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平行学科

首页民俗学文库平行学科

[彭庆军]论民族地区传统社会组织的创造性转化
——以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为例
  作者:彭庆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6-23 | 点击数:2866
 

  五、结论与讨论

  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已被大量实证研究证实,在一些研究领域中,如民主治理、经济增长、社区建设、灾后恢复、消除贫困、弱势群体的社会融合乃至个体的职业流动等,提升社会组织存量已被认为是解决相关问题的重要举措[10]。然而,关键问题是如何“提升”。“提升”不仅仅是重视与利用,关键是要进行创造性转化并与现代社会治理相适应。

  1.民族地区的文化传统与现代生活不是完全相互排斥的,民族地区传统社会组织在经过创造性的转化后可以与现代社会相适应并促进民族地区现代化发展。余英时在研究中国传统思想的现代化转换时就强调:“中国文化与现代生活不是两个相互排斥的实体”。“在现实中并不存在抽象的现代生活,只有各民族的具体的现代生活,中国人的现代生活即是中国文化在现阶段的具体表现。”[11]43民族地区有着丰厚的社会组织,李光勇对四川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的研究表明,基于中国本土的非政府组织对于提升彝族地区社会资本存量具有构建社会网络、培育公民信任、重建社区规范等作用[12]。

  2.民族地区社会组织的创造性转化必须以现代社会治理为目标。我国绝大部分民族地区没有经历过类似于五四运动这样的思想启蒙运动,新中国成立后,尽管民族地区传统社会组织的组织形式等受到了冲击,但其精神实质并没有与现代社会相契合。如越曦、成卓等在研究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社会资本建设问题时就指出,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社会资本建设面临着社会组织的时差阻隔、宗教文化的消极影响、社会组织的封闭理念及亲缘体系的严重弊端等困境[13]。林毓生强调,“自由、理性、法治与民主不能经由打倒传统而获得,只能在传统经由创造的转化而逐步建立起一个新的、有生机的传统的时候才能逐渐获得。”[13]5因此,少数民族地区传统社会组织的创造性转化必须以现代社会治理为目标,必须适应现代社会公共治理的基本逻辑、规则与制度。

  3.国家介入是民族地区传统社会组织创造性转化的有效路径。民族地区基层社会重大并且历史悠久的社会规范构成了整个社会秩序的基础。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老年人协会”的成立与发展,事实上是国家权力深入地介入到传统侗族乡村社会的结果。没有国家权力的介入,传统的“寨老”、“侗款”只会复苏而不会创造性地转化。只是国家权力介入不能再以强力为手段,而是应很好的利用自外而内的市场力量及自上而下的项目制管理来实现。

  4.结构-功能转化是民族地区传统社会组织创造性转化的主要内容。民族地区传统社会组织的主要承载者——社会组织,大多结构功能合理化程度不高,有的地区甚至政教合一。要使民族地区传统社会组织在现代国家建设及基层治理中发挥积极作用,其结构的创造性转化就是前提。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侗族村寨的“老年人协会”,无论是从结构方面还是从功能方面,都进行了较好的现代化转化,这对于促进当地乡村治理水平的提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注释:

  ①湖南通道侗族自治县侗族村寨几乎全部是木制建筑,因此,防火工作特别重要。

  ②一种男女情歌对唱形式。

  ③各家各户将自家最好的美食用竹篮提到村寨鼓楼或其他经常集中场所,互相品尝各家饭菜,同时进行民族文化娱乐活动。

  ④鼓楼议事与汉族的祠堂议事不一样,鼓楼是个开放的场所,而祠堂进出则有严格限制。

    (本文原载于《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3年05期。注释从略,详见原文)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刘晓】

上一条: ·[朱靖江]田野影像笔记——影视人类学的田野调查之道
下一条: ·[李隆虎 ]同一文化,多个世界?
   相关链接
·[王旭]回顾与反思:戏剧表演艺术中的神话重塑·[黄悦]当代网络文学对中国神话的创造性转化:回顾与反思
·[鞠熙]19世纪北京国子监街火神庙商会研究·“丝绸之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民族地区扶贫成果展”亮相联合国维也纳办事处
·[刘目斌]社会组织、仪式实践与象征权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神话资源的创造性转化与当代神话学的体系建构”开题论证会暨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
·[杨利慧 张多]神话资源创造性转化的探索之路·[黄永林 纪明明]论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在文化产业中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田素庆] 穿越时空的重现·[张祝平]中国民间信仰40年:回顾与前瞻
·[许雁]“非遗”保护语境下边疆民族地区节日文化的保护传承与创新发展——以壮族“霜降节”为例·激发遗产活力 共享美好生活
·[岳永逸]社会组织、治理与节庆:1930年代平郊的青苗会·朝戈金:创造性转化 创新性发展
·[高丙中]妙峰山庙会的社会建构与文化表征·[唐韶军 王美娟]社会组织和民间信仰:梅花拳不仅仅是一种拳
·借助互联网传播平台推动传统戏曲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戏曲如何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柳倩月]明朝时期南方多民族地区的民歌批评论要·对西南民族地区面具文化的系统呈现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