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学者评介

首页民俗学文库学者评介

[廖明君]也哭虎彬兄
  作者:廖明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3-15 | 点击数:1013
 

       昨天,宅在家里,忽然在朋友圈看到虎彬兄仙逝的噩耗,心里堵的厉害,一时倒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了戈金兄《哭虎彬》,眼睛又湿润起来。我想,自己是有几句话要和虎彬兄说说的。

       2014年离开《民族艺术》之后,我也就更加懒散,慢慢淡出了“江湖”,与朋友们主动性的联系不再多了,与虎彬兄更是失去了联系。

       虎彬兄长我一岁,我们都是同辈人,按理应该多有交流才是,印象中我们虽然见过几次,但却几乎都没有深聊。究其原因,除了虎彬兄谦和好静,也与我一贯的懒散作风有关。

       因此,对于虎彬兄,我了解的实在不多,最深的印象就是,他给《民族艺术》的稿件,从来都不是直接给我,而都是通过巴莫转过来的。

       如果有谁以为这是因为虎彬兄对文章心中没底而不好意思面对我,就大错特错了。虎彬兄交给《民族艺术》的文章,数量不算多,但质量却都是很棒的,我一向都是很乐意地尽快安排刊发。

       我想,这除了与虎彬兄谦和好静的性格有关之外,更多的还是因为虎彬兄也是杂志的主编,能够体谅主编的难处,担心把稿件直接给我怕我为难而已。

       主编《民族艺术》多年,我一直得到虎彬兄的支持与关照。因此,虽然与虎彬兄没几次深聊,却也想再说一次:谢谢,虎彬兄!

       一路走好,虎彬兄!

廖明君

2020年3月14日于南宁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梁春婵】

上一条: ·[黄景春]沉痛哀悼尹虎彬老师
下一条: ·[刘晓峰]悼念尹虎彬老师
   相关链接
·[尹虎彬]史诗的诗学——口头程式理论研究 ·[刘先福]怀念恩师尹虎彬先生
·[白帆]忆念恩师尹虎彬教授·[刘晓峰]悼念尹虎彬老师
·[庞建春]送别虎彬师兄·[吕微]虎彬的笑容
·[叶涛]痛挽虎彬师兄·[黄景春]沉痛哀悼尹虎彬老师
·沉痛悼念尹虎彬研究员·[朝戈金]哭虎彬
·讣告:尹虎彬研究员逝世·[尹虎彬]回归实践主体的今日民俗学
·[尹虎彬]民俗学的理论反思和实践转向·[尹虎彬]作为体裁的史诗以及史诗传统存在的先决条件
·[尹虎彬]生活世界和自然秩序中的传统文化价值·[尹虎彬]从“科学的民俗研究”到“实践的民俗学”
·[尹虎彬]传承论的民间信仰研究·[尹虎彬]论小传统对价值观重建的意义
·尹虎彬:《河北民间后土地祇崇拜》·[尹虎彬]文化理想的冲突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