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历史民俗学

首页民俗学专题历史民俗学

[刘恒]“百戏”影响中国戏剧的形成发展
  作者:刘恒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08-21 | 点击数:3362
 


  “百戏”一词虽在东汉中期才被明确提出,但作为一种表演形式,百戏肇始于战国时期,秦时称作角抵,至汉武帝发展壮大,西汉末年一度废止,东汉复兴,经隋唐五代技艺种类不断增添广博。

  “百戏”一词,为治戏曲史、舞蹈史、音乐史、杂技史及民俗史者习用已久,然观各类论著,对其概念的厘定却不甚明确,以偏概全、相互抵牾者时有出现,那么,百戏到底是什么性质?百戏与角抵有何种关联?百戏之“百”又是如何形成的?本文拟就此问题略作探讨,借以窥测百戏艺术的源头、发展及对后世戏剧的影响。

  角抵涵盖的形式与百戏无差

  周贻白在《中国戏曲发展史纲要》中是这样解释百戏与角抵的:“广义的角抵戏,所包含的技艺至为广泛,事实上等于‘百戏’。……至于狭义的角抵,本为两人角力(手搏或摔跤),以摔倒对方为优胜的一种武术表演,其间亦含有竞赛性质。”今见多数戏曲论著均沿用其说,如廖奔、刘彦君《中国戏曲发展史》:“汉代优戏表演最初名为角抵戏,后来又称为百戏。”此说大体不错,但作为角力表演的角抵,是如何与百戏画上等号的,学者没有进一步解释。要厘清百戏的概念,须从百戏与角抵的相互关系切入,作为考察点。

  关于百戏出现的时间,文献记载可追溯到东汉中期,《后汉书·安帝纪》载:“乙酉,罢鱼龙曼延百戏。”这是“百戏”一词今见最早的明确文献记载。由于这则史料记载过于简洁,我们无法从中获悉有关百戏表演的更多细节,但亦可推知:第一,既被统治者禁演,便也说明百戏至东汉已成规模,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影响。作为一种表演形式,百戏出现应在东汉之前。事实上,百戏被禁,早在西汉元帝时期就曾发生过,不过当时尚未有“百戏”一词的明确指称。第二,虽无法推知百戏究竟指什么,但可知“鱼龙曼延”一定是其中代表性的表演形式。

  “鱼龙曼延”是一种幻术表演,西汉时期即已非常流行,《汉书·武帝纪》载:“元封三年春,作角抵戏,三百里内皆(来)观。”文颖注云:“(角抵)盖杂技乐也。巴俞戏、鱼龙曼延之属也。”可知西汉时期“鱼龙曼延”属于角抵戏表演的一种形式。角抵一词,最早见于《史记》,司马迁称之为“觳抵”,如《史记·李斯列传》:“时二世在甘泉,方作觳抵优俳之观。”觳抵即角抵,是早在战国之时即已存在的戏乐形式,应劭曰:“战国之时,稍增讲武之礼,以为戏乐,用相夸示,而秦更名曰角抵。”

  应劭所说的“讲武之礼”是一项古老的传统礼仪制度,自先秦始就是天子、国君操练和检阅军队的礼仪,也是昭显和炫耀国力的重要手段。角抵其时就是这套礼仪中的一种,基本形式是两相角力搏斗,由于其潜在的表演和观赏性,逐渐发展为一项戏乐形式,至秦,已作为主要表演技艺为帝王所欣赏,《史记》中记载秦二世在甘泉观看的“觳抵”之戏,当属此类。秦以后,至汉,这种单一的两相角力的表演形式被不断增广,《史记·大宛列传》载:“大觳抵,出奇戏诸怪物,多聚观者”,又说“觳抵奇戏岁增变”,可见角抵所包含的技艺种类愈趋丰富。张衡《西京赋》描述的长安平乐观前种类繁多的角抵戏演出,其技艺种类既有幻术鱼龙曼延、杂技吞刀吐火,还有东海黄公之类故事性演出,所有这些表演形式,张衡总括为“角抵妙戏”。至此,角力搏斗显然不再是角抵表演的中心,其表演类目愈趋繁多,角抵所涵盖的技艺形式已与后世所谓“百戏”无差。

  角抵不断增广成为百戏

  西汉角抵技艺种类繁多,但仍未被冠以百戏之名。武帝时期这种多样化的表演形式最为繁荣,其时,观看角抵表演不仅成为上至帝王下至百姓的娱乐方式,还因其场面壮大而成为统治者夸耀于外、以展示国力强盛的政治手段。武帝以后,统治阶层喜观角抵之风愈盛,且场面益大、奢靡日甚,百姓不堪重负。至汉元帝,终纳贡禹之谏“罢角抵诸戏”,其后,哀帝干脆以俗乐放纵扰乱雅乐为由,将掌管俗乐演出的乐府机构取消了。

  但西汉末年统治者罢黜角抵演出之举,其效果并不甚明显或曰禁演的威力并未能持久,角抵演出仍十分流行。至东汉殇帝,又一次对这种大型演出予以罢止,《后汉书》对这次禁戏予以记载,如前所述,使用的是“百戏”一词。可见,经西汉末年短暂禁止,东汉建立后,角抵诸戏重兴,《晋书·乐志》便记载了东汉统治者观看角抵诸戏的场面:“后汉正旦,天子临德阳殿受朝贺,舍利从西方来,戏于殿前,激水化成比目鱼,跳跃嗽水,作雾翳日。毕,又化成龙,长八九丈,出水游戏,炫耀日光。以两大丝绳系两柱头,相去数丈,两倡女对舞,行于绳上,相逢切肩而不倾。”与西汉时期相比,东汉百戏演出的技艺形式显然再次增广。

  东汉以后,经魏晋南北朝几个历史时期的不断发展,角抵戏种类继续增广,终于增至过百,元马端临《文献通考》曰:“北齐神武平中山,有鱼龙烂漫、俳优侏儒、山车巨象、拔井种瓜、杀马剥驴等,奇怪异端,百有余物,名为百戏。”百戏的表演内容随着朝代更迭不断增广,至隋朝,好大喜功的隋炀帝终于举办了一场规模空前的盛大百戏演出,根据《隋书·音乐志》记载,这次演出展现的技艺类目比北齐更为广博,场面之盛可谓登峰造极。这种起源于战国“讲武之礼”的表演艺术,至此已成为名符其实的“百戏”。

  百戏之“杂”影响后世戏剧形成

  综上所述,“百戏”一词虽在东汉中期才被明确提出,但作为一种表演形式,百戏肇始于战国时期,秦时称作角抵,至汉武帝发展壮大,西汉末年一度废止,东汉复兴,经隋唐五代技艺种类不断增添广博。总览百戏的艺术表现,其最大的特征便是“杂”。百戏之“杂”表现在两个方面,即表演内容之杂与演出形式之杂。内容上,百戏所表演的技艺形式包括幻术、乐舞、杂技、魔术、体育竞技、故事性演出等;形式上,上述技艺的演出是随意和松散的,彼此之间并无关联。中国戏剧就是在这样广杂的文化背景下萌芽、生长终至成熟的,以至于宋元两代的主要戏剧形式,时人仍以“杂”冠之,名为“杂剧”,正如明初朱权所言:“杂剧者,杂戏也。”分析作为成熟戏曲形态雏形的宋杂剧,其“杂”亦表现在表演内容与演出形式两方面。据《梦粱录》载宋杂剧上演时“先做寻常熟事,名曰艳段,次做正杂剧。通名两段”。也就是说,宋杂剧包括正杂剧和与之无关的艳段戏,剧本内容驳杂。演出形式上的杂:《东京梦华录》记载了一次崔府君生日时的露台演出,“自早呈拽为戏,如上竿、趯弄、跳索、相扑、鼓板、小唱、斗鸡、说诨话、杂扮、商谜、合笙、乔筋骨、乔相扑、浪子、杂剧、叫果子、学相生、倬刀、装鬼、砑鼓、牌棒、道术之类,色色有之”。可见宋杂剧是与诸色技艺混演的,这与百戏之杂便有了某种文化源头上的关联。正是这种广博杂糅的百戏艺术,以其包罗并蓄的文化内涵,孕育着后世戏剧的诸种因素,对中国戏剧的形成及其本质特征影响深远。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秦汉文学史研究”(12AZW006)阶段性成果)(作者单位:洛阳师范学院文学院)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8月20日第636期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王洪震]汉画里的校雠图
下一条: ·[李昌宪]从《水浒传》看宋代社会
   相关链接
·戏曲进景区 经典永流传·毕兹卡的阳戏
·[乔宗玉]《孟姜女传奇》:澧州大鼓动京城·“郭汉城对中国戏曲的贡献”研讨会召开
·百年侗戏述说百年故事·京剧演员急需更多平台“炫彩青春”
·[朱鹏]汉画像中的角抵图初探·[杨金源]民间戏曲作为重建在地社会符号之区域民俗事象研究
·“戏友戏迷在,戏曲不会亡”·山西平遥一老农出版20万字古戏台研究专著
·[王馗]古老剧种如何传承——以戏传艺 延续古老品格·哈佛大学东亚系伊维德教授访问记
·[刘恒]戏曲地域文化研究离不开传播学、接受美学视角·[刘恒]传统赛社演出形态的变化
·田仲一成:《古典南戏研究:乡村宗族市场之中的剧本变异》·[倪锺之]寻访木鱼书:李福清的曲艺版本研究
·河南老艺人家传六代布袋木偶戏面临失传·[柏岳]为“滩簧”立传
·[刘闽生]回归戏曲本体 保持剧种个性·中国戏曲“第一老字号”易俗社迎来百年华诞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