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入选名单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两种文化:田野是“实验场”还是“我们的生活本身”?(三)
  作者:刘宗迪 吕微 施爱东 任双霞 祝秀丽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6-04-02 | 点击数:22581
 
作者简介:
刘宗迪(1963- ),男,山东即墨人,文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北京,100732。
吕微(1952- ),男,山东莱芜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北京,100732。
施爱东(1968- ),男,江西信丰人,文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讲师。北京,100732。
任双霞,(1978-),女,山东广饶人,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硕士研究生。济南,250100。
祝秀丽,(1973- ),女,辽宁沈阳人,文学博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讲师。合肥,230026。
 
【刘宗迪】
      
跟刺猬争论有一种很大的危险,就是你很可能变成浑身是刺的刺猬身上的一颗无可奈何的草莓,除了跟着刺猬一条道走到黑别无选择;跟哲学家争论也有一种危险,就是你很可能陷进哲学思辨的黑洞中,除了变成一颗塌陷的微尘跟着哲学概念的轴线疯狂运转之外,别无选择。和吕微过招,就像一次思想探险,时时刻刻都有失去自我的危险。
第一,关于“传统”和“浪漫主义原罪”问题。吕微认为民俗学应该是主体之间平等的对话,而我认为民俗学应该是对民众共同体传统的发掘、重建和阐释。吕微反驳说,关注传统可能导致传统的独断和集体的专制,吕微似乎在传统和僵化、共同体和专制之间轻易地划上了等号,这也许是因为在历史上,确实有过一些野心家打着传统和共同体的幌子推行过专制和暴行,但这笔帐似乎应该算在野心家和专制政治的头上,而不应该算在传统和共同体的身上,就像现在美国的政客在利用民主、自由的幌子推行霸权主义,我们不应该把账算在民主、自由这些被吕微视为终极价值的概念身上,而应该算在美国政客和军火商身上一样。在一种主义、概念和以这种主义、概念的名义行施的历史效果之间,存在着种种错综复杂的历史机缘,不是简单的逻辑推理和哲学思辨就能解决的问题,只能回到历史语境本身,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吕微担心把民俗学归结为对共同体传统的关注,可能导致集体和传统的专制,而我的看法恰恰相反,我认为,任何想超越、摆脱传统的企图,必须以对传统的发掘和重建为前提,因为你只有明确了传统的边界和限度,才知道是不是应该走出传统,才知道应该如何走出传统,倒正是对于传统的无意识以及在这种无意识基础上展开的对话,反倒可能导致传统的专制和僵化,因为如果对于传统一无所知、毫无自觉,就会身置传统之中而不自知,对于传统熟视无睹、习焉不察,因此根本谈不上对于传统的超越,那些专制社会中,掌握了权力的人如酋长、祭祀和老人,之所以把传统知识(神话、仪式、吐痰等)据为己有、视为秘传、禁止年轻人随便接近,正是为了通过对传统的神秘化而免于传统遭受威胁。如果没有对于传统的全面清理,甚至爆发翻天覆地的革命,传统可能依然如故地保存下来,让一个共同体陷入传统与现代、新与旧难分难解的纠葛之中无以自拔,现代中国的情况就是这样。当然,话说回来了,我从来不认为传统是你想超越就能超越的,或者你能超越就应该超越的,传统从来不仅仅是僵化、静止和保守的东西,传统还是一切创造和个性的源泉,离开传统我们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是,一个民族传统越伟大越悠久,这个民族走向未来的机会因而在世界上生存的机会也就越多,传统时时刻刻都在改变着自己,正因为传统时刻都在改变,因此传统才能恒久延续,对于传统的阐释本身,包括民俗学对于民间传统的研究,就是传统的自我更新和自我创造过程——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了,我说的再多也超不过伽达默尔。保守还是超越、反动还是进步,问题仍然主要在于现实的政治体制和权力结构,而不在于传统本身。
回到民俗学的历史本身,吕微也许能够举出德国民族主义、纳粹主义与德国浪漫主义和民俗学之间关系的例子,来证明传统、浪漫主义的罪,但是,如上所述,这个问题非常复杂,账究竟算到谁的身上,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哈耶克在《科学及其反革命》一书中就恰恰相反,他把现代专制主义的账归咎于启蒙主义和理性主义而不是浪漫主义,历史也许永远是一笔糊涂账,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卷入这笔糊涂账之中,我们感兴趣的是民俗学,而且是当下的中国民俗学,因此还是让我们从哲学的黑洞回到我们的情境和问题本身,我不知道在目前的情境下,倡导中国民俗学关注传统、重建传统,何以能够导致像吕微所说的危险,即民族主义和专制主义的危险,比如说,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我目前正断断续续地研究中国民间龙崇拜的起源、意义和演变,我试图清理出龙这种象征的来龙去脉,说明龙何以与雨水联系起来、成为民间祈雨的对象,龙又何以成为皇权的象征,皇帝何以被称为真龙天子,龙何以最终被视为华夏民族的“图腾”,等等,诸如此类的研究,都是典型的关于传统的研究,难道不正是让我们获得了对于比如说龙崇拜这种传统的意识和自觉,从而避免了对于传统的神秘化和绝对化吗?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种关于传统的研究与传统的专制之间有什么逻辑的必然的联系,这种关于龙崇拜传统的研究会导致我们继续稀里糊涂地把龙奉为神明、把皇帝奉为真龙天子。专制总是和无知与神秘化密不可分,一项研究,只要是实事求是的、理性的、合乎逻辑的、诉诸公开的每个人都能验证的资料,也就是说只要它是真正的科学的研究,就很难成为专制的帮凶。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上一条: ·两种文化:田野是“实验场”还是“我们的生活本身”?(二)
下一条: ·[亚当·库伯访谈]“文化”与“人类学”的一次对话
   相关链接
·[侯有德]湘西永顺土家族祭油神习俗研究——基于长光村的田野调查·[刁统菊]感受、入户与个体故事:对民俗学田野伦理的思考
·[张举文]从走向民间的田野到走在民间的实地:意识形态范式的转换 ·[王志清]“从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的深描与阐释
·[李生柱]口头叙事与村落信仰的互构——基于冀南两村白猫黑狗传说的田野考察·[朱靖江]扎根人类学田野 深耕学术土壤
·[王庆]土家族舍巴日仪式的田野民俗志——以古丈田家洞为中心·[高健]神话王国的探寻者
·[张士闪]父亲的花墙:兼论“有温度的田野”·[张琼洁]耿村民间故事活动现状调查与价值发生问题初探
·[徐月]纳雍县穿青人庆坛仪式调查报告·[王蔓蔓]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重阳祭水大典田野调查报告
·[王京]在实际调研中认知民俗学的实践意义·[童方云]田野调查结硕果 学术研究为民生
·[罗安平]葆育地方感:美国阿帕拉契亚的民俗实践·[李向振]冀南涉县娲皇宫庙会香社组织的田野考察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重大攻关项目 “非物质文化遗产审美研究”田野工作坊专题会议举行·[余光弘]稳健迈出田野调查的第一步
·[王尧]“女性调查者”:学术共同体中的性别他者?·“有温度的田野·中国礼俗传统与当代乡村振兴”学术研讨会在山东大学召开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