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李晓宁]礼俗互动视角下清代以来北京村落香会研究
——以刘家村五虎少林会和秉心圣会的调查为核心个案
  作者:李晓宁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10-09 | 点击数:2496
 

三、作为村落生活的京郊香会

  作为特定区域内的信众在共同信仰的基础上成立的集体进香组织,香会的宗教属性最为外显。需要指出的是,在传统社会,京郊香会基于血缘和地缘而建立,依托村落而传承。香会所牵涉的不仅是信仰生活,更是村落生活的方方面面。香会是村落集体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与民众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京郊香会之所以具有强劲的生命力,是因为它深深根植于村落日常生活的土壤之中。京郊香会与村落生活之间存在非常紧密的联系。香会会员的组成与活动从两方面显示出它较强的村落生活属性。

  香会的会员遍及村中每个家庭,会员之间的关系非常亲密,要么是亲属,要么是熟识的街坊邻居,香会遂成为整个村落的代表。根据香会的活动场域和活动内容,可将香会的活动划分为村落之中与村落之外。前者包括日常训练、走会集资、踩街、求雨和参与红白事;后者是以村落为单元进行的走出村落的交流,如去邻村踩街、行香走会等。前者是后者的日常积累,二者共同构成了村民的村落生活。从香会的各项活动来看,香会具有规范村落生活的秩序和增强村民之间凝聚力的重要作用。

  (一)村落之中

  香会在村落之中开展的各项活动涉及村落生活的方方面面:日常训练关乎民众的娱乐,求雨关乎村落的生产,参与的红白事则关乎村民的人生仪礼。香会的影响力辐射至每一位村民,并渗透于民众的日常生活实践,“在反复体验与实践中逐渐凝结为传统”,对于维持村落生活的正常运转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

  第一,香会的日常训练是村落公共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相伴于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的生产节奏,香会的日常训练是京郊村落各家各户重要的娱乐健身活动。在娱乐方式相对单调的传统社会中,香会的日常训练深受人们喜爱,这使得村民可以时常集聚一处,增强了村民之间的交流,加深了村民之间的感情。

  第二,走会集资需要村民的集体参与。

  走会之前的资金准备,最能体现出香会与村民之间关系的紧密程度。《宛署杂记·民风》“乐施”条记载:“所居村民随多寡立会,岁敛钱供其近村寺。”文中所述香会,定期向寺庙施舍银钱、以捐纳为主的通常是文会,武会则是敛钱走会。全村集体筹资既体现出村民对神灵的虔诚,也体现出村民对香会的村落属性的认同和维护。古城村中的老人谈道:“参加秉心圣会的大都是穷人,富人嫌累,不玩这个。走会的资金主要靠会头去筹措。会头往往要去各家各户化缘,尤其是有钱人家。”通过集资,秉心圣会将古城村的不同群体凝聚在一起。香会代表整个村落向神灵献艺、祈求全村民众的平安和幸福。香会是一个村子中所有家户的代表,各家各户积极响应香会的集资。基于信仰的基石,香会具有强大的凝聚力。

  第三,香会踩街是重要的节庆活动。

  在传统节日中,香会沿着村子的主街或围着村子进行表演。踩街既是民众庆祝节日的方式,是香会向街坊邻居展示技艺的机会,也是会员们与街坊邻居联络感情的途径。香会踩街时,村民纷纷摆出桌子,预备好茶水小吃,希望香会在自家门前停留、表演,以祈求好运,集聚人气。每个村子的香会踩街的时间并不统一,一般在春节、元宵节等节日。在古城村,有家人在会中参加表演的家庭要预备茶桌,其他人则可以不预备。但村民认为,香会在自家门前表演,能够为家里增添喜气,家家户户都愿意摆出茶桌,迎接喜气。作为本村村民的身份认同感,使得家家户户竞相参与到摆桌的人群之中。踩街时,表演的香会会员和摆桌的村民融为一体,全村人参与其中,从而实现了村民之间的互动交流。

  第四,香会承担着为村落求雨的职责。

  在传统社会中,农业生产是人们生活中的头等大事。当时的灌溉条件有限,旱灾意味着减产甚至绝产。人们会把降水多寡、庄稼丰歉与神灵联系起来。大旱的年份,民众向神灵求雨,希望神灵能帮助自己抵御灾情。香会承担着为村庄求雨的责任,是村落求雨不可或缺的参与者。这说明香会与村落的生产活动紧密相关。在人们的记忆中,门头沟区的下苇甸村最近的一次祈雨献艺大约是在1946年。在1949年之后的20年中,下苇甸村开山老会还参与过几次较大规模的求雨活动。

  第五,香会参与村民的红白事。

  村民的部分人生仪礼活动,也需要香会的到场。根据北京风俗,家中有人去世,要请香会中的文场前来参与“接三”、出殡等仪式。“旧时,参与丧礼是文场的义务,讲究‘茶饭不扰,分文不取’,有的文场是本家请来,但大部分文场均是练儿们自愿前来助善。”至今,刘家村村中有人去世,少林会的文场都会帮忙吹打送葬。遇到丧事,由文场进行演奏。遇到喜事,则通常是文场和武场一起进行表演。

  值得注意的是,香会对会员的品行有着严格的要求。民众对礼的高度强调和自觉遵守,明显体现出礼在民间的实践。在一定程度上,香会具有劝善助化的作用,发挥着维持村落秩序、辅助基层治理的功能。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白琼]“礼仪美术”与“心灵图谱”
下一条: ·[郑苏文]广东化州“跳花棚”性质再认识
   相关链接
·[张建芳]贵州仡佬族传统村落沈家坝调查报告·[杨帆]乡村振兴视野下村落文化保护与乡村治理
·[萧放 何斯琴]礼俗互动中的人生礼仪传统研究·[王喜根]“空心村”呼唤“文化商人”
·[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沈昕 戴伟]“汪公菩萨”信仰空间扩张考察
·[任芳]村落庙会传说、庙会与村际神亲关系建构·[屈啸宇 彭连生]族谱村庙公产记述与浙东村落的地缘共同体构建过程
·[刘爱华]从生活化到景观化:村落民俗传承的一种实践路径分析·[金丹妮]村落宗族的当代复兴及生存策略
·[顾瑞强]沂蒙民俗文化与乡建旅游振兴·[陈小妹]个案解读嬗变节庆背后的琼北村落文化
·[陈晓颖]“礼簿”上的秩序与变迁·[鞠熙]19世纪北京国子监街火神庙商会研究
·“为多彩 添华彩”系列非遗主题活动在北京举行·[单霁翔]保护好、利用好、传承好北京中轴线文化遗产
·[鞠熙]北京内城乾隆御制碑中的“俗”与“民”·礼俗传统与中国艺术研究
·北京舞蹈学院民族舞蹈文化研究基地 中国舞蹈学科理论体系研究项目“民俗舞蹈学”子项目研讨会·[李向振]日常生活的隐喻:作为公共领域的村落集体仪式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