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2019“东北亚民间游戏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毋丹]弦索南曲化:明清戏曲受众的倾向及南北曲声律之变迁
——以《北西厢》工尺谱为例
  作者:毋丹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12-30 | 点击数:1561
 

  2.腔谐四声——曲腔的律化

  在昆腔大盛之前,因普遍采用“倚声填词”的制曲方式,一定程度上,曲牌存在“定腔”特征。明魏良辅云“曲须要唱出各样曲名理趣,宋元人自有体式。如【玉芙蓉】【玉交枝】【玉山供】【不是路】要驰骤;【针线箱】【黄莺儿】【江头金桂】要规矩;【二郎神】【集贤宾】【月云高】【念奴娇序】【刷子序】要抑扬……”魏良辅改良昆山腔,创制新腔,要求五音须从四声。昆曲开始新的字腔关系——依字声行腔。即曲腔走向与字声走向相一致,不同字声有了相对固定的腔格。依字行腔的具体规则,已有诸多前贤做过陈述总结,此处不作展开。需要注意的是,这是一种与倚声填词完全不同的做法。从音乐创作的角度而言,一是先谱曲后填词,一是先作词后制曲。如果文词与曲调追求和谐统一的关系,则一定程度上,后序工作需要受到前序工作的制约。依字行腔其实是对于曲腔的律化。据此规范制曲的过程是:先作词,再点板(根据文意确定节奏),然后根据词中每个字词的四声来谱曲。这一过程告诉我们,谱曲的过程完全是根据这段曲文中具体的文词来进行的。旋律依据字词的四声,再对过腔接字进行艺术的处理;乐“住”之处可以根据词中的停顿、韵脚等自由地安排。这段曲文是否符合格律,无关紧要。戏曲史上,“格律”与“辞采”之争未曾停歇,许多佳作因偶有违律便被诟病、窜改。但事实上,这些违律的作品有太多在后世被广泛传唱。正是这种依字行腔的腔律,将这些不合律的作品从严格的文体格律中解放出来,为曲律的松动提供了可能。

  明中叶后,曲坛呈现北衰南长的趋势,与经济文化中心的南移不无关系。经济的繁荣必定推动文艺的繁荣,群众对娱乐消遣活动的需求也相应增长。从明代戏曲作者的地域分布来看,江南地区戏曲作家数量统领全国。商业、文化活动等事宜的频繁往来,将文艺风尚带至北方,是以全国范围内,南曲势头都盛于北曲,以至后世之弦索,都是名北而非真北。而需要指出的是,压倒北曲的南曲,已不是早期的南戏,而是经过了文人改良(很多是江南文人)的南曲。地域因素起到推动作用的同时,戏曲发展的内部要素仍是主要原因。从重北轻南,到以昆腔为宗,实质是从曲辞的律化转向曲腔的律化。

  (二)戏曲受众的倾向与戏曲发展走向

  戏曲的受众包括戏曲所有的传播对象。然而,戏曲地位的提高有赖于文人的参与。正是文人总结、提倡、制定种种规范,它才能成为文人赏玩的艺术品,能够被提到等同于“乐府”的地位,甚至在清代进入官方的视野。戏曲无论是剧本创作还是声腔艺术,它的发展变化过程无不取决于文人的干预方式。掌握话语权的士人阶层是影响,甚至决定戏曲发展走向的受众群体。因此,谈及戏曲受众的审美倾向,主要还在于社会精英阶层的审美旨趣。

  论曲之高下,北高南下到南高于北,看似欣赏者的倾向发生了变化,实际上却体现着恒定性——全方位的精致化。在古代,戏曲是难登大雅之堂的文艺形式,无法摆脱依附文人的命运。在文化系统中占有一席之地,才有可能生存发展。它存在精雕细琢的空间,才禁得起文人的赏玩。曲律作为文体的规范固定之后,众人都承认并已经从主观上尽量按此规范写作,文人的关注点自然转向腔辞关系的细致玩味。明代多格律谱,却鲜有音乐谱,而至清代,尤其是清中叶至晚清民国时期,戏曲工尺谱的数量急剧增加,一方面当然因为工尺谱本身的发展趋于完善,另一方面正是由于腔律严格,准绳有定,故而需要“定”谱,这与明代格律谱的涌现情况是如此相似。从曲律到腔律,律化是一贯的追求,审美倾向并未发生变化,只是精致化的对象发生了转移。

  当下,大部分戏曲剧种的发展方向仍受到精英阶层审美情趣的影响。无论是古代的士人阶层还是今天的精英阶层,其对文化艺术的要求总是内容深刻化、形式精致化。当代戏曲,在文体、曲腔都律化到极致后,已没有多少空间能够去开拓。在要求深刻内涵的同时,则转向细致地雕琢戏曲的方方面面,追求一种全方位的极致美。目前的戏曲分工极细,就戏曲院团工作人员而言,便有编剧、导演、演员、乐队、唱腔设计、音乐设计、服装设计、造型设计、舞美设计、灯光师、音响师、化妆师、道具师、场务等等,每一类工作的从业人员都需经过专业的训练方可胜任。

  上文已提到,曲腔的律化给文律松动带来可能。当代戏曲发展,腔律松动已是不争的事实。戏曲的发展方向仍旧把握在精英阶层手中。虽然市场因素也是不可忽视的重点,但随着民众整体素质的提高,观众的审美也趋于精英化,追求戏曲各分支的精致化仍是受众不变的倾向。以辞律来诟病南曲,以腔律来批评北曲,都是戏曲发展中追求精致化必不可少的过程。这一过程告诉我们,总结规律,成为规范,是为创作而服务,但它如果成为束缚,当然应该适当地打破。同样的,在今天,戏曲要发展,定会在各方面进行新的尝试。因此,在戏曲发展的阶段,我们不当急于否定新的事物。在一次次大胆的探索中,一次次与其他艺术的碰撞中,可能会再现新的火花,登上新的高峰。

(本文原载于《文化遗产》2018年04期。注释从略,详情参见原文)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万建中]“人民性”:民间文艺的核心所在
下一条: ·[关溪莹 王权]生态民俗学视域下明清广东蚕俗研究
   相关链接
·第三期“艺海问道”文化论坛:中西戏剧精神与当代戏曲发展的未来走向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