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入选名单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曲彦斌]赵景深与我的“杂纂”研究
  作者:曲彦斌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1-22 | 点击数:7529
 

[摘要]初识赵先生:真个可敬可亲的大学者“赵老爷”。关于“杂纂”的内容与价值——从赵景深与“杂纂”说起。赵景深与《杂纂七种》校注。

[关键词] 杂纂;赵景深 

[中图分类号] I27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008-72(2004)04-0092-05


小引:赵景深原来就是鲁迅笔下的那位直译“银河”为“牛奶路”的“赵老爷”

虽说生来也晚,至今说来不免仍觉惭愧,在研究“杂纂”之先,竟然对赵先生所知甚少。首先知道的赵景深,竟是所谓“误译”“牛奶路”的“赵老爷”。初中毕业之后,我的“大好青春时光”大都是在“广阔天地”寻求“大有作为”的梦幻中度过的,达六年半之久。尽管我自幼酷爱读书,却适逢因“文字狱”而“闹书荒”的岁月,鲁迅的著作便成了我极力搜求和反复苦读的主要的“合法”读物。在当时通行版本的鲁迅著作中,我是最早从《二心集》里面《风马牛》等几篇文章粗略知道30年代有位受到鲁迅多次“批判”的、主张“与其信而不顺,不如顺而不信”、1922年翻译契诃夫的小说《万卡》时把“Milky Way”直译成“牛奶路”的“赵老爷”赵景深。许多年来,通常的说法,都是以鲁迅当时之言为准绳,认为是“误译”。即如一些文章里谈到的,“牛奶路”几乎成了“误译”的代名词“一直为人们难以忘却,至今被认为是翻译界的一大笑话。一谈到对外国文学生吞活剥、或者幼稚可笑时,常常总是以‘牛奶路’为戒”,使之“蒙辱”数十年。

近来,就半个世纪前鲁迅先生批评赵景深一事,董乐山在《为“牛奶路”翻案》一文呼吁,现在该是为“牛奶路”翻案的时候了。吾非那个时代中人,更是翻译的门外汉,自是不好插言。不过,由此却勾起我的一桩多年心事,要写一篇《赵景深与“杂纂”》。适逢赵先生百年诞辰之际,于是便以这篇仅仅谈及赵先生学术生涯微末之事的小文谨为纪念。

说来有趣,到后来,最终竟然还是通过读鲁迅著作(有关“杂纂”的研究),进一步结识了这位令人尊敬的大学者“赵老爷”。

一、初识赵先生:真个可敬可亲的大学者“赵老爷”

本人不是鲁迅研究专家。不过,迄今为止,也曾发表过三篇有关鲁迅先生的研究文章,即《鲁迅与“杂纂”》①,《鲁迅论<杂纂>辑注》②,还有一篇就是《鲁迅著作中的歇后语》③。其中,有两篇与“杂纂”有关。在此,特别要说到的是,是歇后语研究使我关注并延伸到“杂纂”的研究,由于“杂纂”的研究使我详细拜读了鲁迅先生的有关论述,又是从鲁迅相关的文字里面使我知道了赵先生的相关研究,于是便由此而获得了向赵先生求教并从其学问与做人受益终生的机缘。

那是20世纪70年代末,我在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中看到了有关“杂纂”的论述,并进而扩大了有关研究者与其成果的线索。即如我在《杂纂七种》校注前言中曾介绍过的那样,《杂纂》在现代之引起学界注意,是由于鲁迅《中国小说史略》中的专门论述。那个前言里还谈到:“大约十年前,我在进行民俗语言现象的基础研究中,注意到了《杂纂》,并为之吸引出颇大兴趣。于是即首先求各种版本的《杂纂》及续、仿之作。欲直接向川岛先生求教,当时已新作古人。于是又向30年代曾考溯过《杂纂》之源,辑过《杂纂摘钞》的赵景深先生请教,即得热诚支持。”

在贸然把求教信连同研究“杂纂”的三篇文章初稿寄出之后,心里却反复“划魂儿”盘问自己:作为一个还没有过几篇学术习作面世的后生小子,又同这位著名大学者无亲无故、不认不识,会有回音么?然而,我的一腔热望没有落空。不多日,就在祈盼中收到了赵先生1981年12月25日回复我的第一封信,也是坚定了我研究信心的一封信。

信里,赵先生写道,“您致力于《杂纂》的研究和注释工作是很有意义的……我建议您写一篇有关《杂纂》的论文,把您这次的来信和资料都用上。您可以按照您自己所说的‘杂纂’‘对于民俗学、中国古代小说史、社会学、修辞学以至于心理学的学术研究均有其一定的参考价值’,‘有大量的歇后语、俗语’。是否您将这些价值分类加以说明呢?我希望您写一篇论文再寄给我。”这就是收录在赵先生主编的《中国古典小说戏曲论集》(二)中的那篇题为《<杂纂>探讨》的长篇论文。④当然,信里也同时指出了我的幼稚和几处舛误。如我寄请他看的《义山杂纂》的注释稿子“似乎过繁琐”等。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学苑出版社网站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刘宗迪]华夏上古龙崇拜的起源
下一条: ·[刘晔原]节日的形成与数字观念
   相关链接
·[车锡伦]“林兰”与赵景深·陈建华:怀念赵景深先生
·[李英]赵景深和儿童文学研究·[赵易林]日记中的珍贵启示
·赵景深:“著编书籍等身”·《赵景深日记》记录上海人文学者交往资料
·[刘锡诚]赵景深:独步故事学坛·[赵易林 王岚]赵景深与书二三事
·[刘锡诚]中国民间文艺学史上的俗文学派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