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译著译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译著译文

[朱丽娅·史密斯]从混沌到启蒙——欧洲龙的自然史(上)
  作者:朱丽娅·史密斯   译者:冯象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2-01 | 点击数:1805
 

  

  但是,康士坦丁画像所依托的,还有一层源自犹太/基督教的解释。古代近东的创世神话,以色列的创世说与众不同。《创世记》里,上帝造天地之先,并无[诸神]争战。然而以色列还是受到外族宗教的影响,乃至《圣经》的一些篇章保留了被扬弃了的神话的残余。上帝教训约伯,宣讲海龙Leviathan那一段,就令人想起那些神话。实际上,Leviathan正是乌迦利特语《巴力神之歌》所描写的Lotan[巴力,Baal,是迦南人崇拜的雷神兼生育神,以色列人定居巴勒斯坦以后,成为耶和华的死敌,士2:11-14]。耶和华亲手抟造的海龙,却是一个无敌的兽王(伯41:6-18,23-26)[作者引英文钦定本,拙译据传统本原文。下同。海龙,liwyathan,希伯来文词根本义“蜷曲”,指原始混沌之怪。希腊文七十士本作:drakon,龙,遂为拉丁语和现代西语译本沿用。另作鲸、鳄、巨蟒等]:

  谁敢撬开他面孔的巨门,排排利齿,多么恐怖!

  他脊背像是覆着盾牌,一面面用石印封起

  鳞甲咬合,紧密无间,连气也不得透入;

  片片相扣,胶结一体,了无一丝缝隙。

  他一个喷嚏白光四射,张开双目,如黎明的眼帘。

  他嘴里吐出支支火炬,冷不防火星乱迸!

  他鼻孔冒烟,好似大锅,架在火上沸腾;

  他呼气可点燃煤炭,火舌伸出血盆。

  他勇力蓄于颈脖:前行,有“恐惧”跳舞,

  站起,则神灵战栗;击碎浪涛,看他们畏缩一团!

  他颈脖一层层垂皮,仿佛铸就,不会摇晃;

  他的心,硬若岩石,如磨盘座,又硬又沉。

  刀剑砍不进,长矛刺不穿……

  他搅动深渊如拌沸鼎,大海翻滚,若香膏入锅;

  他游过之路,粼粼波光,仿佛深渊露出了缕缕银发。

  啊,生来无所惧,天下无双——

  他一切傲物皆可藐视;百兽之骄子奉他为王!

  要降伏这头海怪,当然只能靠上帝。但在先知以赛亚的末日预言里,杀它则要等到救主降临我们的世界(赛26:21-27:1,参较诗74:13-14):

  因为看哪,耶和华一出居处

  便要追究世人的咎责,

  而大地必显露[无辜]的血

  不再掩藏遇害的人。

  那一天,耶和华必挥起他的巨剑

  无情地严惩海龙,

  那逃窜的虬蛇,海龙

  那蜿蜒的长虫——

  必击杀那头大洋之怪。

  这屠龙主题在《圣经》中重复多次,有时还特别强调上帝脚踩顽敌的意象(诗91:13):

  而你将脚踩狮子和蝰蛇

  小狮大蟒通通踏倒。

  对以色列的先知来说,这意象既是末日预言,也是政治寓言。例如,耶利米将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比作海怪(tannin);以西结把埃及法老描绘成“潜伏在河里的大鳄”(tannin,耶51:34,结29:3)。就这样,众先知拿巴比伦人跟埃及人贬抑仇敌的比喻,回敬了巴比伦和埃及。

  所以,希伯来《圣经》用龙比喻造物主的对手、以色列的外敌,正是古代近东通行的政治语汇。与之相关的另一[后圣经]母题,则被后来的基督教继承了:蛇成了恶的化身,引诱乐园里的夏娃(创3:1-15)。或因龙的模样如大蛇,伊甸园的那条蛇,就很容易为龙传统吸收。中世纪的许多亚当夏娃受惑图,都把蛇画作了龙(Palli,cols.516-24;Debidour,pp.292-3,314-7)。

  于是,龙作为大恶(即魔鬼)的象征,进入了基督教传统。但这一主题没有出现于福音书和圣保罗书信,而是在《新约》末尾,由《启示录》的作者所阐发。那儿,取自犹太末日预言传统的神与龙之争,占据了异象的中心。《启示录》的龙有七个头(巴比伦神话也有七首龙),与《诗篇》所述,上帝击毙的多头海龙遥相呼应(诗74:13-14):

  是你,运大力分开汪洋

  大水之上,打碎怪物的脑袋;

  是你,砸扁海龙的头颅

  将它喂了荒漠野兽。

  异象中,这条撒旦之龙的对头,则是圣母玛丽亚(启12:1-9)[此为教会的传统解释;作者引钦定本,拙译据汇校本原文]:

  天上忽显出一大异兆:一位妇人,身披太阳,脚踩月亮,头戴十二颗星星为冠。她怀了胎,正在生产,因分娩的阵痛而喊叫。接着,天上又显一异兆:看哪,一条火红的大戾龙!长了七首十角,头戴七顶王冠。它长尾一扫,揽了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掷落在地。那戾龙站到分娩的妇人跟前,等着诞下孩儿,他好吞吃。而产下的是一男婴,就是来日必以铁杖放牧万族的。倏地这孩儿被提至上帝身边,宝座之上,那妇人却逃进了荒野;那里有上帝给她备好的一个去处,可以供养她,一千二百六十日之久。

  于是,大战爆发于重霄,米迦勒率众天使进攻戾龙。那戾龙也纠集自家使者反击,但终于不敌,天上没了他们容身之地。结果大戾龙摔了下来,那条古蛇,又名恶魔、撒旦,那全世界的诱骗者——他被摔在尘埃,带着自家使者一道摔下。

  此外,《启示录》的作者还说,他望见天使捉住龙形的恶魔,将它抛下无底深渊,至千年期满,才会释放片时(启20:1-3)。这段描写,情节也类同埃及、希腊的屠龙神话(Merkelbach,cols.238-9)。于是过去、未来呈现于当下,重演了一趟那个古老的故事:创世神与混沌之战。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2018-01-02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佐野贤治]以“乡土”为方法——“幸福”的科学·民俗学
下一条: ·[朱丽娅·史密斯]从混沌到启蒙——欧洲龙的自然史(下)
   相关链接
·[张振犁]从中原龙神话看“中华第一龙”的文化史价值·[龙圣 李向振]病患:变婆故事的社会隐喻
·第31期敬文沙龙在京成功举办·[龙圣]明清“水田彝”的国家化进程及其族群性的生成
·[龙圣]清代白帝天王信仰分布地域考释·“二月二”民俗专家详解“龙抬头”
·[龙圣]晚清民国湘西屯政与白帝天王信仰演变· “二月二,龙抬头”
·敬文民俗学沙龙:第31期活动预告(2019年3月24日上午9:00)·[龙圣]地方历史脉络中的屯堡叙事及其演变
·文体研究与区域社会文化研究·[刘德龙 张兴宇 袁大伟]非遗的生产性保护与民众的日常生活需求
·郝苏民教学人生与学科建设访谈记·沙龙︱柳田国男和他的时代
·敬文民俗学沙龙:第30期活动计划(2019年1月12日上午9:00)·[姜学龙]西北民歌“花儿”英译的模式、策略与方法
·[蒋明智 何海祺]顺德龙母信仰源流·[冯智明 陈容娟]人类学视野下的仪式空间研究
·[龙晓添]当代民间礼俗秩序与日常生活——以湖南湘乡丧礼为例·[张启龙 张文艳 张统夏]红白理事会在村落治理中的作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