知信息极少,根本就没有办法核实及辟谣。
       受传者不愿核实谣言的原因主要有三:一是谣言核实成本过高;二是无关利益者缺乏核实谣言的动力;三是部分谣言本身没有核实的价值。至于微信好友、熟人社会之间,就更加不会去驳了朋友的面子,指摘其传谣了。
       辟谣之所以被动,还在于谣言像游击队一样,具有不断游移的特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则北京地铁“人贩子下迷药拐卖妇女”谣言刚刚澄清,紧接着就出现了广州地铁“人贩子下迷药拐卖妇女”谣言,广州的谣言还在扩散之中,深圳地铁“人贩子下迷药拐卖妇女”谣言就已经出现了。俗话说“按下葫芦浮起瓢”,此一时此一地的谣言被澄清了,同一个谣言在彼一时彼一地又会冒将出来。点火容易灭火难,辟谣总是落在谣言的屁股后面,东颠西跑,疲于奔命。

       传统的说法是“谣言止于智者”,现在有一种说法是“谣言倒逼真相”,您认为这种说法有道理吗?

       施爱东:“谣言倒逼真相”是一条颇具中国特色和时代特色的谣言命题。这个命题迟至2011年才由一些新浪大V生产出来。其理论依据是卡普费雷“谣言是一种反权力”的观点。卡普费雷说:“谣言是对权威的一种返还。它揭露秘密,提出假设,迫使当局开口说话。同时,谣言还对当局作为唯一权威性消息来源的地位提出异议。谣言是无人邀请的自发性发言。”
       从现有的案例来看,几乎所有的“倒逼论”都是针对政府及其官员的政治谣言或问责谣言。一些谣言之所以能够倒逼出真相,前提当然是有人掌握了真相,或者说真相被刻意隐瞒了,但最关键的倒逼机制,还与各级地方政府的“维稳心态”有关。对老百姓来说,对付这些“维稳”官员最好的办法,就是使劲把事情闹大,“围观就是力量”,如果能够把事情闹大到威胁官员乌纱帽的程度,也就意味着问题能够得到解决了。因此,所谓“谣言倒逼真相”,本质上就是通过把事情闹大来促使官方出面,使问题得到解决。
       现实中,“谣言倒逼真相”确实有过不少成功案例,“表哥”杨达才案就是一例。但是,“倒逼论”只是畸形社会中的一个舆论怪胎,其伦理悖论是显而易见的。用造谣的方式来求取真相,本质上就是南辕北辙、叶公好龙,与那些谣言家所声称反对的,手上收着黑钱嘴上喊着廉政的贪官并没有实质性的区别。说穿了,“倒逼论”只是用一种极左思想反抗另一种极左思想,以一种毁灭性的做法摧毁一个有缺点的社会。
       造谣与诚信、协商、守约、尚德的现代公民精神背道而驰,“倒逼论”制造舆论暴力,妨碍行政和司法公正。从个人情绪上说,对那些我们迫切关心却得不到答案的问题,我也很愿意参与“谣言倒逼真相”运动中去,但从理性上看,我当然知道,如果从制度上承认了“倒逼论”的合法性,其结果必然导致谣言泛滥,诱发各种群体性事件,造成全社会的信任危机,最终造就一个互相攻讦的“互害型社会”。
       “倒逼论”本质上是一种破坏性而不是建设性的倡导,更不是社会改革的苦口良药。期望通过造谣、传谣来达到求取真相、改良社会的目的,无异于缘木求鱼、饮鸩止渴,让社会走进一个更加恶劣的死循环。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2016年3月13日 第A02版:访谈
【本文责编:孟令法】

上一条: ·Zeinab Badawi:我将自己的族裔身份看作优势
下一条: ·孔飞力谈中华帝国晚期的国家与社会
   相关链接
·[施爱东]民间文学的共时研究·[施爱东]中国民俗学的学派、流派与门派
·[施爱东]中国民俗学的学派、流派与门派·[施爱东]“四大传说”的经典生成
·[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施爱东]故事概念的转变与中国故事学的建立
·[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施爱东]理想故事的游戏规则
·[施爱东]民俗学的未来与出路·[施爱东]学术与生活的不可通约性
·[施爱东]我们都是顾颉刚的私淑弟子·[施爱东]寻找“罗源秀才”
·[施爱东]“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民间文艺作品著作权保护”的内在矛盾·[施爱东]叶春生:民俗学是用脚走出来的学问
·【讲座预告】施爱东:好故事都是巧妙设置的游戏(北大,2018年5月16周三15:10)·[施爱东]深入民间,服务人民,讲好中国故事
·[施爱东]五十步笑百步:历史与传说的关系·[施爱东]“神话主义”的应用与“中国民俗学派”的建设
·[施爱东]食品谣言的传统变体及叙事生长点·[施爱东]学科取向的多元化趋势不可逆转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