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刘晓春]民俗与社会性别认同
——以传统汉人社会为对象
  作者:刘晓春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2-03 | 点击数:10369
 


  学界多从性别差异与性别平等、性别与发展、性别与政治、性别与民族国家等角度探讨性别的社会建构理论,而较少从微观的日常生活、民俗的视野考察性别的社会建构。按照性别理论,即便是女性日常生活领域,如家庭,也渗透了宏大的政治意识形态。家庭作为妇女生活的空间,转而附属于更为广泛的由男性把持的社会和公共制度——国家来统治。[1] (P93)不同民族的民俗文化,其特性和性别意识不同。本文试图以汉族为个案,以女性的生命历程为线索,以女性生活的家庭和家族为背景,延伸至女性的社会生活、精神生活领域等方面,来分析民俗与社会性别认同之间的关系问题。

  生命仪礼与性别角色

  在人的一生中,民俗的规约如影随形。人们在约定俗成中共同遵守习俗惯制,在反复、经常的耳濡目染中潜移默化。在特定的民俗氛围里,不同的性别有不同的规范与约束,表现出各自强烈的性别认同感。女性生命历程的重要关口,都有相应的生命仪式象征性地引领她们渡过生命的关节点。一般情况下,在这些特殊的生命礼仪中,男女两性都具有转换社会地位、改变社会角色的意义,但在汉民族的习俗传统中,男女不同性别的性别角色却有着不同的期待和遭遇。

  在山东,母亲从怀孕开始,便会通过孕妇的自然反应判断胎儿的性别。如果孕妇喜食酸物,预兆生男孩,喜食辣物,预兆生女孩,谓之“酸儿辣女”。孕妇进门槛时,经常先迈左腿主生男孩,先迈右腿主生女孩,谓之“男左女右”。[2] (P157)生男谓之“大喜”,生女谓之“小喜”。自从《诗·小雅·斯干》诗句“乃生男子,载弄之璋,乃生女子,载弄之瓦。”以来,便以“弄璋之喜’,和“弄瓦之喜”来代称生男生女,以致后世谑称连续生几个女孩的女性为“瓦窑”。[2] (P157)山东招远等地,生男孩除门上挂桃枝外,还挂一面带有弓箭的大红旗,上写“名扬四海”、“文武双全”等字句;生女孩门上只挂一桃枝,上用红线绑一根大葱和红布条,表示女孩能纺会织。陕西乾县临平地区的农村,婴儿出生,产妇所在的家居大门外要插谷草,生男孩插有根的,生女孩则插无根的。此举向村落社会宣布,女孩从其人生的第一天开始,就被视为“无根”的外人。[3]闽台地区,民间尤其重视为女婴请命,普遍流行为女婴改生辰八字的习俗,有“男命无假,女命无真”的说法,如果女婴命里有“克夫”、“煞翁姑”的忌克,则要请算命先生改换时辰八字,否则将来没有人敢娶其为妻。[4] (P137)由此可见,许多地区,小孩刚出生,就已经由民俗实物象征了男女性别的社会分工期待,一些俗信和民俗行为渗透着强烈的男性本体的意识形态。更有甚者,如珠江三角洲一带,长期以来重男轻女观念根深蒂固,认为女性“不能传宗接代”,“不能入丁”,没有资格参加“太公分猪肉”,所以,生男则煲姜醋,其中要放很多的猪脚和鸡蛋,如果是生女则煲斋姜,有的甚至连满月酒也省了。[5](P31)陕西乾县地区也存在着类似的习俗。从孕妇遭受的不同待遇可以发现,乡民正是通过民俗的文化手段确定性别的自然分野,以及男女性别在整个文化系统中的不同社会地位。这种通过文化手段确定性别自然分野的方式,也体现在一些地方的求子习俗上。如闽台地区,俗信生男育女取决于一个人“生命树”所开之花,“白花”属男,“红花”属女。妇女婚后久未怀孕,乃“花臭”枯萎,不生男孩者,则是“花臭”有障。[4](P128)

  婚礼是女性生命礼仪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也是人生历程中的一个过渡仪礼。与婚姻有关的习俗不仅彰显了女性性别角色的自然与生理属性,同样也强化了女性社会性别的不平等地位,渗透了强烈的男权意识形态。在山东乐陵、招远、栖霞等地,至今还流传着给待嫁的女子行加笋礼的习俗。在婚前数日,男家主妇及女性亲戚至女家行加笄礼,婆婆亲自为未过门的媳妇理妆、插钗,俗谓为“上头”,上头后的女子,一般不再见外人,直到出嫁后,才能公开露面。[2] (P185)江西宁都县的客家新娘,无论贫富,都要用一块四方红布把脸蒙上,在出门前穿戴好新衣,由一个当“装花娘”的亲人搀扶着到厅堂正中的一把木高椅上端坐,坐前放有一只木桶(量米用的斗),桶上放一个米筛,桶里放置一盏点燃着的七星油灯(灯内有7个灯头),新娘把双脚放在米筛上,这叫“新娘坐试装”,只有坐了试装的女子才是贞洁之身,将来才不会受歧视。[6]( P193)广东潮州地区的新娘亲迎时,当彩轿来到夫家门口,新郎要用脚踢轿、卷轿帘,拔下新娘头上的如意(银钗),往新娘额上“狠狠”一扎。据说踢轿、扎如意,意在给新娘一个下马威,今后一切如夫意。[ 7 ] ( P276)山东一些地方的习俗是,迎亲队伍来到男家门口的时候,男家的大门要紧闭,有意让花轿在门前停一会儿,谓之“勒性”、“憋性”、“顿生性”,目的是使新娘的性格绵软,进门后服婆家的管教。[21 (P193)在汉族的绝大部分地区新娘出嫁都有“哭嫁”的习俗,而闽台一带俗信新娘出阁无哭泣,娘家会“衰败”。新娘上轿时,轿前通常铺上米筛、簸箕等,换上男家送来的新鞋,由父母、母舅、叔伯、兄弟或媒人抱着或背着上轿,意在不许新娘沾带娘家的泥土上轿,以免带走娘家的风水和财气。[4](P157)闽台地区的新郎新娘入“洞房”要“揭盖头”,新郎掀巾的时候,左手捏巾角,右手拿扇,用力猛把头巾揭掉,并掷于地板踩上几脚,意要妻子归顺丈夫,服从差遣。就寝时,新娘忌讳踩新郎的鞋,或把衣服压在新郎的衣服上面,否则,兆示丈夫将被妻子挟持一辈子。[4](P1 67)

  上述种种汉族女性生命仪礼习俗表明,在人生特定的时段,习俗通过一系列象征性、表演性的生命仪礼,在一定的地域或群体中强化、整合社会秩序,突出、强调、彰显男女性别的生物属性和自然差异。在汉族的习俗中,人生的阶段性仪礼与其他民族的过渡仪礼一样,体现了个人社会地位的变化,社会地位的改变,也意味着身份、角色的改变。然而,更需要强调的是,在旧时,由于宋明以来儒家文化对乡土社会的浸染渗透,汉族的民俗特别强调男女之间的性别差异,坚守“男女之大防”,“男女授受不亲”,男性具有支配性的习俗特权,在仪式象征的领域,女性在传统习俗仪式中就被置于不平等的地位。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刘晓春]族谱·历史·权力
下一条: ·[王铭铭]象征的秩序
   相关链接
·[范金荣]悼念我的恩师张余·[郭海红]共有资源视角下的环境民俗学研究
·[日]菅丰:《河川的归属——人与环境的民俗学》·《民俗研究》:2021年第1期目录
·[李靖]美国女性主义民俗学研究的理论之路·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0年11-12月受理)
·[黄龙光]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公共民俗学实践路径·敬文民俗学沙龙:第33期活动预告(2021年1月10日上午9:30)
·[李向振]当代民俗学学科危机的本质是什么?·[叶大兵]温州拦街福的历史、特点与当代复兴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四次会议在武汉召开·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施爱东]中国民俗学的学派、流派与门派
·《艺术与民俗》:2020年第3期目录·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夏循礼]中国传统卫生防疫民俗本草概述·[杨玉蝶]从民俗视角谈抗疫
·[杨志敏]明清时期中原地区应对瘟疫民俗活动考述·[姜国洪]论黑龙江当代民间文学的饮食民俗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