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开幕在即   ·关于召开二十四节气国际学术研讨会(网络视频会议)的通知   · 第十五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奖征文启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富育光]谈《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作者:富育光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8-12 | 点击数:14027
 

 

《红楼梦》传世以来,就深受人们喜爱。清人《曬书堂笔录》曾言:“余以乾隆、嘉庆间入都,见人家案头必有一本红楼梦”1,足见成书后已影响深广。世人品评“红”书,早年便多议为乃“写‘满洲’之事”2,是给读者塑造出活生生的清代满洲上层贵族大家庭非凡的衰落史。朱一玄在《明清小说资料选编》中转引《古今小说评林》观点,更指出《红楼梦》“书中所写规矩礼节,皆八旗世族中家法”3。此论是较公允的。
笔者每读《红楼梦》,总有所得,书中满俗愈现弥多。且不言全书要旨和博文妙笔,仅从希廉先生《红楼梦总评》中所提“全书所记,皆康、雍间满汉之结构”4分析,前八十回作者所展述之衣、食、住、行、礼仪、信仰等纷繁细节,简直是清中叶前满族生活的万花筒,是今天难以复见的满族生活习俗画卷,不仅具有永恒的文学魅力,而且对于研究中国北方民族学、社会文化学也同样很有意义的。
 
 
从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中,我们可以生动地了解作品产生时代,满文满语在社会生活中使用和畅行情况。这是在长期红学研究中,被疏漏和忽略的重要内容。《红楼梦》前八十回,作者灵活而准确地使用许多满语词汇。雪芹依情节之需要,有在汉语中自然巧妙地借用一些满语词句;也有与汉词併合而成的满汉兼用词语,以此塑造人物性格和表现典型真实。书中满语词汇的大量使用,客观上有力证实清雍乾之际,满语文在宫廷和上层社会中(包括北方诸多地区)是在通用着。相比之下,后来由满洲著名文人文康(字铁仙、梅庵)在咸丰年间所著《儿女英雄传》中,多用些汉文(京话)及满汉兼词汇,尤显出《红楼梦》满族古文化内涵的浓重痕迹。
对于《红楼梦》中诸多满文词汇的释解,是直接关系对作家创作思想和原作品本身艺术性、含蓄性的生动理解,是十分重要的。近些年,偶翻阅一些建国以来出版的《红楼梦》的版本,发现注释中对某些词意尚嫌严谨,甚至出现费解或错误。笔者曾撰写《浅析曹雪芹笔下清代祭礼与贡俗》一文,其中谈及作者通晓满语、使用满语词汇并涉及一些注释方面的问题。本文再略举数例。
该书第三回写林黛玉进荣府,其中有段情节是讲述贾宝玉初见黛玉,听到她说身不带玉,便发起痴狂来,摔玉骂道:“什么罕物……,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劳什子”究竟是何意,长期成为迷津。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版《红楼梦》中,注释为“如同说‘东西’、‘玩意’,含有厌恶之意”。“劳什子”,其实是地道的满语词汇“loksimbi”,汉意是痴话、傻话、说颠话、骗人或唬人的话。“loksimbi”是动词,在这当名词使用。一般在满语中,用命令式或盛怒口吻讲话,亦可省略成“loksi”。曹雪芹在这里巧妙地揉入满语词,创造出生动和浓厚的生活真实气氛,使宝玉用这种口气讲话,更刻画出他的个性。记得童年时,我们向大人耍娇,大人也常用这类话的。注释用“厌恶之意”,稍贴近些,但并不含有“东西”、“玩意”的本意。
第八十回中,有“只要接了来家散诞两日”、“众嬷嬷和李贵等人围随宝玉到处散诞顽耍了一回”等讲述,其中“散诞”两字,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版《红楼梦》一书注释(为省文字,以下只称“注释”)为:“也作散旦,舒散的意思”。“散诞”一词,是常用的满语词汇“sargambi”,汉意游玩,不知“注释”所提“也作散旦”出自何处,而且“舒散”也未尽其意。
第五十五回中,有“环哥娶亲有限,花上三千两银子,不拘那里省一抿子也就够了”的话,“一抿子”在“注释”中解释为“一点点、一小宗”。抿子:原指刮刷头发的小刷子,所蘸十分有限。引申作量词”。“注释”过于繁琐,其实“一抿子”一词原出于北方满族民间常习用的比兴谚语。“一抿子”是满语“imenggi”,汉意是油、油脂,比喻“再大的钱都花了,还在乎那么点油啊”。
第六十四回中,写贾琏去看望尤二姐,尤二姐含笑让坐,他“便靠东边排插坐下”。“排插”是满语“huwejen,或huwejan”,它是满族旧式传统居室的重要结构。满族屋舍,不分贵贱,一般正房均分为三大间。西屋为上,长辈居住;中屋设灶房,称堂屋;东屋又称下屋,晚辈所居。在西屋与中屋之间设排插板墙。其主要作用是,若家族举行如婚丧大礼、祭祀活动时便将西屋与中屋通开,便卸下排插,便于容纳族众。《红楼梦》中描写宁府中有“排插”设施,不仅证实是满式建筑,而且也间接说明在贾家居长的宁府中常举行隆重的族祭活动。“注释”讲得过于简单,没讲清“排插”的特点,而且说“常用于室内前后檐炕的两头”,令人费解。
第五十八回中,写清明烧包袱,“注释”中仅写“包袱,打点死人用的纸袋”。“烧包袱”,是满族辽金以来沿袭很久的奠祭亡人的古礼。“烧包袱”一词,是满语,“booi eifu deijimbi”。“包”(boo),汉意“家”;“夫”(eifu),汉意“坟”,“德金比”,汉意“焚烧”,形成满汉兼词汇,即给家的坟烧纸,实际上就是给祖先和家族长辈亡人祭扫陵墓。“烧包袱”,多在除夕之夜。祭奠时,常常先按亡人名讳,分别糊成纸袋,装满冥纸、冥币等,然后封好,外面要写清寄往地址、亡者名讳、额数及奉寄子孙乳名月日,奠洒坟前焚化。若迁移故土,亦写成纸袋另地焚烧。这种奠祭祖先形式,盖源于女真人古代烧饭礼,特别是早年渔猎、征战,远离亡者坟茔,故以此情寄幽思。后来,满语废弃,人们将这种祭奠习俗同早年满语“包夫”(家坟)相附会一起,很有趣形成了约定俗成的词汇。这是民族文化融合的成果。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长白恒端的金楼子

上一条: ·[马经义]《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下一条: ·[周星]垃圾、还是“国宝”?这是一个问题
   相关链接
·讣闻 | 富育光同志逝世·[田天]座次的写法
·[张博]《红楼梦》中的生日描写·[于洋]“表”与“里”:当代萨满文化传承的多元生态
·[色音]蒙古族萨满文化:变容与保护 ·[落笔升蝶]《红楼梦》与元宵节
·赵云芳:《民俗学视野中的<红楼梦>》·赵云芳的《民俗学视野中的红楼梦》
·[薛虹]满族萨满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2014长白山国际萨满文化艺术节召开
·《儒林外史》《红楼梦》构成现代中国小说的起点·第三届中国(吉林)国际萨满文化论坛长春举行
·[刘丹青]《红楼梦》姨类称谓的语义类型研究·[吕萍]达斡尔族萨满文化传承人──斯琴掛
·传承、保护萨满文化:吉林省第二届萨满文化研究论坛综述·富育光:用1200万字留下历史的足迹
·[富育光]富有史志价值的乌拉图录集锦·[向阳]《红楼梦》中的节日习俗:贾府年事要过完正月
·[夏桂霞 夏航]浅析《红楼梦》中的萨满文化·我国首个萨满文化教学研究机构成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