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首页民俗学专题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褚建芳]制造传统*
——关于傣族泼水节及其相关新年话语的研究
  作者:褚建芳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02-05 | 点击数:6004
 

  【内容提要】有关泼水节即傣历新年的说法在当代学术界已成定论。然而,为什么这一节日庆典的日期不在傣历的一月一日?对此,既有研究并未给出令人满意的解释。在对相关文献进行梳理和作者本人田野研究所得发现的基础上,本文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泼水节并非傣历新年,而是佛教新年和傣族远古泼水习俗两个来源的结合体。继而,作者指出,被视为傣历新年的泼水节实际上是一种被制造出来的传统。

  【关键词】傣族;泼水节;傣历新年;上座部佛教;传统


  “传统的发明”或”再生产”{1}近几十年来一直是社会人文科学研究中的兴趣之点,究其原因不外乎来自于对现代性及其影响的反思。众多的相关研究告诉我们,传统并非一成不变,它可以因为各种有目的的操作和下意识的“与时俱进”而发生改变。{2}在多民族国家里,许多民族,尤其是少数民族,为了自己不被主流社会的声音所吞没,经常会在自身的文化表达上下功夫,以期表明自身的存在。本文以傣族的泼水节及其相关新年话语为例,就传统的再造问题进行讨论。以下,我首先就学术界有关定论提出自己的不同看法,继而就自己的不同见解展开论证。在文章的后半部分,我将结合自己的田野工作所得论证有关泼水节及其相关话语其实是一种对传统的制造或者再造过程。

  一、问题的提出

  在谈到傣族的泼水节时,以汉语为工作语言的大部分研究者把德宏傣族与西双版纳傣族混在一起,笼统地将泼水节视为傣历新年。{3}这样的看法虽有一定道理,却值得商榷。

  首先,从时间上看,持上述观点的学者认为,泼水节一般在傣历的六月举行,因而也常常被称为“六月年”。他们进一步指出,作为傣族的新年庆典,泼水节一般持续三天时间。其中,第一天为“除夕”,傣语称为“腕多桑刊”,即泼水节的第一天,属于旧年的末尾;第二天为“空日”,傣语称为“腕脑”,一般是一天,每隔四年左右有一次两天,在名义上并不归属于哪一年;第三天为“元旦”,傣语称为“腕叭腕玛”,意思是“日子之王到来的那一天”,是泼水节的正日子,为新年的开头。

  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一个族群的历法为什么不以第一个月(即一月)而以第六个月(即六月)为新年?

  其次,从内容及性质上看,泼水节不仅仅是“泼水”的节日,还包括浴佛、听经诵经以及向佛献供做功德等佛教内容,甚至可以说是一种佛教节日。那么,作为傣历新年的泼水节与佛教之间究竟有何关系?

  对于第一个问题,上述作者和文献大多未做解释。有所解释的三个文献都认为傣历新年的日期是根据太阳运行的位置来确定的:傣历本来以太阳在黄道上进入白羊宫宫首那一天即春分日为新年,后来经过长时间的误差积累,在节气中推迟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从而大多发生在傣历六月。{4}

  显然,这样的解释并不充分,除了指出傣历新年何以发生在傣历六月外,上述作者并未回答下面这两个重要问题:

  第一,为什么泼水节是傣历新年的仪式庆典?

  第二,为什么“傣历新年”那天在傣历里不是一年之始,即一月一日?

  我们可以设想,由于包括傣历在内的傣族文化同印、缅、汉等文化同时有着密切的联系,“傣历新年”的日期与其在“傣历”中的月序安排或许有着不同的渊源。对此,刘岩的下述看法颇具启发意义:

  傣历本以六月为岁首,传统安排历书或年历表的方法应从六月起至五月止为一年。……德宏傣历在保持自己历法传统月序的基础上,吸收了农历正月至十二月为一年的习惯,改用农历正月即傣历四月为岁首,这就是傣历的“果冷细”节。……“果冷细”就是农历春节,……有趣的是,当傣历引进四月过春节的习惯之后,他们将农历的月序名称也作了相应的改变,即从四月至三月为一年,而实际上它所代表的月份仍是农历正月至十二月。{5}

  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德宏傣族现在的新年已经与汉族的春节而不是与傣族的泼水节同时。对此,我自己也曾有过详细描述。{6}这不仅说明德宏傣族现在的“新年”来自于汉族农历的春节,而且还表明德宏傣族现在的新年庆典并非其原先所固有,而是外来的。以此推之,前述被称为“傣历新年”的泼水节或许并非真正的傣历新年,而是有着外来源头的“傣族新年”。

  六十多年前,田汝康先生在其堪称经典的傣族民族志著作中,把泼水节视为“佛教新年”。{7}这让我们看到一种可能,即前面所谓的“傣历新年”之所以被安排在傣历的六月,是因为它并非傣历新年,而是佛历新年。只是由于傣族普遍信仰佛教,因而佛教新年的庆典后来被视为傣族自己的新年庆典,从而使得来源于佛教新年的傣族新年便发生在傣历的六月,继而被看成是傣历新年。

  对此,张公瑾、王锋的一段话可以作为佐证:

  傣历本来是以春分为新年的,但佛教僧侣将新年附会为佛祖释迦牟尼的生日。凡是小乘佛教流行的地区,都将泼水节作为一年一度的最盛大的节日。{8}

  然而,以上只是点出了傣历新年与佛教节日的关系,即傣历新年被僧侣附会成佛教的释迦牟尼生日,却仍然没有回答“本来是以春分为新年的”傣历的新年为什么不在傣历的“一月”,也没有解释“傣历新年”与泼水节到底有何关系。我认为,若要回答这两个问题,我们还需找到两方面的证据:其一,在既往研究中被普遍视为“傣历新年”的泼水节是否就是“佛历”的新年?其二,按照傣历确定的“新年”究竟是何时举行又是被如何庆祝的?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 2010年第2期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张金岭]法国社会中的时间及其文化隐喻*
下一条: ·[张勃]上元灯树千光照 元宵:多元文化汇就的“大河”
   相关链接
·[李斯颖]德宏傣族族源神话的多元叙事与文化记忆·[侯兴华]文化冲突视阈下云南部分傣族改信基督教与边境社会稳定
·[金红]论傣族乐器“光邦”的象征功能·[屈永仙]傣族口头传统文类及其传承者
·[岩温宰香]傣族献祭竜林仪式的空间场域与文化传承意义研究·[袁宣民]美味佳肴撩人醉——《饮食文化》介绍
·[郭中丽]傣族孩童教养互动机制研究——以云南沐村傣族为个案·傣族:在东南亚国家及其相互交往中举足轻重
·[孙九霞]旅游对目的地社区族群认同的影响·[温小兴]傣族村寨的风水实践与文化整合
·[金红]傣族乐器“光邦”的活态传承及其文化解释·[艾菊红]傣族水井及其文化意蕴浅探
·[郑筱筠]傣族《兰嘎西贺》故事不同版本原因初探·[胡阳全]近十年国内傣族研究
·[李靖]印象“泼水节”:交织于国家、地方、民间仪式中的少数民族节庆旅游·[张多]傣族民间社会民俗与宗教的互动
·[屈永仙]传承傣族诗歌的女人们·傣文古籍《尖达塔度》:记录高僧舍利子存放地
·[安琪]文本、情境与象征·[朱德普]临沧地区傣族勐神崇拜及其内涵探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