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施爱东]理想故事的游戏规则
  作者:施爱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9-17 | 点击数:6018
 

  二、游戏目标:故事的结局

  作家作品多为开放式结局,结局往往因典型环境、典型性格,以及社会发展、性格发展而变化。学过《文学理论》的人可能都知道福楼拜的故事:有一天朋友去看望福楼拜,发现他正在失声痛哭,朋友问他:“什么事使你这样伤心?”福楼拜说:“包法利夫人死了!”朋友问:“包法利夫人是谁?”福楼拜说:“我小说中的女主人公。”朋友就劝:“你既然不愿她死,就别让她死呗。”福楼拜无可奈何地说:“是生活的逻辑让她非死不可,我没有办法。”这个故事常常被用来说明“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必然命运,是生活逻辑的必然结果”。

  但民间故事不是这样。民间故事的结局是既定的、封闭的,故事情节只是朝向既定结局的一个过程。一般来说,大凡熟悉民间故事的人,听了故事的开头,基本上就能知道故事的结尾。这是为什么?因为民间故事的结局本来就是预先设定的。为了区别于生活事件中或者作家作品中的、发展变化着的、具有不确定性的故事结局,我们把预先设定的民间故事结局称为“元结局”。

  大团圆结局是一种元结局。对于普通民众而言,现实生活本来就是“不如意事常八九”,如果故事只是现实生活的再现,那我们直接照照镜子,看看身边街坊邻居的悲惨故事就好了,何必要看戏?看戏就是为了满足我们对于幸福生活的幻想。弗洛伊德说:“我们可以断言,一个幸福的人从来不会去幻想,只有那些愿望难以满足的人才去幻想。幻想的动力是尚未满足的愿望,每一个幻想都是一个愿望的满足,都是对令人不满足的现实的补偿。”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光棍汉,看个戏还不让主人公娶个漂亮媳妇,这戏还有什么看头?剧作家陈仁鉴说,20世纪50年代搞戏剧改革时,他们为新剧设定了一个悲剧结局,希望借此引起民众的社会思考。结果新剧在一个村子公演完毕,老百姓都不肯走。他们认为好人死了,坏人却没有受到惩罚,故事并未结束。剧团只好临时加演一场,让好人死而复生、坏人受到惩罚。如此,群众才心满意足。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大团圆就是一种元结局。

  幻想故事、名医传说、鬼故事、机智人物故事等,都有各自的元结局。比如名医传说,我们能预想名医肯定能治好病人的疑难杂症,甚至能治好坏人的心病,让坏人变好人。鬼故事中的人类主人公,结局一定是受到了巨大惊吓,这种惊吓甚至危及主人公的生命。

  元结局是预先设定的、不可更改的。为了实现元结局,故事中的角色甚至可以违背生活伦理、生活逻辑。比如,在许多机智人物故事中,坏人都是说话算数、信守承诺、又蠢又萌的。如果坏人不蠢萌,他就不上当;如果坏人不信守承诺,就无法对他们实施惩罚。相反,好人或者机智人物常常是谎话连篇、说话不算数、不讲诚信的。如果好人不撒谎,事事讲诚信,他就没骗得到坏人的信任,也没法以弱胜强,以巧取胜。

  三、故事的最简结构

  为了进行结构分析,我们试着将故事的结构简化到最简状态,看看哪些因素是最关键的结构要素。我们借用坐标来标示故事主人公的命运历程。每个坐标只用来标示一个主人公,如果是多位一体的分身主人公,也可以用一个坐标标示,如《十兄弟》。凡是对主人公有利的行为,我们称之为“增量”,用朝上的矢量表示。凡是对主人公不利的行为,我们称之为“减量”,用朝下的矢量表示。凡是预期的趋势,我们用虚线表示;凡是得到落实的结果,我们用实线表示。横坐标代表时间,纵坐标代表矢量的增减。虽然坐标有四个象限,但我们只考虑增减和时间,因为除了穿越剧,所有故事的时间只有一维。所以我们只需要考虑第一、第四象限。

  我们以《求好运》为例。故事起点O:一个穷小伙一生受穷。T’是故事预先设定的:只要去西天向佛爷求好运,所求一定能实现。在去的路上,穷小伙遇到三件事。A’:员外托他问女儿为啥不说话。B’:土地菩萨托他问为啥不能升仙。C’:大乌龟托他问为啥不能成龙。到了西天,穷小伙见到活佛,没想到活佛规定“问三不问四”,只能问三个问题,不能问第四个。小伙最终决定替别人问三个问题。A-:替员外问一个问题,他失去第一次机会。B-:替土地菩萨问一个问题,他失去第二次机会。C-:代乌龟问一个问题,他失去最后一次机会。等他回来时,他依次解决了别人的难题,又依次获得了回报。乌龟把头上的夜明珠送给他,用C+表示。土地菩萨把脚下的金子送给他,用B+表示。员外把女儿许配给他,用A+表示。最终,穷小伙实现了问佛爷求好运的预设结局,即T。(如下图)

图1《求好运》最简结构图

  故事结构图只能描绘一位主人公的行为、命运。因此我们必须排除如下几项干扰:第一,排除主人公之外所有其他角色行为的干扰,只考虑主人公的行为;第二,排除动机、原因,以及人物身份和经历的干扰;第三,排除非功能的、不推进情节发展的附加行为的干扰。

  我们再以《渔夫和金鱼》为例。首先,我们排除渔夫妻子行为的干扰,事实上,妻子可以更换为女儿,也可以更换为高利贷的债主,或他自己内心的贪欲,画出来的结构是一样的;其次,不考虑渔夫为什么要一再向金鱼进行索求,不考虑他是出于主观贪欲还是被动无奈;第三,不考虑渔夫撒了几次网才打到金鱼,就算撒了100次,前面99次都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只需考虑有功能的那次撒网行为。于是我们可以设定故事起点O:一个贫穷的渔夫外出打鱼。A:渔夫打到一条金鱼。A-:渔夫把金鱼放走了。B:渔夫向金鱼请求,得到了一只新木盆。C:渔夫向金鱼请求,得到了一栋房子。D:渔夫向金鱼请求,让他老婆变成了贵夫人。BCD-:渔夫向金鱼请求,让他老婆变成女皇,金鱼把他们打回了原形。我们画出《渔夫和金鱼》的结构图如下:

图2《渔夫和金鱼》最简结构图

  我们画出《渔夫和金鱼》的最简结构,可以发现它与《人心不足蛇吞象》是完全同构的。如果以最简结构来进行故事分类,那么,这两个故事应该属同一类型。总之,通过这些看似简单的故事结构,我们发现故事就是一种语言游戏。而游戏规则的设置就在于故事的情节设置,以及情节的核心设置。而这样的结构图正是帮助我们找到核心设置的第一步。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鞠熙]19世纪北京国子监街火神庙商会研究
下一条: ·[岳永逸]器具与房舍:中国民具学探微
   相关链接
·施爱东:《故事机变》·[漆凌云]组织化与脱域化:《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县卷本的知识生产研究
·施爱东:《故事法则》·[朱月]融媒体视域下民间故事可持续发展研究
·[朱家钰]《玩具总动员》系列电影的稳定性与变异性·[严曼华]民间故事复合母题的复合特点及其限度
·[温小璇]“老鼠嫁女”图画书的传承与创新·[王玉冰]中国妖怪学在欧洲:高延对民间故事的研究及其影响
·[田小旭]耳治与目治:民间故事研究范式的建立与发展·[漆凌云]组织化与脱域化:《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县卷本的知识生产研究
·[刘经俏]“新故事”背后民间故事的生成机制·[江帆]地方性知识在民间叙事中的嵌入策略及其功能
·[段淑洁]云南少数民族孤儿娶妻故事的类型研究·[陈昭玉]民间故事母题链与故事变异模式关系研究
·[陈岗龙]灰姑娘的两次婚姻·[万建中]构建以“讲述”为中心的故事学范式
·[施爱东]大团圆何以成为元结局·[江帆]意义生产与文化表达:历史“棱镜”下的东蒙民间故事审视
·[王尧]核心序列:故事的计量单位·[文芳]秦始皇修长城主题故事群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