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林继富]端午节习俗传承与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作者:林继富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6-07 | 点击数:1959
 

  摘要:端午节习俗传承包含中国人对文化的选择,对生活的选择,包含中国人的文化创造力、文化自信力。端午节习俗传承体现了人类价值的共同性,其多样性传统源于生活基础上的文化调适和包容性发展,端午节习俗传承体现了中国人基于民族、地方传统的自豪感,彰显了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关键词:端午节习俗;传承;文化自信

  基金项目:国家哲学社会科学重大攻关项目(16ZDA162);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15JJD850011)

  作者简介:林继富(1963—),男,湖北麻城人,教授,湖北省楚天学者特聘教授(湖北民族学院),主要从事民俗学、民间叙事学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


  端午节是中国人自然观念、生命观念的表达。端午节是中国传统文化发展的缩影,端午节习俗在发展中丰富,在交流中融合。端午节习俗的“源”与“流”包含了中国人的生活态度,端午节习俗传承体现了中国人基于民族、地方传统的自豪感,彰显了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一、端午节习俗源流

  在中国56个民族中,有27个民族拥有属于自己的端午节,这些民族包括汉族、蒙古族、回族、藏族、苗族、彝族、壮族、布依族、朝鲜族、侗族、瑶族、白族、土家族、哈尼族、畲族、拉祜族、水族、纳西族、达斡尔族、仫佬族、羌族、仡佬族、锡伯族、普米族、鄂温克族、裕固族、鄂伦春族等,由此形成了端午节习俗的多元性。

  端午节习俗是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每一个习俗均是诞生在不同时期,并且以不同的方式传承,融合了其他的生活内容。总览中国端午节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习俗,具体包括以下内容:

  端午与端五。两个传统时间节点。

  兰草、菖蒲、艾蒿。悬挂或插在门楣上,或泡水沐浴。

  五色线。常常戴在手腕上驱邪辟凶。

  道教符图。张贴道教符图驱邪。

  蒲酒、雄黄酒。人们饮用蒲酒、雄黄酒。

  粽子、角黍。人们祭祀和饮食。

  龙舟。人们划龙舟或以龙舟竞渡。

  香袋。人们到河边游玩,丢弃香袋。

  端午扇。亲友互相赠送夏季使用的端午扇。

  以上是中国端午节习俗的主要内容,这些端午节习俗并非每个民族、地域全部拥有;有的民族、地域只有部分内容,但是却构成了属于自己的端午节习俗体系。这些习俗也并非在某一时产生,而是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产生,融入端午节文化中,形成了端午节习俗。比如,辽金时期契丹人的“射柳”,成为后来北方端午节习俗。有的端午节习俗只是地方或区域性的,比如从明代开始,端午节在北方的一些地区称为“女儿节”。明代沈榜的《宛署杂记》卷十七记载:“五月女儿节,系端午索,戴艾叶,五毒灵符。宛俗自五月初一至初五日,饰小闺女,尽态极妍。出嫁女亦各归宁。因呼为女儿节。”[1](P191)

  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端午节构成了稳定的习俗传统。上面列举的九个部分就属于端午节稳定的习俗传统,这些习俗传统穿越时间,跨越地域,在更大范围内传承发展。端午节是民众的生活,不同的生活需求引起了端午节的变化。可以说,这也正是端午节流传千年的生命力所在。端午节的变化是生活的变化,这些生活变化来源于时间、地域和族群,构成了一套被民众认同、接受的生活系统和文化传统,以及文化认同、心理认知符号系统。

  端午节习俗起源是多样的,大致包含了两种取向:避疫祈福,祈求民众生活平安、健康和幸福;人伦道德,传递民众生活中的伦理行为和道德准则。人伦道德是人们生活的重要内容,通过人来体现。端午节起源与历史上的人物有密切关系,这些人物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道德关怀和人伦情感。比如,将端午节与屈原连接起来,意在表达对于祖国的忠诚,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体现了民众对屈原至死不渝的爱国情怀的认同。每一种习俗均是建立在生活土壤之上的,包含了民众的生活行为和生活期望。具体来讲,端午节的期望、祈愿在于端午节的意义,端午节的意义却以端午节时间与空间交织形成的意义系统呈现,这就使端午节的过渡性质转换为仪式,端午节以仪式方式呈现的习俗要素明确指向过渡性的转换。

  (一)端午与水

  端午节是全天候的,但是在端午节,时间极为重要,也具有意义。其中,端午节的水的功能在端午日的午时最有功效,并且这个时间的水被称为午时水。午时水能够治病延寿、消毒解热。宋代温革的《琐碎录》云:“五月五日午时取井水沐浴,一年疫气不侵,俗采艾柳桃蒲揉水以浴。”南朝梁代宗懔在《荆楚岁时记》里记述:“五月俗称恶月,多禁,忌曝床荐席及忌盖屋,五月五日谓之浴兰节,四民并蹋百草之戏,采艾以为人,悬门户上以禳毒气,以菖蒲或镂或屑以泛酒,是日竞渡,采杂药,以五彩丝系臂,名曰辟兵,令人不病瘟。又有条达等织组杂物以相赠遗,取鸲鹆教之语。”[2](P46~50)

  到了隋代,杜公瞻就《荆楚岁时记》作注,其中谈到了端午节,“按《大戴礼记》曰:‘五月五日蓄兰为沐浴。’《楚辞》曰:‘浴兰汤兮沐芳华。’今谓之浴兰节,又谓之端午。蹋百草即今人有斗百草之戏也”[2](P47)。杜公瞻认为“浴兰节,又谓之端午”,可以想见端午节中的“浴”的重要性。而在中国古代许多典籍中都记载了端午与“浴”的关系,这些关系自然成为端午节与水关系的证明。《大戴礼记·夏小正》记载:“五月五日,蓄兰为沐浴也。”[3](P75)唐代韩鄂的《岁华纪丽》认为五月属于“浴兰之月”。[4](P47)宋代吴自牧在《梦粱录》里记载:“五月重五节,又曰浴兰令节。”[5](P35)

  今天,在我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和越南岱侬族,均保留了端午节用特制的药水沐浴的习俗。“这一天清晨,人们都上山采药。凡是草、藤、灌木叶都采一把,拿回来后放到大锅里煮水,用来洗澡。有的以这种药材缝在口袋里,给小孩佩带,有的妇女还缝制小巧的三角布袋,内装香草,系在自己的裤腰带上。”[6](P1687)“除了艾叶外,人们也采摘各种树叶回来煮水洗浴,越南岱侬族俗称‘百药浴’,意即尽可能采摘很多种植物叶子回来煮水洗浴。”[7]从上面引述的两则习俗来看,端午节的水是能够祛病消灾的药水,这些药水是带有灵力的草药与“午水”结合,用这样的水沐浴自然能够去污除秽,完成人们身体乃至生命的转换。

  端午节因为沐浴,有的地方称之为“沐浴”之节,强调沐浴的功能性,这意味着至今传承的端午节习俗有着源于生命健康祝愿的古老起源,那就是,希望能够避免夏天到来时的病虫灾害和瘟疫的侵扰。禳灾驱邪,成为人们尤其是生活在南方湿热气候地区人们的愿望。

  端午节在不同区域流传,端午节与不同地域、族群的人的生活联系起来,这就使端午节传统中的水的习俗出现差异。邻水地区端午节活动在水上,有竞渡、草船送瘟神等。宋朝的范致明著有《岳阳风土记》,在这本著作中,他明确地说端午节的竞渡就是一场送瘟的仪式,“民之有疾病者,多就水际设神盘以祀神,为酒肉以犒棹鼓者,或为草船泛之”。缺水地区端午节活动主要是人员往来以及各类游戏活动。既有划龙舟送瘟神,也有划旱龙舟。从这里可以看出,端午与水的关系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以水洗去污秽、灾难和疾病;一是将水作为龙舟竞渡的依托物,帮助龙舟上的人们从甲地到乙地。

  (二)端午与装饰

  端午节期间,居家的门口成为装饰的重点。门边悬挂菖蒲、艾蒿等,可驱邪纳祥。

  《太平御览》卷三一引述的《玉烛宝典》是这样记载的:“五月五日,采艾悬于户上,以禳毒气。”[8](P147)

  清代顾铁卿的《清嘉录》中记载了端午节期间的各种装饰,“截蒲为剑,割蓬作鞭,副以桃梗蒜头,悬于床户,皆以却鬼”。这里的菖蒲、桃梗、蒜头均是用来驱鬼的。

  清代范寅在《越谚》中特别提到菖蒲斩除妖魔的力量、艾叶招纳吉祥的运气:“菖蒲作剑,斩八节(方)之妖魔;艾叶为旗,招四时之吉庆。”

  我国很多地方端午节有佩戴饰品的习俗,如佩香囊、戴花环等。晋代的《风土记》中记载:“以艾为虎形,或剪彩为小虎,粘以艾叶,内人争相戴之。”今天,在我国西北一些地区,民众口头仍然流传着“端午不戴艾,死去变妖怪”的俗语。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何厚棚】

上一条: ·甘肃渭源:古老“光影”薪火相传
下一条: ·[白琼]“礼仪美术”与“心灵图谱”
   相关链接
·专家“把脉”杂技类非遗传承与发展·[冯文开]史诗研究中国学派构建的现状、理据及路径
·[刘晓春 冷剑波]“非遗”生产性保护的实践与思考·[马知遥 刘智英]非遗保护与传承的记忆阐释
·戏曲进景区 经典永流传·非遗跨界演绎传承新精彩
·民歌,唱出山山岭岭·[马知遥 刘智英]非遗保护与传承的记忆阐释
·[钟佳琪]社会变迁与生存抉择:传承人视角下平阳卖技的记忆与存续·[赵振坤]韩国民俗学对“民”与“俗”的研究
·[张岩松]非遗保护背景下红原藏区民族传统体育活动的传承与发展·[张启龙 乔方辉]当代民俗视觉下的纪实摄影及其文化价值
·[张淇源]主体互动视角下的民间传统新诠与习得·[张君]隐性知识视角下黎族传统手工艺传承反思
·[袁正洪 陈如军]浅论诗经之乡房县民俗与《诗经》“二南”的千古传承遗风·[宣炳善]浙江舞龙民俗的文化传承与民俗体育的空间发展
·[徐金龙]试析荆楚端午节俗的文化内蕴及现实价值·[徐建峰]重视非遗传承,振兴锡剧乡韵
·[萧放 何斯琴]礼俗互动中的人生礼仪传统研究·[吴晋芳]集体记忆视角下的中庄秧歌传承发展探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