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2019“东北亚民间游戏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大师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大师

毕华玉:一位毕摩的使命
  作者:张雁群   摄影/图:田鸿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7-12-02 | 点击数:2580
 


  没有老态龙钟的外表,没有神秘的衣着,没有高深莫测的气质和谈吐,毕华玉却是当地最有名的毕摩。

  “毕华玉较为全面地掌握了石林彝族文化,包括毕摩祭祀、经书、历史文献、艺术文化,可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他还精通彝文,这样的人才在石林并不多,他是在当地年轻一代的毕摩中最出名的一个。”

  “阿诗玛”传人

  石林彝族自治县县城不大,却因著名的石林风景区声名远扬。在县城,有不少气派的酒店、簇新的高楼,以及随处可见的各类小商店、网吧、文印店、干洗店,和很多地方一样,千篇一律的城市布局,让人很难感受到它原本的当地民族文化元素。毕华玉就住在这里,并且致力于研究和传授他的毕摩文化。

  说实话,看到毕华玉,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德高望重、庄严肃穆的毕摩联系起来的。他身穿一套浅灰色西装,汉语流利,和人交谈时喜欢说笑,神情激动,手舞足蹈。你只能猜想或许他是个另类的毕摩?

  毕摩是彝族社会生活中的重要角色,他掌握着本民族的历史文化艺术等知识。特别是在宗教活动中,毕摩更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和地位。实际上,毕摩就是彝族原始宗教活动中的祭司或巫师,相当于当地本民族的高级知识分子。

  毕华玉的确是当地颇有名气的毕摩。石林彝族自治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方跃章对他的评价很高:“毕华玉较为全面地掌握了石林彝族文化,包括毕摩祭祀、经书、历史文献、艺术文化,可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他还精通彝文,这样的人才在石林并不多,他是在当地年轻一代的毕摩中最出名的一个。”

  去年,在文化部首批公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继承人名录中,54岁的毕华玉和66岁的王玉芳作为民间文学《阿诗玛》口传文化的代表同时在列。他们分别以毕摩调的《阿诗玛》和民间调的《阿诗玛》为代表。不过,毕华玉表示,自己唱的毕摩调《阿诗玛》只是自己所掌握的彝族文化中的一小部分。他更乐于展示自己在毕摩文化方面的才能。

  《毕摩文化》传承人毕华玉一家。儿子不愿意继承父业,使得毕华玉寻找传人陷入了困境。

  让他遗憾的是,他家里的经书在文革时期有一部分已经被烧掉了。他有些痛惜地说:“我一辈子遗憾的就是这些,书被烧了,我爸爸也死了。”

  传承衣钵是使命

  毕华玉家世代都是毕摩,到他这一代已是第6代。毕华玉的父亲毕小三生前也是个当地有名的毕摩,尤其精通彝文,他曾参与编写了《彝汉词典》。从小父亲就要让他传承自己的衣钵,但年轻的毕华玉有自己的理想,他不想和父亲一样做一个毕摩,他希望能走和父亲不一样的路。

  “其实,更主要的是不感兴趣,父亲总让我做一个毕摩,我十分不情愿,很多时候只是随便学一下,根本没有上心。”毕华玉说。于是,初中毕业后,21岁的毕华玉去西藏,7年后,他回到家乡在烟站收烟叶。

  在他34岁时,按照家族传统,他还是正式继承父业做了毕摩,但刚开始很没有兴趣,心里不情愿,只不过是随了父亲的愿罢了。然而,随着毕华玉对毕摩文化的了解不断深入,他越来越发现这是一个有意思而且有必要学习的领域。与此同时,政府也开始重视民族文化,人们肯定了毕摩文化是彝文化中一个重要的部分,不再像过去那样认为是封建迷信的东西。这让毕华玉颇有感触,更加激发了他学习的动力。

  于是,他开始静下心来,潜心学习和钻研祖传的经书。“学习是很苦的,你不仅要把家里的经书都背下来,还要学习彝文的书写。”当时他常常是一边干活,一边背书,有时候背不下来了就去翻翻书,又重新背。背书的同时,他对彝文化的了解愈加深刻,并被自己民族的文化所吸引。不过,让他遗憾的是,他家里的经书在文革时期有一部分已经被烧掉了。他有些痛惜地说:“我一辈子遗憾的就是这些,书被烧了,我爸爸也死了。”

  现在,毕华玉被石林县民宗局文史研究室聘请为研究人员,这是一个特殊的不在编的工作人员。毕华玉说:“当时他们对我悄悄地摸底考察了三个月,这连我都没有察觉到,后来他们才告诉我。”

  无论走到哪里,如果带上了彝文的手抄本,毕华玉都要格外小心,他笑着说:“丢一件衣服没事,丢一本手抄本就要我的命了。”

  手抄本如命

  系统地学习《阿诗玛》的演唱也是在34岁以后,但小时候毕华玉对父亲的演唱就已经有很深刻的印象,他也能全部唱下来。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说起与《阿诗玛》的缘分,毕华玉就停不了嘴。我们生孩子满月唱《阿诗玛》,娶媳妇嫁女儿唱《阿诗玛》,老人过世也唱《阿诗玛》,《阿诗玛》已经成为我们撒尼人日常生活、婚丧礼节以及其他风俗习惯的一部分。说着,他给大家唱一段,演唱时毕华玉表情凝重,声音凄苦、苍凉、古朴。

  文管所的方跃章介绍,毕摩调是一种很古老、很原始的曲调,严格遵循五字一句的五言体,调式比较固定。毕摩调后来慢慢演化成民间调。民间调相对而言更活泼些,可以允许演唱者加入自己的理解,进行发挥。庄重的毕摩调在婚嫁、祭祀、葬仪等活动中,由毕摩演唱。而民间演唱《阿诗玛》的场合不固定,只要高兴就可以随时演唱,姑娘们连绣花时也可以哼着《阿诗玛》小曲。

  同样做毕摩,毕华玉和他的祖父辈不同的是,他一直在努力把祖父辈口传的毕摩文化用彝族的文字记录下来,包括《阿诗玛》。他说:“像记者一样,听到不同的曲段,我先把意思记下来,然后再把口头语转变成书面语,不断修改,好的曲段补充进去,不顺口的就删掉。”现在,他亲手记录下来的毕摩经书已有一人高。这些彝文记录文本的手抄本,就是宝贵文献。

  无论走到哪里,如果带上了彝文的手抄本,毕华玉都要格外小心,他笑着说:“丢一件衣服没事,丢一本手抄本就要我的命了。”

  他的儿子是绝对不会学了。毕华玉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爱学、而且有一定学习能力又可以值得信任的人继承他的事业。沉默半晌,他还是叹息着说,最好是家族里的,比较放心。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滇池晨报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毕华玉:开“心灵药方”的毕摩
下一条: ·阿诗玛:流淌在血液的歌
   相关链接
·[张丽丽]高校社区公共民俗学的实践·[钱梦琦]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与代表性传承人制度研究综述
·[林继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保护的中国实践·[陈杭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乡土社会对文化行政的适应与利用
·[李虎]论传承人流动与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刘正爱]在田野中遭遇“非遗”
·梁莉莉:《传承行为与保护实践:回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研究》·非遗传承人赵树宪:当下是非遗最好的发展时期
·2017年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实施情况报告·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首批优秀成果发布
·[刘魁立]非遗保护,还须多些“契约精神”·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集体先进个人和第五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座谈活动在天津举行
·非遗传承人群研培计划优秀成果(上海高校专题)展在京开幕·[林继富]保护非遗关键在于保护传承人
·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数据统计·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分布大地图
·非遗传承人衡阳张紫映与世长辞·文化和旅游部:关于公布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通知
·我国著名格斯尔奇吕日甫大师逝世· 文化和旅游部等:关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实施方案(2018-2020)》的通知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