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2019“东北亚民间游戏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吉国秀]地方性知识的当下意义
——读江帆的《生态民俗学》※
  作者:吉国秀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08-31 | 点击数:13132
 

    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一个历久弥新的问题。人们越来越发现,人与自然的关系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密,也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触及到人类的切身利益。最近一两年发生的大事件,例如印尼海啸、非典型肺炎、禽流感,更为加深了人们对于该问题的认识与自觉。面临越来越多的灾难危及到人类的生存与维续,人类不得不反思:人对待自然的态度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许多学科都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角度上探讨了这一问题,例如哲学、人类学等等,并据此形成了具有借鉴意义的研究成果。我们所关心的问题是,当许多学科纷纷卷入人与自然关系的讨论时,民俗学有什么样的回应,民俗学能做些什么?

一、人与自然关系的哲学基础:从人类中心主义到生态整体主义
围绕着人与自然的关系,哲学上形成了人类中心主义与生态整体主义的对立。17世纪以来欧洲理性主义的兴起,是人类中心主义得以形成和发展的逻辑前提。哲学家相继提出人类的主体性,逐步完善了人类中心主义的理论体系。例如,培根首倡“新工具论”,强调“工具理性”、“人类中心”。到了笛卡尔那里,主体性得到进一步发挥。“我思故我在”的命题,指出自我意识在人类认识世界中的决定性作用。康德明确确立了人类的主体性力量,提出“人为自然立法”的理念。在康德看来,自然界不过是人类经验的产物,于是对世界的理解就成为人类自己的事情。按照这种思维方式继续推衍,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出现了彻底地转换,自然从原有的支配力量跌落下来,而人类却拥有使自然界适应他们需要的力量。从此,自然界也就不再是人类敬畏的对象,而是人类可以根据自己需要加以利用和改造的对象。换言之,应建立在人类利益的基础上来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人类中心主义的核心观点。
以凸显理性为主要特征的人类中心主义理论形成以后,一直主宰着哲学界的基本看法。这种情形直到20世纪中叶才被打破,从那以后人类中心主义的观点受到了强烈的批判,学者纷纷质疑人类的中心位置。例如,德里达就运用解构主义的方法,提出了“去中心”的结论。在这一方面福柯走得更远,宣布“人类中心主义的终结”,至此人类中心主义彻底失去主导地位,生态整体主义取而代之,哲学界出现了从人类中心主义到生态整体主义的转向。生态整体主义用一种近乎颠覆的形式,向人们重新讲述了一个事实:人类其实并不是这个星球的中心。通常认为,挪威哲学界阿伦·奈斯的“深层生态学”,是生态整体主义的主要表现形式。阿伦·奈斯主张“生态平等”,认为整个生态系统中的万物都各有其价值,它们同处于平等位置。究竟谁是中心,在生态整体主义那里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人类与自然界一样,同是整个生态系统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当然,人类中心主义与生态整体主义还有另一种表述版本,即技术中心论(technocentrism)与生态中心论(ecocentrism)。不管表述有何不同,关注的基本问题是并行不悖的。技术中心论认为人与自然的关系应建立在人类持久利益的基础之上;而生态中心论的观点截然相反,立足于自然的立场来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主张人类活动不要侵扰和改变自然环境,保持自然环境的原生状态。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民间文化青年论坛( 2006-6-21 10:22 )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贾芝]民间故事的魅力
下一条: ·[蓝爱国]网络文学的民间性
   相关链接
·[克利福德·格尔茨]通往一种关于现代思维的民族志·[关溪莹 王权]生态民俗学视域下明清广东蚕俗研究
·[毛巧晖]民间文学的时代性及其当下意义·[覃琮]地方性知识在“非遗”保护中的作用及实现方式
·[许静]生态民俗学视角下社会变迁中山林管理的延续与重构·“中华传统民俗蕴含的神韵与智慧”和“1958年新民歌运动及其当下意义”
·[戈德斯坦]民间话语转向:叙事、地方性知识和民俗学的新语境·[李牧]族群记忆与地方性知识的交互与融合
·[邱国珍]区域民俗与地方性知识——《外婆门口是饶河》序·[潘盛之]本土研究与“异文化”视野
·[盛晓明]地方性知识的构造·郝冰:乡土教材与地方性知识教育
·[刘卓雯]地方性知识视野中的乡土教材开发及使用 ·江帆:《生态民俗学》
·[王义彬]地方性知识作用于民族音乐学实地考察·[乌丙安]论生态民俗链——中国生态民俗学的构想
·[高丙中]“民俗志”与“民族志”的使用对于民俗学的当下意义·[叶舒宪]“地方性知识”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