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向柏松]自然生人神话演化传承研究
  作者:向柏松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9-01 | 点击数:1504
 
  4、蛋生人神话
  蛋生人神话,即卵生人神话,属于自然形成型神话中的动物生人神话类别,应该是狩猎时代的产物。原始人在狩猎过程中,发现各种卵类,如鸟卵、蛇卵、鳄卵等孵出新的生命,并由此类推出人的生命也是由卵所生,不仅如此,还推及到天地万物,皆由卵生。
  蛋生人神话在我国少数民族多有流传。纳西族《东巴经》说:人类是从地孵抱的蛋里生出来的,最初从蛋中孵出的是气体,气变成了六滴露珠,一滴落入海里,海失海忍出来了。海失海忍就是最早的人类。在这里,蛋最初孵出的还不是直接的人,只是一个生命体,由这个生命体的泪滴与海水作用,才诞生了人类。显然,这一诞生过程表现了原始人对于蛋中生命逐渐成形过程的观察,同时,神话还融入了水生人神话的观念。
  台湾排湾族神话说:太古之时,太阳神在洛帕宁家屋檐下生两卵,两卵生出帕洛朗、扎摩珠洛兄妹,结为夫妻,生子女二人,眼睛长在脚拇指上;兄妹婚配,又生兄妹,眼睛长在膝盖上;到了第三代,眼睛才长在脸上。神话还掺入了古人朴素的进化思想,人是由相关生命体逐渐进化而来的。
  海南岛黎族《黎母山》说:在海南岛思河,有一座高山,常年云雾缭绕。古老的时候,这里没有人烟。一天,雷公经过这里,带来一枚蛇蛋,放在山中。随后,雷公将蛇卵轰破,蛇卵中跳出一女孩。雷公给她取名叫黎母。后来,大陆有个年轻人渡海来岛上采沉香,遇见黎母,便一起劳动、生活,并结婚繁衍后人。黎母的子孙将这座高山称为黎母山,并自称黎人。此则神话在清人陆次云《峒溪纤志》卷上已有记载。
  水族卵生神话《十二个仙蛋》则追溯了蛋的来历:风神与牙巫相配生出了十二个仙蛋,孵化出人与雷龙虎蛇猴牛马猪狗及凤凰。神话中的蛋不仅能孵出人类,还能孵化出神与众多动物,蛋的创世范围得到扩大。
  5、竹生人神话
  竹生人神话讲述从竹的空心中诞生人的故事,主要产生在南方多竹地区。陶阳、钟秀指出:“原始先民们所以会想竹生人,除了受生命一体化这一普遍观念支配外,还因为本身有它的特点,如竹笋生长神速、竹子空心等。生长神速是生命力旺盛的表现,空心又易引起可以容人和母腹的想象。”
  彝族有竹生人族源神话:太古时代,一条河上飘来一节楠竹筒,漂到岸边爆裂,从中爆出个人来,称名阿槎。他与一女子婚配,繁衍成彝族。广西彝族也有类似的神话:“远古时,有一株金竹突然爆炸开,飞出一对有手脚有眼睛的人来。后来这一对人生下四兄弟,其中之一便是彝族的祖先。”[vii]台湾少数民族多竹生人神话。卑南族神话说:卑南与槟榔两村的始祖原是海外巴那巴那扬的竹子所生,成人后下海,遭遇台风,才漂到台湾定居。
  另外一则卑南族神话则将竹生人与其他因素相联系:巴那巴那扬的鲁奴勒神拿一根翠竹插到地里,刹时,青竹的第一节生出个小伙子,叫布古玛莱;第二节生出漂亮女孩,叫帕古姆西。二人结为夫妻,繁衍人类。在神话中,神与土地对于竹生人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显然是神话在流传过程中附会上的成分,但神与土地并没有构成致孕因素,没有导致竹生人神话发生根本性变化,因此该神话仍属原生态竹生人神话。雅美族神话说:天神降临兰屿岛,他触动不巴特山的巨石,从巨石里走出尼摩达兹罗里男神。天神走到树林里,触动了一根大竹,从竹子里走出尼摩达兹洛卡瓦里男神。一天,两个男子膝盖发痒,他们用手去摸,从膝盖里就各生一堆男女。从此,兰屿岛就有了雅美人。
  排湾族神话说:古代有一女神,右手投石块,石头里生出了马兰始祖,左手植竹,竹中生出了卑南祖先。
  贵州威宁马街的彝族中自称“青彝”的一支有神话说:“古时候,有个人在山上耕牧,在岩脚边避雨,见几筒竹子从山洪中飘来,取一竹划开,内有五个孩子,他如数收养为子。五人长大后,一个务农,子孙繁衍成白彝;一人铸铁制铧犁口,子孙发展为红彝;一人制竹器,子孙发展为后来的青彝。因竹子从水中取出是青色的,故名曰青彝。”竹生人神话在我国南部、西南部以至东南沿海一些地方和国家都有分布,形成了一个以我国西南部为中心的竹生人神话文化圈。
  6、葫芦生人神话。
  葫芦生人神话最早产生于采集经济时代的葫芦崇拜。原始人崇拜葫芦,主要是因为人们在长期食用葫芦、以葫芦为器皿的过程中观察到葫芦多籽,而且形似母腹。多籽,就能有更多的繁衍,原始人便认为葫芦具有旺盛的生命力,而且希望人类也具有这样的生命力,于是对其产生了崇拜。葫芦形似母腹,使原始人将其当做了母腹来加以崇拜。隆起的母腹是怀孕的形象,所以成为原始生育力崇拜的对象。母腹崇拜可能产生于母系氏族社会早期。世界许多母系氏族社会遗址出土过大量的凸显母腹的女神像,就是明证。我国红山文化遗址也出土过女神雕像,那些雕像也突出表现了其孕育生命的腹部。正是基于对葫芦多籽的生命力崇拜和形似母腹的生命力崇拜,原始人创造了葫芦生人神话。我国许多民族都有葫芦生人神话,如汉、彝、傣、怒、白、苗、瑶、畲、黎、水、侗、壮、哈尼、布朗、布依、土家、仫佬、仡佬、毛南、德昂、纳西、拉祜、基诺、佤等民族以及台湾少数民族。
  布朗族神话说:远古之时,有一大葫芦,装满了人。一天,来了一只天鹅,啄开葫芦,人就出来了。不少葫芦生人神话还粘附上了其他神话因子,但葫芦还是生人的主体。傣族神话说,大神英叭派他所创造的一对夫妻神到人间创造人类,交给这对夫妻一个葫芦,并说:“一切活的生命都在葫芦里面”。两神下到人间,打开葫芦,将葫芦里的生命洒向大地。刹时,大地便有了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及各种生命。葫芦籽用完了,就是没有人类。两人只好用泥巴造出人类。在神话中,神说:“一切活的生命都在葫芦里面”,为什们唯独没有人呢?这是葫芦生人与泥土造人神话相粘合时所造成的情节的置换与矛盾,葫芦生人被说成了泥土所造。拉祜族葫芦生人神话被附会上了更多情节:天神厄莎种了一棵葫芦。野牛踩断藤,葫芦滚到海里。螃蟹将葫芦夹上岸,葫芦上半截被螃蟹夹成了细脖子,下半截被海水泡的又圆又大。厄莎将葫芦搬回家。77天后。葫芦里发出人声。厄莎叫两只老鼠啃葫芦,啃了三天三夜,啃出两个洞,一男一女从洞里爬出。男的叫扎笛、女的叫那笛。两人结为夫妻,繁衍人类。
  葫芦生人神话在我国有着广泛的传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以至于有学者将神话中的葫芦称之为中华创世葫芦。
  7、树生人神话
  树生人神话包括树木生人神话与树叶变人神话。树生人神话的产生有多种因素:果树能结成累累果实,树根能蔓延生长且能破土而出,树因此被认为有强大的繁殖力;树上的裂口、洞穴与有些树叶形似女阴,容易与女性生殖崇拜相连系;树是大地母神社神的象征等,由此种种,便导致了树生人神话的产生。
  德昂族创世史诗《达古达楞格莱标》说:当大地一片混沌时候,美丽的天上到处都是茂盛的茶树,茶树是万物的阿祖,天上的日月星辰,都是由茶叶的精灵化出。为了改变大地凄凉冷清的状况,万能之神掀起狂风,撕碎小茶树的身子,使一百零两片叶子飘飘下凡。这些叶子在狂风中发生了奇妙的变化,竟然变成男人和女人:“单数叶变成五十一个精干的小伙子,双数叶化为二十五对半美丽的姑娘。”。茶叶众兄妹割下自己的皮肉,搓碎后使它们变成大地上的树木花草,并把自己鲜美的颜色洒给白花。从此,这些姑娘和小伙子便在大地上生息、繁衍人类。台湾阿眉斯人(即阿美族)神话说:祖先原是阿拉巴奈的一棵参天大树,一日,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一个霹雳将树干劈开,从中出来男女二人,他们就是阿眉斯人的祖先。[xvi]泰雅尔人(即泰雅族)神话说:里基阿嘠玻帕大树的树干生出一男,该男生男女二人,自相婚配,繁衍出泰雅尔人。还有一则泰雅尔人神话说,泰雅尔人始祖为大地怀抱盘曲交错的树干所生。自然生人还包括花生人、风生人、云生人、虫草变人等,但最主要的是以上类别。费尔巴哈指出:“自然不仅是宗教最初的对象,而且是宗教的不变基础、宗教的潜伏而永久的背景。”据此可知,自然生人神话作为自然崇拜的组成部分,是人们宗教信仰的永久性的基础之一,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上述7类自然生人神话,在我国自然生人神话乃至人类起源神话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这些神话都包含了最具影响力的神话母题,这些神话母题,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被复制,并与其他神话母体相组合形成新的神话,从而对传统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敏】

上一条: ·[林继富 闫静]从礼俗现象到生命过程的探寻 ——基于中国人生礼仪研究70年(1949~2019)的讨论
下一条: ·[陈刚 刘丽丽]神灵变迁与谱系重构
   相关链接
·[于玉蓉]《史记》感生神话的生成谱系与意蕴变迁·[卓玛]少数民族感生神话女性形象原型及其女性人类学阐释
·[王宪昭]中国少数民族感生神话探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