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儒林外史》《红楼梦》构成现代中国小说的起点
——商伟谈清中叶文学
  作者:记者 石剑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3-07-19 | 点击数:4602
 

  “乾隆中后期,出现了一些文人章回小说,无论以什么标准来判断,
都算不上通俗。它们被彻底文人化了,并且不再通过商业印刷传播。”

商伟  哥伦比亚大学杜氏中国文化讲座教授

  商伟目前是哥伦比亚大学杜氏中国文化讲座教授,在《剑桥中国文学史》中负责清中叶的文学,他把这段中国文学称之为“文人的时代及其终结”。在这段文学史创作中,商伟提出了很多有趣的观点,比如他认识到在清中叶的文坛上,一些十分重要的变化正在发生,“乾隆中后期,出现了一些文人章回小说,无论以什么标准来判断,都算不上通俗。它们被彻底文人化了,并且不再通过商业印刷传播。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儒林外史》和《红楼梦》,在作者生前只是以抄本的形式在亲友的小圈子内传阅,知名度仅限于某些地域。但这一现象本身就标志着小说史上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商伟对早报记者说。 

章回小说在清中叶经历文人化的洗礼

  东方早报:你在《剑桥中国文学史》中,把你写的清中叶的中国文学称之为“文人的时代及其终结”。这个“终结”是何种意义上的终结?

  商伟:我所说的终结,指的是我们所熟悉的、自中唐之后一直居于支配地位的文人文化,到了19世纪中叶开始变得难乎为续了。鸦片战争带来了巨大的结构性变化,但这在此后的长时段中才逐渐呈现出来。相形之下,太平天国的后果来得更直截了当,立竿见影。这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对江南和其他经济和文化中心地域造成了灾难性的破坏,迫使那里的文化精英迁往他地,包括新兴的半殖民地都市上海,并试图在全然不同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格局中,着手重建他们的文化传统。太平军被镇压之后,的确出现了文人文化复兴的短暂时期,但整个历史语境已无可逆转地改变了,文人士大夫不得不面对一个他们无法理解、更难以驾驭的世界。

  当然,这一变化并非一两个历史事变的产物,而是在此前的时期中就已略见端倪了。在乾隆年间日益复杂而多元的社会文化变迁中,作为文化精英的文人,一方面发生了内部的剧烈分化,另一方面也在一些新兴的文化场域中失去了引领潮流的角色。例如地方戏,基本上就是在文人的影响场域之外迅速发展起来的。此外,在商业出版的新时代,文人作者被急剧边缘化了。

  东方早报:你所撰写的这一章第一部分,你称之为“漫长的乾隆时期”,你主要从文人小说和文人剧、地方戏来展开,可是小说和戏曲通常都被认为是通俗文学的一部分,为何是小说和戏曲而不是这个时代的诗文?

  商伟:假如从当时文坛的当事人的角度来看,这一百多年(1723-1840)的文学,当然依旧以诗文为主。乾隆时期的文坛领袖人物,如沈德潜、翁方纲和袁枚,都以诗名世,作品相当丰富。整个乾隆年间的诗文放在一起,可以说是汗牛充栋,不可胜计。如果以当时人的视野为依据,来描述乾隆时期的文坛,显然应该把焦点锁定在传统的诗文上。关于当时的诗歌,你可以一直写下去也写不完。

  可是,在当时的文坛上,还有一些十分重要的变化正在发生,文坛的中心未必意识到了。我们把明清时期的戏曲小说定位为“通俗文学”,但在乾隆中后期,出现了一些文人章回小说,无论以什么标准来判断,都算不上通俗。它们被彻底文人化了,并且也不再通过商业印刷来传播。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儒林外史》和《红楼梦》,在作者生前都只是以抄本的形式在亲友的小圈子内传阅,知名度也仅限于某些地域。这一现象本身就标志着小说史上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

  东方早报:那个时期的商业出版与文学之间呈现什么样的关系?

  商伟:印刷出版是这一时期文学传播的基本方式,就诗文和戏曲而言,主要是以家刻本为主。家刻本通常不以营利为目的(当然也有例外),数量和传播范围都相对有限。

  商业印刷就不同了。在明代中后期,以福建为中心的出版印刷业,形成了全国范围的发行网络,在小说和其他类型的书籍的生产和流行等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 2013-07-19 07:44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文学史不是开列一份名人名家光荣榜”
下一条: ·在田野中发现真正的学术问题
   相关链接
·[刘亚虎]彝族史诗在南方民族文学史上的地位与价值·[林岗]二十世纪汉语“史诗问题”探论
·[王文超]科学史与民俗文化:艾伯华早期汉学研究述略(1927-1937)·俗文学研究拓宽文学史书写格局
·[高有鹏]关于中国民间文学史的书写·[刘大先]民族文化的历史叙述问题
·[徐新建]展现“中国故事”的多民族魅力·宝卷研究扩充俗文学史整体构架
·[李小玲]民间文学的文学史意义·《世界文学史》:绘一幅力求完整的世界文学地图
·[刘宗迪]天文学史上的“织女”与“牛郎”·[刘跃进]邓绍基先生的学问人生
·“文学史不是开列一份名人名家光荣榜”·在文本生成的历史语境中书写“文学文化史”
·[石剑峰]建立新文学史观 关注文学的过滤与重建·[吴艳]元杂剧:民族交融的艺术表现
·文学史学者邓绍基去世 对元代文学史研究贡献大·[小月]何其芳:少数民族文学史编写的首倡者
·[颜水生]价值判断背景的口头传统与文学史学的结合·罗永麟:《论中国文学发展规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