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朝戈金:徜徉在国际人文学术的园地里
——访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主席、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朝戈金
  作者:朝戈金 吕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5-05-14 | 点击数:9783
 

  “中国的非遗保护在国际层面之所以赢得广泛好评,
与我国专业学者在了解国际非遗工作理念、参与国际非遗工作实践的同时,
立足国情,摸索适合于我国国体政体和民众心态的非遗保护方法及其发展道路密切相关。”

 

  又“土”又“洋”的民间文化研究者——这是大家给朝戈金的评价。他笑言:“前一天还在巴音布鲁克草原上做田野考察,睡毡房,挨蚊子咬;第二天又飞到巴黎,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发表见解,传递中国学者的声音。穿插于边远民族地区和国际学术场合,这也多少是我的工作常态。”

  顶着一长串国内外学术头衔的朝戈金,并不完全是学究式的专家。他一边深入中国的乡野边地,寻访民间艺人,进行田野调查;一边积极走出国门,不遗余力地向国际人文学界介绍中国的学术观点和文化传统,获得了国际学术界的关注和肯定。

  朝戈金的学术步履启程于对作家作品和作家创作的研究探讨,如今,他在这方面仍偶有涉猎。随着学养的日渐深厚、视野的不断开阔及在目标学术领域的扎实耕作,朝戈金已将主要研究范畴定位于民间文艺学和民俗学,重在探究民间知识与文化。

  国际讲坛上的中国声音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10月,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巴黎举行的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CIPSH)第31届大会上,您全票当选该理事会主席。据了解,这是中国大陆学者首次在此类顶级国际学术机构中担任首席领导职务。请谈谈您在此类国际学术机构任职的感受和经验。

  朝戈金:这里有必要谈谈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成立的背景。它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的非政府组织,成立于1949年,以“打破学术封闭,消除相互隔膜”为宗旨。那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更凸显了这个宗旨的历史意义。当时,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极力倡导下,三个国际性组织先后成立,分别是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国际社会科学理事会(ISSC)及国际科学联合会理事会(ICSH)。

  目前,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的业务活动覆盖和联合了世界上几百个哲学、人文科学领域的学会。理事会的重要学术刊物《第欧根尼》以英、法、阿拉伯、中文四种文字出版,有很大的国际影响力。理事会以往召开的各类大会,都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或总干事代表赴会致辞。

  该理事会现有十几个国际联盟级别的成员组织,例如国际学术院联盟、国际哲学学会联合会、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国际语言学常设委员会、国际古典研究学会联盟、国际人类学与文化人类学研究联盟、国际宗教史协会等。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汝信,学部委员黄长著、卓新平,考古所研究员安家瑶以及我自己,都先后担任过该理事会副主席一职。

  我曾经担任了两届该理事会副主席,按照章程不能连任了,却意外地被推举为主席人选,原因是什么呢?我认为,主要是因为中国日渐强大,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国际影响日渐凸显,加上我和理事会各位执委,尤其是领导层在学术理念上有不少共通之处,能够共同做事。

  近年来,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资本市场高度统合、环境恶化问题突出。另外,以各种形态出现的宗教、族群、国家和文化冲突都令人担忧。因此,应对各类社会问题的研究在学术界越来越受到重视。而一些更为宏大的命题,如人与自然的关系、不同文明间的融通、文明进步的规律等,则被这些现实问题所淡化。于是,便出现了当今学术领域的一大病症——哲学和人文科学研究日渐凋敝和暗淡。有美国学者曾撰文,对古典学这一哲学和人文科学领域的核心学科在教育领域的衰落发出感慨。他们认为,这会导致很大的学术灾难。我赞同这种观点,即忽略哲学和人文科学的后果将十分严重。

  《中国社会科学报》:那么,如何避免这种后果的出现?本届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将就此作出哪些努力?

  朝戈金:重新强调人文科学的意义不可替代,已成为当务之急。因此,本届理事会的首要工作,是推动召开首届世界人文大会。经过多方努力,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大力支持下,这次会议拟定于2017年秋季在比利时列日召开。届时预计将有来自60余个国家的学术组织、学者和社会活动家参加,以期反思人文科学的使命,呼吁国际社会调整政策,加强相关领域的研究。这也将是我在任期间的一大重要工作。

  当然,协调好众多国际学术组织,设计好各类学术论坛的主题,需要整个理事会的共同努力,需要会议举办方的鼎力相助。这里,还应提及理事会的前任主席阿达玛·萨玛赛扣先生,他是竭力支持并推动举办这次世界性人文大会的核心人物之一。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5年5月11日第736期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对话:时代变迁,民俗变脸
下一条: ·尹虎彬:个案研究不能忽略理论关照
   相关链接
·中国民俗学会通过教科文组织“非遗与新冠”平台分享实践案例·[刘魁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时代机遇
·教科文组织启动“非遗与新冠”平台·地中海饮食文化
·文旅部非遗司:关于贯彻落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的通知·[韩成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体与保护主体之解析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开展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遗宣传展示活动的通知·[杨利慧]社区驱动的非遗开发与乡村振兴:一个北京近郊城市化乡村的发展之路
·[牛光夏]“非遗后时代”传统民俗的生存语境与整合传播 ·[胥志强]关于非遗保护的理论思考
·[谢中元]非遗传承主体存续的文化社会基础 ·[张毅]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工艺项目的传承与创新
·[马翀炜]知识谱系的构建与人类智慧的分享:聚焦中国边境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徐磊 荣树云]非遗保护运动与民俗传统的互动同构
·[朝戈金]哭虎彬·《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正式实施
·非遗不应被过度“消费”·毕传龙:连接好非遗数字化保护的“出入口”
·为什么中国是拥有“非遗”项目最多的国家?·[赵迎芳]新时期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和保护的实践与思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