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学术史反思

首页民俗学专题学术史反思

[巴莫曲布嫫]走向新时代的中国少数民族民间文学:从事实清理到学科建设(1995-2019)*
  作者:巴莫曲布嫫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2-04-09 | 点击数:4046
 

  三、登堂入室:大文学观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

  有关族别文学史或文学概况写作的讨论,大都面临民间文学作品的时代划分之难题,而阶段研究则一直是学科结构的历时性支柱。20世纪80年代末期到90年代中期的讨论结果,集中反映在邓敏文基于当时四十多种族别文学史写作而完成的《中国多民族文学史论》一书中[10]。自马学良、梁庭望、张公瑾主编的《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史》于1992年面世以来,民族民间文学已全面进入总体文学史、语种文学史、族别文学史、区域文学史、分体文学史及民族文学关系史[11]的书写实践中,许多代表性文类尤其是地方文类和口头文类获得了应有的彰显。刘魁立早年提出的多民族文学史撰写的“三个台阶”(族别文学史、文学关系史、多民族文学史)[12]得到了落实。吕微从国家话语权力角度,剖析了早期少数民族文学史书写所具有的多重向度和复杂策略,展现了国家现代建构过程中民族性的历史坚守与时代精神的呼应。[13]

  在“大文学观”的书写框架下,少数民族文学包括民间文学首次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与民族文学研究所合力完成的《中华文学通史》[14]。主编之一张炯在《序言》中指出,“完整意义上的中华文学史应该是涵盖中华各兄弟民族的文学贡献的文学史,也应该是涵盖中国各地区的文学史,即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在内的文学史,而不仅仅是大陆地区的汉族文学史。”[15]根据梁庭望的统计,《中华文学通史》凡281章,其中含少数民族文学专章54章,占19%,专章内各节及其他章所包含的少数民族文学专节一共150节。梁氏认为,“虽然这部巨著将汉文学与少数民族文学共处于一书,但尚未能浑然一体,布局也不平衡,有游离之感,但它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标志着真正的中国文学史的编撰已经提到日程。”[16]笔者作为参与者,见证了这部通史构合的复杂过程,尤其是各类少数民族民间文学“作品”入史的断代难题及其处理策略。朝戈金指出,这一开山之作“首次将少数民族文学纳入整个中国文学史的总格局之中,使之成为中华民族文学发展的有机组成部分,其意义特别巨大。”[17]刘跃进从“初步实现文学史古今打通、多种文体打通、多民族文学打通”的“三通”肯定了这部通史的总体价值,而这正是文学史家郑振铎的一个理想。[18]

  随着“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等资料学成果的陆续出版,从少数民族故事、神话、传说、史诗、叙事诗等民间文学“新材料”发现“新问题”成为治史的内在理路,《中华民间文学史》(祁连休、程蔷主编,1999年)、《中国民间故事史》(刘守华,1999年)、《中国神话史》(袁珂,2005年)、《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刘锡诚,2006年)、《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研究》(祁连休,2007年)、《中国民间故事史》(祁连休,2015年)、《中国民间叙事诗史》(贺学君,2016年)、《简明中国文学史读本》(刘跃进主编,2019年)等学科化前沿性著作都充分地给予了详略不同的关注、呈现和阐释。赵敏俐主编、梁庭望撰写的《中国诗歌通史·少数民族卷》[19]立足于“中华民族文化版图说”,在共时性关系上把中国各少数民族按其所居住的地域分为中原旱地文化圈、北方森林草原狩猎游牧文化圈、西南高原农牧文化圈和江南稻作文化圈四大板块;进而通过历时性的考察,探查少数民族诗歌的发展历程,描摹文人诗作与民间歌诗的文化生境、民族气质和互动生成。由此,“可以更好地认识各文化圈之间的政治一体、经济互补、文化互动和血缘互渗的关系,进而更全面地认识中华民族诗歌创作中多元一体的文化格局。”[20]另外,就少数民族戏剧和戏曲史而言,新时期以来出版过几种专书[21],其中曲六乙的《中国少数民族戏剧通史》[22]堪称代表性成果,尤其是改写并矫正了诸多错误和成见,印证了少数民族文学之于大中华文学史的价值和意义。

  族别文学史(或概况)和族别民间文学概论类著述众多,难以逐一列举。尽管这些努力大多没有突破社会进化论和“概论思维”[23]预制下的书写模式,但为呈现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文学格局并映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动交融展现了纷繁多样的知识图景,同时推动并深化了民间文学的比较研究,并将学术视野从中国文学扩展到了世界文学彼此交汇的大道小径上。[24]杨义曾在“大文学观”的理论视野下使用“文学地图”这一新概念与既往文学史书写相区别,由此从“边缘的活力”阐释中国文学发展的动力:诸多要素的发生、成长、碰撞、交流、移位、重构,都是中国文学生命活力的源泉,而其中最值得重新估量的,莫过于少数民族文化,以及民间文化对于中国文学的意义。[25]以上各类文学史的书写,也从不同向度呈现了少数民族文学传统之于中华多元一体文学版图的重要价值。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程梦稷]从“新国风”到“歌谣学”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毛巧晖]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的发展·[米海萍]黄河上游地区多民族民间文学的交流
·[张柱林]民族民间文学的创造性转化及其限制·[刘建波]呈现民间文学百花争妍的图景——回望云南民族民间文学搜集整理工作
·[毕艳君]青海多民族民间文学中的历史记忆 ·[毛巧晖]民间文学的时代性及其当下意义
·吴新峰:《多元文化交流视野下的新疆世居民族民间文学研究》·[钟进文]从“民族唱”到“唱民族”:基于《裕固族姑娘就是我》的考察
·[毛巧晖]国家话语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资料搜集整理·陶立璠:《民族民间文学理论基础》
·[杨树喆]文化整合与中华民间文学的总体风格·杨义:大文学观下的中国文学
·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民族民间文学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