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赵宗福]论昆仑神话与昆仑文化
  作者:赵宗福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4-28 | 点击数:3003
 

三、昆仑女主神西王母

  昆仑山是东方的奥林匹斯山,是众神的乐园,因此山上有不少的神仙。在这些神灵中,对后世影响最大的要数孺妇皆知的王母娘娘原型西王母。自古到今,流传着许多有关她的神奇传说故事。

  说起这个西王母,一般人们只知道她的后世形象王母娘娘:她是玉皇大帝的老婆,永远是三十多岁的样子,雍容华贵,仪态翩翩,由众多的仙女伺候陪伴着,吃蟠桃,喝玉酒,协助玉皇大帝治理着天上人间,所以,世人可以向她祈求实现各种各样的愿望。

  但是古典神话中最初的西王母可不是这样有风度,而是一个令人惊骇的凶煞恶神。西王母正式粉墨登场是在《山海经》中。概括起来说,神话中的西王母形象就是“虎齿豹尾、蓬发戴胜、善啸穴居”十二个字。实际生活中间当然没有这样的人,根据文化人类学和民俗学的理解,这样的形象不过是原始社会的一些特殊人物在特定语境中的表演形式而已。按照这一思路,我们认为神话西王母的原型是古代西部某个原始部落的女酋长兼大巫师,这样的形象实际描绘的是她作为部落女酋长和大巫师在某些神圣活动中的装扮。

  西王母所谓的“虎齿”,只不过是突出了其獠牙巨口的形象,实际上就是老虎的头脸,跟守卫昆仑山的开明兽一样。这不是没有根据的想象,《山海经》本来有图,后来逐渐遗失,只剩下文字。但是在晋朝的时候,这些图还流传在世上,陶渊明、郭璞都曾见到过,所以陶渊明有“流观山海图”的诗句,郭璞还专门写了一组《山海经图赞》,其中写西王母是“蓬头虎颜”。显然这是根据山海图而作的写实,其它的一些文献上也有西王母“虎首豹尾”的记载,说明“虎齿”的确是“虎首”、“虎颜”的局部夸张。

  一个人长着老虎的头,这就够恐怖的了,但这还不够,她还拖着一条野兽尾巴,即所谓的“豹尾”。虎头豹尾的西王母,披头散发,高声叫嚣,这是多么使人骇怖的凶残模样!但是实际上所谓“豹尾”并不是我们认为的豹子的尾巴,而是一种传说中叫做“狡”的怪兽的尾巴。

  先民们为什么想象出来这样一个怪神呢?这是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西王母本来就是一个掌握着上天灾害以及五刑残杀之气的凶神。在遥远的原始社会时期,人类的生活生产能力极其低下,面对来自大自然的各种各样的灾害,既没有力量抗衡,也没有科学解释的知识,只好想象这些灾害是由一个人类无法控制的凶神在操纵着,灾害的出现还可能是因为人类自己的种种不当言行,惹得神灵们生气而给予的惩罚。除了五花八门的自然灾害,人为的种种酷刑也是很恐怖的,所以西王母不但主掌大自然的种种灾害,还主管各种残酷的刑罚。所谓的“五刑”,就是古代的“墨、劓、宫、刖、大辟”等使身体残缺或死亡的酷刑,墨是把面部刻染成黑色,劓是割去鼻子,宫是除去生殖器,刖是砍腿,大辟是处死。总之,什么最残酷最恐怖,西王母就掌管什么。

  上面说过,西王母形象的特征之一是头上还戴着一件装饰品,这就是所谓的“戴胜”。过去人们常常以为这是西王母作为女性的象征,其实这恰恰是她掌管天上灾害和五刑残杀之气的标志。“胜”是古代一种女性首饰,但西王母头上的胜的形状应该是一只颜色赤红、形状像野鸡的鸟。这种鸟叫胜遇,居住于西王母的玉山上,它的出现是发洪水的预兆,而洪水过后又会有瘟疫流行。西王母戴上胜遇形状的玉胜,象征着她拥有惩罚诸神和人类的权力,也象征着天地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行。相反,如果西王母头上的胜被取消了或者折断了,那就说明天地之间处于混乱无序状态,古书上说,夏朝暴君桀统治社会的时候,没有法度可言,所以西王母折断了头上的玉胜。

  西王母“穴居”,就是说她住在山洞里,但是山洞的自然质地千差万别,最好的就是坚实的石洞,所以人们又进而想象西王母居住在石头洞里。到后来人们干脆把“穴”美化为“石室”,因此汉代以后的文献中常常有“西王母石室”的记载。

  总之,《山海经》里的西王母是一位只会号叫而不说话的凶神,她是病疫灾害之神、酷刑诛杀之神、死亡之神。死亡与生命相互依存,西王母既然有权力使人类死亡,也就有权利让人类不死亡,所以她又是生命之神、生殖之神。她掌握着人类乃至神仙们渴望的灵丹妙药——不死之药,所以后羿才远途跋涉到昆仑山向她求药,结果药被嫦娥偷吃,飞到月宫里去了。这就是著名的“嫦娥奔月”神话。

  到了《穆天子传》中,西王母开口说话了。周穆王来到西王母之邦,以宾客的礼节去会见西王母,送上了白色的玉圭和黑色的玉璧,还有一些彩色的丝帛,西王母恭敬地接受了这些礼物。穆王又在瑶池摆下盛宴款待西王母,友好和睦的气氛颇为浓厚。这时的西王母一改往日凶相,竟然文采飞扬地为穆王献上一首诗:“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

  宴会结束后,穆王又驱车登上崦嵫山的山顶,树立起一块石碑,刻上“西王母之山”五个字,并在碑的旁边亲自种下一棵槐树,做为会见西王母的美好纪念。

  汉魏之后,西王母又摇身一变,变成了漂亮美丽的女仙领袖,还与中原王朝的最高统治者汉武帝会见,《汉武帝内传》、《汉武故事》等伪书详尽而生动地演绎了种种诡奇的传说。再后来,西王母成为道教中的最高女仙,而在民间逐渐变成了王母娘娘。

  值得注意的是,到汉代,还出现了一位与西王母对应的男神东王公。《神异经》上说,昆仑山大铜柱的下面有一座“回屋”,方圆一百丈大小,是仙人九府所在的地方,居住着玉男玉女。回屋上面有一只巨大无比的鸟,叫希有。顾名思义,这是一只天地间稀有的巨鸟。它的嘴巴是红色的,眼睛是黄色的,不吃不喝,一直面向南方。向东展开巨大的左翅,下面是东王公;向西展开巨大的右翼,下面是西王母。它的背上有一块没毛的地方,足足有一万九千里那么大,那是西王母和东王公每年相会的地方。也就是说,每年的某一天,西王母和东王公同时登上希有大鸟的翅膀,走到鸟背中间相会,由于相会时的踩踏,以至于连鸟毛都被蹭落得干干净净。

  在古人看来,这种相会实际就是阴阳会通,说穿了就是男女两性间的性爱事件。而这样的观念也是从汉代的阴阳学说中生发出来的,为古老的没有爱情的西王母神话又增添了一份人性化的篇章。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祝秀丽]男权、女性与自我认同
下一条: ·[杨利慧 张多]神话资源创造性转化的探索之路
   相关链接
·[沈婉婷]昆仑龙脉观念溯源·[雷米·马修]昆仑山在先秦中国文学中的象征意义与现实之美
·[沈婉婷]昆仑山与须弥山:中印宇宙观神话的比较研究·中国首个昆仑文化研究院在青海成立
·专家首都畅谈昆仑文化 问诊把脉敬拜大典仪式·[米海萍]昆仑神话的书写特征
·2016昆仑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学术论坛在格尔木举行·2016昆仑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学术论坛举行
·2014“昆仑文化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学术论坛”隆重开幕·2014昆仑文化与丝绸之路经济带主旨报告会举行
·在中华文化史的整体语境下推动昆仑文化研究·“2013'中国昆仑文化国际学术论坛”在青海省格尔木市召开
·中国昆仑文化研究基地在格尔木揭牌成立·让昆仑文化在格尔木腾飞——访赵宗福
·“2013中国昆仑文化国际学术论坛”举行·2013中国·青海格尔木“山宗水源—昆仑文化活动周”新闻发布会在西宁举行
·依托昆仑神话发展青海民族文化产业大有可为·将文化旅游变成一次心灵的洗礼
·让青海民族文化旅游迈向国际化·昆仑神话:远古的精神象征与文明记忆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