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艾菊红]文化再生产与身份认同: 以澜沧拉祜族的旅游业发展为例
  作者:艾菊红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8-18 | 点击数:2865
 

  ( 二) 厄莎: 共同的神灵

  在将民族文化作为旅游资源进行开发的过程中,所要强调的必然是文化的差异性,尤其是作为边疆民族,更多地承载了人们想象中的边缘人群的形象。为了满足游客的猎奇和对古朴原始的追求,需要更多地将民族文化按照原始和古朴的想象来进行塑造。宗教是最能展现这种差异性和原始性特点的文化元素之一,于是原本在当地人心目中具有神圣性的宗教活动或者仪式也拿来进行再创造和再生产,成为文化产品来吸引游客。这方面的典型代表如丽江的纳西东巴文化,在丽江的旅游开发中,原本作为纳西族生活中神圣的宗教活动,成为了展演的文化商品,东巴表演和东巴经都成了表演性的商品以供游客消费。正是由于东巴文化的独特性和差异性,以及原始与古朴的形象成为游客特别喜爱的丽江文化旅游产品。12 澜沧拉祜族的旅游开发,也是采用了同样的思路。

  拉祜族原始宗教信仰的最高天神是厄莎,在《木帕密帕》的记载中,是厄莎天神种下了那棵诞生拉祜族的葫芦。不仅如此,厄莎还创造了世间的万物,因而厄莎是拉祜族纪念和崇拜的天神。尽管如此,拉祜族并没有专门针对厄莎的祭祀场所,或者是专门祭祀厄莎的宗教仪式等等。相反对于厄莎的信仰和祭祀在拉祜族的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基本上是与拉祜族的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和灵魂崇拜等各种信仰融合在一起,在各种祭祀或者仪式活动中都能看到与厄莎有关的信仰活动。然而文化旅游需要文化具有表演性,而且如果景点过于分散很难吸引游客,因而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在打造“拉祜文化名县”的过程中,将县城作为重点开发地区,使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城可以集中展示拉祜族的文化。于是在澜沧拉祜族自治县的一轴四景观的设计中就有一个“世界拉祜朝圣地”,以展现拉祜族的宗教信仰和祭祀活动。这个景点位于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城南214 国道旁,南本河南岸小桥头村。根据新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旅游总体规划文本说明书的介绍,在这个地方“打造世界上最大的金葫芦祭祀塔,来满足拉祜民族祭祀、朝拜的活动”13。最终的目的是要在澜沧拉祜族自治县为拉祜人民提供一个朝拜神灵、寻根问祖的地方——世界拉祜朝圣地。

  同时在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南岭乡勐炳村打造一个称为野阔拉祜的文化村。根据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旅游开发的规划,把勐炳村建造成一个拉祜族创世的风情园。目前,初步塑造了厄莎像,建有动物跳歌的地方、雷打石、打猎祭供的地方、厄莎造天造地的地方、厄莎跳歌的地方、厄莎种葫芦的地方、扎迪娜迪谈恋爱的地方、打猎山、厄莎儿女居住地方等十个景点。竭力把这里塑造成为一个拉祜文化发祥、传承、发展之地,形成所谓的厄莎文化和扎娜文化,把原本传说中的故事在现实场景中展现。一方面是为了迎合旅游者对于原始古老等的想象,这种对于厄莎信仰的开发明显具有自我东方化的意味; 另一方面,也意在将拉祜族以共同的厄莎信仰凝聚在一起。

  这两项旅游开发项目,最根本的用意除了吸引游客,希望能创造经济效益之外,当然还蕴含着希望能将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打造成为拉祜族文化的发源地的设想。而宗教是最具有吸引力和凝聚力的文化元素,是族群身份认同中不可忽视的重要环节。韦伯也认为基于共同起源的信仰的继嗣共同体是族群身份的关键。对本来并不存在的拉祜宗教祭祀场所,进行创造和发明,或许可以因为再造的宗教圣地,人们建立起群体的宗教认同感。当然重新构建出来的宗教圣地,能否真的在拉祜人心中具有宗教的神圣性,很值得深思。但不可否认的是,即使是这种再造的宗教圣地,也一定会对拉祜族的文化认同和族群认同起到一定的影响作用。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刘晓】

上一条: ·[陈益龙]乡土重建:中国乡村社会的秩序转型与文化矛盾
下一条: ·[张多]女娲神话重述的文化政治——以遗产化运动为中心
   相关链接
·[马晴]从食俗到节庆·[严曼华]身份认同与情感共振:朝山进香群体的祭祀圈研究
·[何绮珊]宗族重构和身份认同·[王明月]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的制度设定与多元阐释
·[刘惠萍]民间信仰的正典化与现代化·[黄景春]民族记忆构建的民间文学方式
·[沃尔夫冈·卡舒巴]城市,一个硕大的自拍照?·[沃尔夫冈·卡舒巴]都市的认同感——浴火重生的城市文化
·[彭伟文]从武馆到工会,从师兄弟到阶级兄弟·[胡玉福]鲁锦织女、社会生命与身份认同的自叙与书写
·[蔡郎与]文创视野下的“非遗”生产性保护研究·[金泽]当代中国民间信仰的形态建构
·[劳拉简·史密斯]遗产本质上都是非物质的:遗产批判研究和博物馆研究·[祁泰履] 传统中国的民族身份与道教身份认同
·[周园]近现代多重语境下的怒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张海岚]从“唐茶”到“港式奶茶”
·[杨金源]台湾头城抢孤习俗的再现与文化再生产·[袁瑾]文化展示与身份认同
·Zeinab Badawi:我将自己的族裔身份看作优势·[王明月]IT笑话叙事中的“程序猿”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