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译著译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译著译文

[威尔德哈贝]民俗地图集的绘制
  作者:[德] 罗伯特·威尔德哈贝(Robert Wildhaber)   译者:姚丽梅 等译 王霄冰 审校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11-02 | 点击数:8194
 

  技术和方法

  这项工作最好区分为三个阶段:材料的搜集、出版的前期步骤,以及出版。

  A 材料的搜集

  让我们先理所当然地认为,你知道去哪些地域搜集材料和你想要做成地图的问题,同时财政的困难也克服了。接下来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调研是采用通讯式发放调查问卷的方式,还是通过派遣“专业调查员”(受过学术训练的民间生活调查人员,能独自进行材料搜集),或是两种方法同时使用。在某种程度上,选择哪种形式取决于是需要一个“大区域的地图集”(Grossraum-Atlas) 还是“小区域的地图集”(Kleinraum-Atlas)。它们之所以有区别是因为时间、个人因素和金钱这些简单的现实原因。采用信访通讯员的形式(即发放问卷),就能以相对低的成本在高密度地区回收问卷答案。一个当地的通讯员可以通过联络他的邻居或其他村民来提供答案;这样的话,一个当地人和村里其他居民就比一个专业调查员更有价值。但是他可能无法理解所有问题,也可能对一些问题不感兴趣,甚至就不回答它们,他甚至可能有宗教和政治的种种偏见。同样,对调查研地区的选择或多或少也是靠机遇。可以肯定的是,由于通讯员不同,在为一个完整地图而回收上来的问卷中,并不是所有答案对于整个地图都有相同的可信度。只要问卷答案不是Yes和No的形式,而是更为具体的答案,那么客观比较的可能性就削弱了。若是使用训练有素的调查员(受过民俗地图搜集专业训练的田野调查人员),时间和金钱成为相当重要的问题,否则的话他们则具有不容置疑的优势。他们受过相同的训练,在每个地区采用相同的方法操作,因此所有问题和答案就拥有相同的质量。在开始搜集信息之前,调查人员在选定的地点需要找到为自己提供正确的信息的合适人选。他们总能根据信息提供者的水平对问题做略微的改变,如果有必要他们也会找到其他的信息提供者。而且,最重要的是,当他听说在附近的地方有一些有用的民俗事项和事实,而这些地方之前因看起来不值得一去而没有被选中,那他会迅速决定去那里采访。如果幸运的话,他会找到新的民俗事项。还有一个心理方面的因素要被考虑进来:村民们也许会对回答书面的问卷有反感,相反他们更享受被他人口头采访。

  一个关键问题是调查问卷的设置。被选问题的答案应该可以清晰地帮助阐释民间生活现象。这些答案将有助于显示各种文化圈。同相邻区域和村庄的联系是很必要的,他们可以显示出这些民俗事项是正在濒临灭绝还是具有扩张的生命力。那些在地图集的全部区域内可能答案都完全一致的问题也许就不必问了。然后,问题的数量也要考虑到,不能滥用信息提供者的时间和耐心。还要考虑到哪些问题可用来转化成地图。最近有个热门话题就是,(制作)一个有关全欧洲的(或某个国家)的传说地图是否会有结果。

  常见的问题类型是为了弄清楚是否在某地发生一个或几个事项。一般来说,“发生”是指一个传统的或群体的事件,而不是孤立的事例。这些由问题组成的地图可以展示既定区域中一个事项的发生,但几乎没有提到各事项作为一种文化财产和文化承载者之间的关系。而理想的表述应该能使地图阅读者知道这事项的频率因子:知道是否只有特殊群体是该民俗的承载者(农民而不是工人,天主教徒而不是新教徒,年轻人而不是老辈人);知道一个信仰仍然十分受人尊崇还是仅仅偶尔被人提到;知道它是否正处在一个衰亡倒退或进步积极的进程中。

  调查问卷应该公之于众,不仅是因为要把它发送给通讯员或交给派遣调查员,而是因为对于其他学者来说,知道问了什么问题从而获得关于地图的目的和倾向的构想是非常重要的。有时,不是所有的问题和答案都能或会被公开出版,但是在这些情况下,学者应该被告知他可以在档案库中查到这些事项的相关材料。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被考察地在一个区域内的均匀分布。特定的地方需要被考虑进去——尽管无需它们来构成一个均匀分布的模式——是有原因的,比如为了代表远离交通线路的区域,或孤立的山区聚居区。一个现代的地图集将不仅展示村庄,而且还应展示或大或小的乡镇。如在有的国家有少数民族的群体,那么即使只有一两个聚居区也不能将它们忽略。可能也有很古老的聚居区或新兴的社区,或者是居民几乎都是工人、手工艺者、矿工、渔夫、牧民等等的地方。也就是说,所有种族的、社会的、少数语言族群和任何特殊的案例都应该受到调查。

  如果要用通讯员系统,你必须先找出合适的人选来发放调查问卷。这些人可以通过牧师、神父、医生、教师或者市长的帮助来找到。如果偏好派遣调查员的系统,就必须找到训练有素的调查员。他们会巧妙地与当地人进行农业、喂牛、家务以及手工艺方面的讨论。调查员们必须知道如何与人打交道,尤其是当他们遭遇到与宗教和政治有关的敏感问题时。一个优秀的调查员应该经过语音方面的训练,应该会讲并能理解当地的方言,并在有农民叫帮忙的时候能够帮他干活,因为这样做可以方便联系。和地图策划者共同进行试验性调查的做法备受推崇,因为它可以在正式开始前纠正误解,并能使调查员能够估计调查可能花费的时间。一个调查员常常会需要在一个村子里找到一些为他提供信息的当地人。他应从不同的职业和年龄群体中去找;他应该问及男人、女人,甚至有时候还会问小孩。调查员应该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每一个信息提供者的各种信息(年龄,受教育程度,在社区居住的时间,职业和社会地位)。

  至于问题的答案,则应该区分第一手资料(直接的回答),和第二手资料(不是立即而是事后反馈回来的答案),以及自发式的材料(那些在讨论过程中所做的随意的、而不是作为问题答案的表述,这些表述通常非常有用,它们可以引导我们发现可能会被忽略的事实。)

  B 出版前的准备步骤工作

  在所有通讯员和调查员的材料汇集并检查(也许有些需要退回去补充额外的信息)、登记、存档之后,关于一个问题的地图绘制便可以开始了。以季节性习俗为例,先从头到尾阅读(这个问题)所有的问卷答案,以便获得一个生成主要的线条与区域的基本想法。然后,分析这一习俗并且将它细分为多种元素。并不是所有的(元素)都可制成一个满意的地图或者得到很好的地图式展现;有些因素只能放到注释中去讨论。为一幅地图做一些恰当的符号选择是必须的。一个项目中主要的和最重要的那些事实要能让人一眼便能认出,以便使得“区域”、“边界”和“线条”能清晰的被分辨出来。一幅地图中也不能装满太多的符号和标志;有时最好将两个或多个元素并在一个符号中,并且通过在符号里增加小标志来区分它们。次要的细节不应通过为其特意设置符号而得到过分强调。在发生频率之外,其他方面的事实(历史的、社会学的、心理学的、有关密集性的)应通过加设小标志来表明,例如指出它们是过时的、最近的、稀有的还是先进的。一幅地图若只要简明的反映出某一事项是否发生在被调查之地,那就仅仅需要两个符号——就说用一个圈和一个点吧。如果要将许多在一幅地图里呈现出来,那就可采取平面几何形的、基本的符号(直线、圆圈、三角形、正方形、长方形),并完全或部分地填涂成黑色或者其他颜色,以区别它们。也可将基本的符号合并起来。但无论如何,在选定符号时,应让它们在以更小的比例被印刷时,也不会丧失清晰度。

  常常讨论的一点是,到底是使用“面式”系统还是“点式”系统,更便于制作出一份较好的地图。地图是为了方便研究而不是招贴广告,因此,最好从学术而不是审美的角度来考虑。简单而言,“点式”系统能通过精确的方法给出确定的事实,从而显示出每一个陈述内容所适应的地方。而“面式”系统可以从一个集结了或小或大数量的地方性报表中概括出一个区域性的单元(可能水平线或者直线、周围再加边线来表示),同样包括了那些在文档中没有提及的地方。当然,当某区域的所有地方都被调查,或者当一个地区的人口分布是如此的均衡,以致于可以得出一个概括的结论时(当在一个大的、平的区域而不是许多小的山谷时),“面式”系统较合理。在所谓的“零散的小区域”(Kleinkammer-Gebiete),“点式”系统更受青睐。

  那些可能被写成一本小专著一样长的书面注释,应尽量避免去诠释事实。诠释的任务应留给那些使用地图的学者。注释只应涉及相关的档案文献、从被印资料中抽取的段落以及所谓的自发性的数据。然后应有一份尽可能完整的参考文献,可能还要附上图画、图表和照片等。序言必须包含一份“目录清单”,解说从数据中框架出的所有材料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且是从脑中的哪些要点出发而选择了这些关键词、标志和符号。语言学的辅助说明也将证明是有用的。

  C 出版

  让我们先理所应当的认为你已经找到了一个为地图项目进行投资的出资者。一个出版商将接受这个项目,并且主编非常热爱他的工作。但是仍然有些小问题。首先,就比例尺而言,在欧洲,相邻的国家会试图使用易于同化和易于相互换算的比例尺,因为一些新的地图集已经考虑到了要将其融入到一个全欧地图集中。对于一套反映民间生活的地图集来说,能将一些基本的地图如政治边界的、地质的与气象的、土壤性质的、铁路的、街道的、语言的、宗教的、历史发展的、人口的、城镇的、工业的等等,是非常有用的。这些地图可能对理解地区文化及描述民间生活事项的消长变化有所帮助。必须做出决定的是,应该把这些单一的民俗地图印刷在硬纸上(不透明的),还是应该做成透明覆盖型的,以使他们可以一两张迭放在一张基本地图上。在某些情况中,尤其是在处理物质文化时(例如各种房屋的类型,各种犁的形状和各种工具等),在地图的边上增加图片能够迅速地显示是否需要别的延伸描述。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民俗学论坛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丹·本-阿莫斯:序《科技世界中的民间文化》
下一条: ·柳田国男 著:《远野物语·日本昔话》
   相关链接
·何彬:民俗地图的理论结构与技术操作·民俗地图催生研究新增长点
·民俗地图开拓民俗学研究新视阈·[月色]制作中国省级民俗地图的第一步
·欧美史学新动向:实践史学·【讲座通知】何彬:民俗地图研究概况(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所,2月22日周二下午)
·[钟敬文]对待外来民俗学学说的态度问题·[何彬]民俗地图小论
·[何彬]日本民俗地图研究法综述·国际民俗学者组织(FF)简介
·[钟敬文]《口传史诗诗学:冉皮勒〈江格尔〉程式句法研究》序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