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施爱东谈网络谣言的产生和传播
  作者:施爱东 黄晓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3-15 | 点击数:4057
 

 

       您曾指出,无论传说还是谣言,都会基于一定的事实基础,它们之所以能在这个时代流行,或者在这个时代死灰复燃,一定是直接或间接地迎合了这个时代流行的社会、文化心态或价值观念,反映了这个时代的希望或恐惧。那么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谣言具有怎样的特点呢?

       施爱东:谣言不是单纯的假新闻,谣言必须是特定社区广为流传的假新闻。人们社交活动中时时都在生产假新闻,可是,绝大多数的假新闻都会止步于很小的熟人社交圈内。只有那些能迎合公众情绪,能满足大众好奇心的信息才能吸引公众的强烈关注。一则谣言如果毫无事实基础,跟公众的生活和常识没有任何关联,它就很难得到公众的响应,很难被公众口口相传。
       谣言具有情绪性的特征。谣言所讲述的内容也许是虚假的,但谣言所传达的情绪却是真实的。换句话说:谣言传播的不是客观真实,而是主观真实。人们之所以乐于传播谣言,是因为他认同谣言所讲述的故事,赞成谣言所表达的观点,或者乐于见到谣言蔓延所派生的后果。谣言倾向于迎合同伴、迎合公众、迎合多数分子、迎合主流声音、支持职业爱好、支持民间立场。谣言永远不是独立思考的产物。
这个时代的谣言当然是这个时代的公众情绪的反映。这个时代的公众最关心什么,最恐惧什么,那么,这些方面的谣言也就越发兴盛。有传播学者做过这方面的统计,如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研究人员通过对微信中被举报为“诈骗和虚假信息”的四百八十八篇文章进行统计分析,发现数量最多的五类谣言,依次为:人身安全、食品安全、疾病相关、健康养生、防骗。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代老百姓最大的恐惧。
       但还有一些谣言并没有被中山大学的“谣言过滤器”统计在内,比如政治谣言和民族主义谣言。
       政治谣言过于敏感,谣言研究者都不愿意去碰这个话题,但事实上民众生活中最爱八卦的就是政治谣言。十八大以来,反腐风暴席卷神州大地,中国政治发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变化,政治生活正处于一个新常态的转型时期,“过去不可能的事现在经常发生”。巨大的社会变局当中,有政治谣言是很正常的,我们的态度不应该是去遮蔽它,而应该积极正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当然,民族主义谣言也是当今最盛行的谣言品种之一,但是主流媒体并不重视。从普通民众的层面来说,在信息匮乏的情况下,传播民族主义谣言,对谣言事项进行激烈评议,也是他们参与国际事务最便捷,也最有可能的途径。国家建设所需要的科学知识、专业特长等等,都是需要门槛的,惟独民族主义毋须任何门槛,任何一个中国人,只要拥有情绪,就可以用口号和谣言的方式参与其中。

       谣言在不同的地域、阶层、人群中的传播是不一样的,在您看来,谣言的传播有什么特点?比如,什么类型的谣言更容易传播,谣言在什么样的人群中容易传播?在您的研究中,似乎暗示某些网络平台比新浪微博更易传播谣言?

       施爱东:任何人都有知识盲点,所以,任何人都可能传播谣言。一则传闻,越是处于自己的知识系统之外,人们越容易受到其魅惑。所以说,文化程度越低,信息来源渠道越少,其知识盲点也就越多,他就越容易相信谣言。
       我在具体的研究中发现网易微博、腾讯QQ、百度贴吧比新浪微博更容易传播低端谣言,封闭性论坛比开放性论坛更热衷传播低端谣言。当然,这里所说的“更容易”、“更热衷”,都是从信众比率来说的,不是从影响大小来说的。所谓“低端谣言”,就是那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谣言的低端产品,诸如腾讯QQ上最热衷的“请大家5月13号别进影院,大家一起为《贞子》票房为零做努力!5月12日既是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又是国难日。勿忘国耻!作为中国人,要让贞子票房为零。是中国人就转起!”之类的谣言,连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的时间都搞不清楚,这类谣言在新浪微博上几乎看不到。
       我的解释是,因为新浪微博是最开放的公众平台,活跃用户的平均文化程度也是最高的,网民的知识盲点相对较少,而腾讯QQ、微信、网易微博的用户相对比较封闭,网民的知识盲点更多,所以,一些在新浪微博受到网民唾弃的谣言,却能在网易和腾讯获得部分网民的青睐。我曾经以钓鱼谣言“八尺协定”为例,统计该谣言在新浪微博和网易微博的评论,新浪微博只有百分之八左右的网民上当,而网易微博有百分之六十五左右的网民上当。
       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偏信的谣言,而且尤其容易偏信那些适合我们自己口味的、符合我们既有观念图式的谣言。我们所传播的信息中,多数都是间接知识,我们没有能力一一验证其真伪,我们之所以乐于传播,是基于我们的主观判断。而主观判断很容易受到知识结构、政治立场、民族情感,以及个性特质等各种社会和文化因素的影响,出现偏听偏信、误听误传是很正常的。社会激进分子往往偏信政治谣言;养生达人往往偏信食品谣言;年轻妈妈往往偏信社会治安谣言、爱心谣言;老年人往往偏信科技谣言;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往往偏信民族主义谣言。
       人类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恐惧,越神秘的东西越令人恐惧。从未见过鬼的人最怕鬼,天天与鬼打交道的和尚道士和巫师最不怕鬼。同样的道理,越是缺乏科学知识的人,对威力巨大的现代科技恐惧得越厉害。现代社会迷信鬼神的人越来越少,可是,去了旧迷信,来了新迷信,不懂科学却又迷信科学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当今时代的科技谣言尤其丰富。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2016年3月13日 第A02版:访谈
【本文责编:孟令法】

上一条: ·Zeinab Badawi:我将自己的族裔身份看作优势
下一条: ·孔飞力谈中华帝国晚期的国家与社会
   相关链接
·[施爱东]民间文学的共时研究·[施爱东]中国民俗学的学派、流派与门派
·[施爱东]中国民俗学的学派、流派与门派·[施爱东]“四大传说”的经典生成
·[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施爱东]故事概念的转变与中国故事学的建立
·[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施爱东]理想故事的游戏规则
·[施爱东]民俗学的未来与出路·[施爱东]学术与生活的不可通约性
·[施爱东]我们都是顾颉刚的私淑弟子·[施爱东]寻找“罗源秀才”
·[施爱东]“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民间文艺作品著作权保护”的内在矛盾·[施爱东]叶春生:民俗学是用脚走出来的学问
·【讲座预告】施爱东:好故事都是巧妙设置的游戏(北大,2018年5月16周三15:10)·[施爱东]深入民间,服务人民,讲好中国故事
·[施爱东]五十步笑百步:历史与传说的关系·[施爱东]“神话主义”的应用与“中国民俗学派”的建设
·[施爱东]食品谣言的传统变体及叙事生长点·[施爱东]学科取向的多元化趋势不可逆转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