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田野报告

首页民俗学文库田野报告

80后大学生采集苗族最早英雄史诗《亚鲁王》
  作者:记者 李洋   摄影/图:高剑秋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2-23 | 点击数:4759
 

 


  《亚鲁王》的整理收集者之一杨正江(右)和67岁的东郎陈兴华,现场吟唱《亚鲁王》。高剑秋 摄

  昨天,中国文化界迎来了一位“英雄”的回归。经过3年艰苦采集和整理,距今已有2500多年历史的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终于正式出版。这部古老作品在口头传唱之外,第一次拥有了文字唱本,这也意味着除《格萨尔王传》、《江格尔》、《玛纳斯》等作品之外,又一部伟大的中国少数民族史诗作品将被更多的人知晓和流传。

  《亚鲁王》是有史以来第一部苗族长篇英雄史诗,其创作年代与《诗经》处于同一个时代。但是直到2009年,在贵州省安顺市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和申报过程中,这部作品才真正进入当代文化界的视野。《亚鲁王》的意外现身,甚至被列为当年“中国十大文化新发现”之一。

  《亚鲁王》一直沉寂于民间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其一直流传在西部苗族聚集地,也就是现在贵阳市西南的麻山地区。该地区处于紫云等6县交界处,非常偏远,几乎与世隔绝。而且,当地人使用的“西部苗语”相当艰涩,外人很难听懂。能在第一线进行搜集和调查工作的,只有一个“80后”苗族大学毕业生。

  这个苗族年轻人叫杨正江,今年29岁,从小生长在麻山地区,自2008年起在紫云县文化局专门做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杨正江对民族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此前他在贵州民族学院学习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的时候,每年节假日都要回到家乡做田野调查。“祖先的史诗让我流泪。”杨正江说,那时他的耳中常常回荡那些山谷中的厮杀与绝唱,这让他的内心无法平静。正是因为对家乡文化有着如此丰厚的积累,他才能够在非遗普查工作中将自己家乡的史诗挖掘出来。

  2009年,中国民协专门立项派出专家调查组深入贵州采集信息。调查组发现,在约有30万人口的麻山地区,只有3000位东郎(苗族语言音译,指专业歌师),《亚鲁王》便在他们中间世世代代口耳相传。但是,由于《亚鲁王》是纯粹的口头流传史诗,没有文字记录,没有唱本,东郎们口中的唱词也不太一样,因此其采集过程相当艰难。另外,大多数东郎年纪较大,其中最年长的已有93岁高龄,最年轻的也已超过45岁,他们中能够唱出全本《亚鲁王》的人已不多了。

  其实,《亚鲁王》并不是一部供人娱乐所用的史诗,它是在当地苗族人的葬礼上吟唱的。其吟唱必须伴随着严格的仪式进行,是当地人生死转换不可或缺的人生仪礼,意在指引亡灵回到先祖故地。这使得《亚鲁王》并不能随意听到,收集整理工作必须等到举行仪式的时候才行,无形中加大了工作难度。在收集整理《亚鲁王》的日子里,杨正江常常独自一人游走于各个村寨,孤独感令他常常站在巨石上对天大喊,以此发泄苦闷。

  经过3年的采集整理,在专家与杨正江的配合下,在中国民协和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的资助下,《亚鲁王》第一部共10819行的内容终于得以出版。为了让更多人可以了解这部古老的作品,该作品采用苗文记音、记录,汉语翻译的方式出版发行。

  目前,《亚鲁王》第二部的采集工作已经展开。杨正江透露:“我们在田野调查中,已经发现亚鲁王的子辈和孙辈的故事,内容更加丰富,更加生动。”据悉,除了收集亚鲁王后代的故事,并整理成第二部、第三部之外,工作组还将整理亚鲁王的家族传承谱系,力图全面“破译”这位苗族先祖对苗族文化的影响。

  故事梗概

  《亚鲁王》讲述的是西部苗族的先祖亚鲁王的故事。亚鲁王是一个真实但被神化的人物。传说,他造出了日、月、山、地,让自己的部族在平原地区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但是,他拥有的宝物“龙心”引来两个亲哥哥的嫉妒,并导致了战争的爆发。亚鲁王不得不带着王妃、王子和族人长途迁徙,退居到难以生存的山地,刀耕火种,重新开始生活。但他的哥哥们仍然紧追不放。最终,亚鲁王奋起反抗,保卫家园。

  《亚鲁王》将一个民族和其先祖的创世史、征战史和迁徙史融合成一部史诗,在世界英雄史诗谱系中是比较少见的,因而其价值更加珍贵。
 

  文章来源:中新网-北京日报 2012年02月22日 13:28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项阳]传统音乐文化视野中的“胜芳现象”
下一条: ·乡村公共空间的消失与重建
   相关链接
·[吴晓东]“苗族杨姓不吃心”故事的演变与习俗的起源 ·“中国史诗传统”展在阿拉木图开幕,涉及中国20多个民族
·[肖远平 奉振]苗族民间故事善恶观与基层社会治理研究·[林继富 彭书跃]民间故事讲述人与苗族“花场”的建构
·[吴照辉]高排苗族婚俗调查与探讨·[石维刚 龙宗清]湘西苗族舞狮传承与发展的一点思考
·[何泠静]艺术人类学视域下明尼苏达州苗族艺术形式的变迁·[陈沛照]从民间仪式到文化展演
·龙仙艳:《文本与唱本:苗族古歌的文学人类学研究》·一个美国人与三语版《苗族史诗》的故事
·[尹虎彬]作为体裁的史诗以及史诗传统存在的先决条件·[陈安强]羌族的史诗传统及其演述人论述
·[罗兆均]多重叙事下的侗苗族群历史记忆与地方社会·“三大史诗”保护成果公布 搜集整理工作基本完成(CCTV-13 新闻直播间,2018年5月26日)
·[邓启耀]民俗影像拍摄的现场语境·肖远平 杨兰 刘洋:《苗族史诗<亚鲁王>形象与母题研究》
·“东郎”陈兴华:苗族史诗“亚鲁王”必须传下去·[巴莫曲布嫫]中国史诗研究的学科化及其实践路径
·苗族蜡染“独臂”传承人:民族工艺啥时都不会过时·[吕军]追寻英雄史诗《玛纳斯》:1961-1965年汉译手稿回归记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