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立法保护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立法保护

专家解读《非遗法》:传承人不再终身制意味什么
  作者:记者 诸葛漪 周楠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6-03 | 点击数:5500
 

 

上海绒绣的传承人唐女士(右),向观众展示绒绣技艺。

  

  “非遗”并不神秘。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定义,非物质文化遗产(下简称非遗)内涵广泛:口头传统和表述,表演艺术,社会风俗、礼仪、节庆,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传统的手工艺技能。这些文化“活化石”,很多仍然陪伴在我们身边——从小传唱的歌谣、新年窗上的剪纸艺术、精心裁剪的旗袍工艺……在上海,目前已有33个项目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今年又有17个项目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名录项目公示名单。

  只是,这些传承城市精魂的宝贝,在现代社会“活”得怎样?又该如何永远留住并传承它们?

  昨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正式施行。第一次,从“非遗”调查、代表性项目名录、传承与传播、法律责任等方面,确立了“非遗”在国家社会生活中的法律地位。在“非遗”话题越来越热的今天,这部法律将带来怎样的改变?

  怎样改变“重申报、轻保护”

  “如何活在当下”,是许多“非遗”项目的传承者都在考虑的问题。可以说,“重申报、轻保护”一直是“非遗”保护挥之不去的话题。我国从2005年引入“非遗”概念,短短几年,“非遗”资源已近87万项,列入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的项目1028个。然而,有的单位只看重入选名录的社会影响,保护措施不落实,忽视按照科学规律进行传承,一些“非遗”成为空有躯壳的“活化石”,没有任何时代的生命力。

  【法规解读】

  蔡丰明(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终于面世,在法律框架下解决问题,明确政府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第一保护人,其他组织和个人则是参与者,这使责任的分工更加明确。提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与“保存”,这是结合我国语境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保护”概念的深入解读。法律明确保障制度,让财政投入有法可依,同时为非遗项目开发和税收优惠政策等提供了依据,有利于激发保护的积极性。过去这些内容靠政策,现在变为法律条文,效力更强大。

  马博敏(原市文广局艺术总监):即将公布的第三批国家级“非遗”名录,申报数量有近3000项,但正式通过的只有190余项,较前两批大幅减少。严格控制数量,正是为了严肃规范“非遗”保护。我们对待“非遗”也要心平气和,踏实做好,目标是让城市文化更好更高更有特色。

  【先行先试】

  “一根扛棒靠人扛,嘿呀哩……”没有音乐伴奏,白衫蓝裤的演员们站在舞台中央,唱起码头号子。台下,是经久不息的掌声。码头号子,本已随着劳动条件的改变而消亡,年轻人大多没听过。塘桥街道在有关部门指导下,将其挖掘了出来。2008年,“上海港码头号子”入选国家级“非遗”名录。

  然而,塘桥社区文化中心副主任王锡宝却说:“申报成功只是长征第一步。”

  为了让这一濒危的海港文化遗产,重新呈现于新的时代,3年来,塘桥社区文化中心想了很多办法:不仅整理旧有的码头号子,还创作新号子,总计达500多首;同时,通过社区报招募演员,承办长三角原生民歌邀请赛,和苏浙各地同行竞技、交流,让码头号子的声音传得更响、更远;去年,还策划了14分钟的情景表演剧《城市印记》;下月,“上海港码头号子”表演团队,将赴德国参加艺术节。

  传承人不再“终身制”意味什么

  本市现已认定上海市“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341名,其中61名是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很多“非遗”传承人不仅技艺高超,而且愿意向年轻一辈教授这项技艺,进行展演展示、资料整理、学术交流、带徒授艺等多项活动。但有些问题同样不容忽视,比如,一些传承人年纪太大,面临传授困难的问题;一些“非遗”的传承不光是带带徒弟,还要解决传承场所、传承机制等各种问题。

  【法规解读】

  陈勤建(国家非遗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保护好“非遗”,首先要保护好传承人。《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对传承人的责任和义务进行了明确:“非遗”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无正当理由不履行规定义务的,文化主管部门可以取消其代表性传承人资格,重新认定该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对于传承人丧失传承能力的,文化主管部门可以重新认定该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

  传承人不再“终身制”,是个好事情。我国“非遗”传承人的生存状况,存在着“冷热不均”的现象,该法可以使具体项目得到具体保护,更加实事求是。不过,法律出台后,还需要进一步细化对传承人的管理。

  【先行先试】

  一群身穿蓝印花布衣、头戴蓝印花帽子,脚穿布鞋的小姑娘,坐在纺车前,像模像样纺着纱。她们脚踩踏板,手抽着线,没一会儿,就将棉花变成了纱线。这不是拍电影,而是徐汇区园南中学“纺车班”上课的一幕。

  2006年12月,乌泥泾(黄道婆)手工棉纺织技艺申报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遗”名录,80岁的康新琴被公布为此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如何将这门技艺更好地传承,是她一直琢磨的问题。如今她带徒6名,徒弟基本都掌握了三锭纺纱技艺。为了进一步扩大传承队伍,经多方努力,2009年2月起,徐汇区黄道婆纪念馆、紫阳中学、园南中学建立了乌泥泾(黄道婆)手工棉纺织技艺传承基地。

  “我是‘90后’,喜欢时尚流行文化,可一接触到古老的纺纱技艺,立刻着迷了。要手脚配合得好,还要有耐心。”园南中学初二女生蒋嘉婷说,“康妈妈的徒弟李晓明老师负责教我们,每周上一次课,每次40分钟,学校还专门出了两本书,老师也在历史和语文课上讲述黄道婆的故事和棉纺文化。我们去世博园表演过,还去电视台拍过片子。能掌握传统技艺,还能将祖国传统文化传播出去,我觉得特别骄傲!”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新网-解放日报 2011年06月02日 11:34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非遗”保护存三大误区:传承与创新之间把握失衡
下一条: ·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解读:将重点保护代表性传承人
   相关链接
·[关志和 Ms Kate, Kwan Chi Wo 关伟铭]世纪疫情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澳门“鱼行醉龙节”的影响与挑战·[张兆林 李希进]传统美术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生产标准研究探微
·[朱熹晨]功能主义视阈下的彝族阿细祭火节·[杜思慧]江西赣县夏浒古村的保护与旅游现状调查
·[曹祎媚]文化产业发展对非遗“雅化”转向的影响研究·[祝春燕]非物质文化遗产视角下乐都洪水火龙舞保护与传承研究
·[张寒月]传统医药类非遗保护的标准研究·[王炫力 杨慧馨]化危为机: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展研究
·[王薇]试论非遗保护的国际标准·[王琨]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民间口头叙事及其保护标准
·[刘吉平 宋涛]汇通南北:丝绸之路陇南段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开发述论·[林晓平]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核心要素问题的思考
·[林倩]盘活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推动平潭国际旅游岛文旅融合发展的探索与思考·[李佳霓]国家级民俗类非遗文化生态研究
·[崔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态传承与保护·[程瑶]转危为机:紧急情况下的非遗保护和利用
·[陈梓桐]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容县杨贵妃传说资源的保护与开发·[朱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学术史考释
·[韩成艳 高丙中]非遗社区保护的县域实践:关键概念的理论探讨·[刘魁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时代命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