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李晓宁]礼俗互动视角下清代以来北京村落香会研究
——以刘家村五虎少林会和秉心圣会的调查为核心个案
  作者:李晓宁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10-09 | 点击数:2498
 

  (二)村落之外

  对外交际是村落生活的重要部分。香会到邻村踩街和参与庙会是传统社会中村落主要的对外交流方式。在与其他村落的交流之中,展示自我个性,民众获得存在感和意义感;在你来我往的相互交流中,地方认同感逐渐增强。

  第一,香会在邻村踩街中实现对外交流与展示。

  在传统节日,香会不仅在本村踩街,还常常被附近的村子邀请去踩街。次年,邻村的香会则来回踩。在与邻村的踩街交流中,每档香会更加明确自身的村落个性,并强化自身特色。

  第二,行香走会是村落香会重要的地区公共交往方式。

  定期举行的庙会活动,是人神之间相互交流的机制,也是村落之间的交流机制。“通过庙会的制度,构成了一种地域相互联系以及彼此认同得以实现的基础。”作为年度性的公共交往方式的庙会,庙会塑造地区的公共生活,达到集体性的文化认同。

  香会走会,满足村落表达自我个性、对外交际的需求。在与其他香会交往的过程中,每档香会都希望风风光光、不输于人。村落之间的关系,既有神前献艺时的彼此竞争,也有行香走会的交往互动。“庙会是村落文化展演的重要时空”,对内是展示和强化村落传统的机会,对外是集中展示村落形象的文化竞争舞台。这在香会组织中也有所体现:“一方面作为村民自我认同的标志,另一方面作为与外村的交往关系中被他人注意的标志;村落不能失去自我,因而特别依赖于庙会。”在丰台区,几乎每个村子的香会都有自己独特的形态,很多村子都有自己的拿手绝活。当地有民谣:“后泥洼的棍,前泥洼的幡,孟村的旱船跑得欢。刘村少林蜈蚣岭,樊家村的童子众会参。”丰富多彩而又有所差异的香会,在自我辨认和认同中完成面向其他村落的个性展示,从而实现村落个性的确立和巩固。

  村落香会绝大多数是武会,“武会”又称“走会”。“走会”之名生动地表达了武会具有村际交流的作用。“每逢山坛庙集开会时,或一村一处有典礼庆贺时,皆举行走会,而城外各村亦有历年行之者。”同心向善结缘茶会的老会首倪振山说道:“走会,走的就是联系。”足见走会之于村落交往的意义。走会时,香会与途经的村庄实现有效的交流,“村民以仪式表演的方式重温或重塑人神关系、人际关系乃至村际关系”。进香途中,香会与沿线所途经村落的香会打知,使得平时少有来往的村落获得交流的机会。

  行香走会的仪式表演作为一种信仰仪式实践,具有整顿社会秩序的功能。在庙会敬神时,京郊进香的村落一一虔诚地献艺。以村落共同体为单位的走会,强调的是地域社会中相互联系、相互合作关系的寓意以及社会认同意义,从而达到一种社会整饬的作用。这不是具体的日常生活中的实际合作关系,而是一种象征性的整饬。作为一种文化象征体系,行香走会维系村落日常生活实践中的合作和地方社会秩序。在共同参与行香走会过程中,地方社会得以形成,地域认同得以强化。国家认同常常又和地域共同体意识的强化相联系。诚如科大卫所言:“国家既然需要以正统之名取得税收和服务的合法性,也就得成为一个信仰。这个信仰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是相信这个国家,是同时相信通过奉行国家规定的礼仪成为这个国家的一员。”

  每年春季,来自京城四面八方的村落香会不约而同地前来进香朝拜。混杂着拜神祈福、在献档中为本村争光的乡民,形成并恪守着复杂而明确的走会规则和程序。每年定期举行的声势浩大而行进有序的朝山,像一首社会联动的交响曲。香会通过走会达成“礼治”,通过自觉性的约束与认同实现基层治理的效果。可以说,乡民在走会中,依靠礼的约束和文化的认同来实现乡间日常生活秩序的形成和巩固。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白琼]“礼仪美术”与“心灵图谱”
下一条: ·[郑苏文]广东化州“跳花棚”性质再认识
   相关链接
·[张建芳]贵州仡佬族传统村落沈家坝调查报告·[杨帆]乡村振兴视野下村落文化保护与乡村治理
·[萧放 何斯琴]礼俗互动中的人生礼仪传统研究·[王喜根]“空心村”呼唤“文化商人”
·[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沈昕 戴伟]“汪公菩萨”信仰空间扩张考察
·[任芳]村落庙会传说、庙会与村际神亲关系建构·[屈啸宇 彭连生]族谱村庙公产记述与浙东村落的地缘共同体构建过程
·[刘爱华]从生活化到景观化:村落民俗传承的一种实践路径分析·[金丹妮]村落宗族的当代复兴及生存策略
·[顾瑞强]沂蒙民俗文化与乡建旅游振兴·[陈小妹]个案解读嬗变节庆背后的琼北村落文化
·[陈晓颖]“礼簿”上的秩序与变迁·[鞠熙]19世纪北京国子监街火神庙商会研究
·“为多彩 添华彩”系列非遗主题活动在北京举行·[单霁翔]保护好、利用好、传承好北京中轴线文化遗产
·[鞠熙]北京内城乾隆御制碑中的“俗”与“民”·礼俗传统与中国艺术研究
·北京舞蹈学院民族舞蹈文化研究基地 中国舞蹈学科理论体系研究项目“民俗舞蹈学”子项目研讨会·[李向振]日常生活的隐喻:作为公共领域的村落集体仪式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