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郑苏文]广东化州“跳花棚”性质再认识
  作者:郑苏文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11-16 | 点击数:1370
 
  三、“跳花棚”演出中的宗教色彩
  广东化州的“跳棚”活动为什么在1952年之后的二三十年,几乎彻底的销声匿迹,其因之一应是它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且宗教色彩远远大于其戏曲娱乐色彩,当其表演生态被强力破坏,神秘的宗教表演形式被强烈批判时,跳棚就走到了尽头。同时,也因其宗教色彩浓厚,上世纪80年代后,被改造得更为彻底,变成了舞蹈。“跳棚”的宗教色彩可从这几个方面看出:
  1.请神目的
  《跳棚科本》的“开棚门科”所载,社众搭棚唱戏的起始目的是为“还愿”,科文如下:
  庙中堂吉向,君住通众信士香老○○肃老○○,通带数十余家神户,切见新春以来,家门坎屙,人财不安,耕生不熟撞,畜养不盛,血财耗败,事非口舌,○封无方可保众,发诚心,命请承香弟子○○手写文疏一通,在于本年三月○日就向本庙灵王坛上叩许仙香一座,起造花棚一座当坛,……,钩(勾)消愿许之名注上填还之事。
  这里的“香老”“肃老”所带之“数十家神户”,是因见“新春以来,家门坎屙,人财不安,耕生不熟撞,畜养不盛,血财耗败,事非口舌”,这些都是足够让农民害怕及无奈之事,所以于“本年三月”时,曾在庙里向庙主祈愿之事,许诺“灵王”保佑,到时演戏给神看。科本上是“本年三月”,实际演出在“吃艺日”,即“小雪”“大雪”节日之间,恰恰反映了传统社祭的“春报秋祈”情况。《古今类书篡要》解释曰:“社无定日,以春分后戊日为春社,秋分后戊日为秋社。主神曰勾芒。民俗以是时祭后土之神,以报岁功,名曰社会。”[注]民众即于此段时间择日“报岁功”,答谢神灵照顾之意。
  而当时祈愿时的许诺之一,就是“起造花棚一座当坛”,这种情况从宋人朱彧《萍洲可谈》可看出相似痕迹:“又以傀儡为乐神,用禳官事,呼为弄戏。遇有系者,则许戏几棚。至赛时,张乐弄傀儡,初用楮钱、爇香启祷,犹如祠神。至弄戏,则秽谈群笑,无所不至。乡人聚观,饮酒醉,又欧击,往往因此又致讼系,许赛无已时。”[注]这里“许戏几棚”和“起造花棚”的谢神酬愿的目的,基本一致。而朱彧所提演戏之初的启祷、弄戏之时的“秽谈群笑”,又和“跳棚”的目的、仪式和现象有多分相似。
  2.所请的神灵
  长尾公和卷塘尾两村相距距离大概为1千米,庙宇方面有土地庙、裕庆堂、祖宗庙、上帝庙等,祭祀的对象包括上帝、文昌帝、关帝、九龙坛、罗冯周三位大人、祖宗神等,总体呈现多神同祀的状态。
  在跳棚期间,村民真正祭祀的神和《跳棚科本》上的神有一定差距,常为知其名而不知其为何神。跳棚过程中,将平时在各庙中祭祀的神像,于跳棚时供之于台前台后,而各路其他神仙,则在科本里面每年跳棚时才提起。《跳棚科本》“监棚科”有:
  弟子请神无别事下来监过好花棚,鸣角棚前收召请,角声召请理何神,拜请请到甲子山头杨大户杨五杨六官人五显灵官将大帝金花小子谷花小娘和合仙师请到抚州当坛,黄老仙师李老仙师赵老仙师收禁师公托梦师公十指山头教道师公南五福车公大将军麦李刘洪四山罗帏,罗帏将军射鹿二和尚金银二判官入山叫子出山报事童郎放狗一郎放狗二郎……,捕猎一在圣众。○子请神无别事,下来监个好花棚。
  这里出现的各路神仙之名,和下面的福建戏曲神明略有相似之处,如民国五年至二十六年(1916-1937)《福建通志·坛庙志》侯官县“田元帅庙”条所载:
  《三教搜神大全》:“神兄弟三人,孟田苟留,仲田洪义,季田智彪。父讳镌,母姓刁,讳春喜,乃太平国人氏。唐玄宗善音律,开元时,帅承诏乐师,典音律,善于歌舞。后侍御宴酣,帝墨其面,令之歌舞,大悦帝颜,封之侯爵。……保奏唐明皇,帝封冲天风火院田太尉昭烈侯,田二尉昭信侯,田三尉昭宁侯。圣父嘉济侯,圣母刁氏县君,窦、郭、贺三太尉,金花小姐、银花小姐、梅花小姐、胜金小娘,万回圣僧,和事老人,都和合潘元帅、天和合梓元帅、地和合柳元帅,斗中杨、耿二仙使者,送梦、报梦、报喜青衣童子,十莲桥上桥下、棚上棚下、欢喜耍笑、歌舞红娘、粉郎圣众”云云。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请的神灵,过去常散见于中国各地传统演剧团体里,以“金花小姐”“银花小姐”为例,在西南的云南,中南的湖南和海南琼剧中,都有所见。如云南景东县花山区那弄村土主庙是:“敕封唐朝得道风火天冲狮马花灯之神位”,两旁是“金花小姐”和“银花小姐”。[注]如在湖南秀山县,“每个花灯班在仪式中供奉的‘金花小姐、银花小姐’,就是民间传说中的跳花灯的祖先,是花灯神。”[注]而在海南,华光大帝无疑是琼剧行的“教主”,被赋予了超自然的神力和无限的神性。众多的神侍里面,就有吹曲童子、掌板先师、千里眼、顺风耳、金花小姐、银花小姐、三伯公公、三伯婆婆、左招财童子、右进宝新官等。然而,金花小姐、银花小姐具体为何人或何神,多是知其名而不知其为何神。古时戏班或移民为了生存漂泊无定,文化上的禁忌尤其多。所崇拜的神,主要受道教影响,极为复杂,这完全可以从“戏曲的祖师”到底为谁的纷繁复杂就可以看出。据福建学者郑丽生的研究,“戏曲祖师”是谁竟然有11种说法之多,如“唐雷海青”“西川灌口神”“老郎神”“唐明皇”等等。[注]
  3.“田公”与踏棚步式
  在《跳棚科本》“道叔科”里面,“田”字值得注意,如:
  上屋亲家母,认得不认得?小子姓过,过边是棚下地,地边过是塘,塘边过是圳,圳边过是田,小子姓田禾大熟,小子姓田田四郎,打扮一身武艺压,小子姓田田四叔,打扮一身武艺足,小子亦会吟诗亦会道曲,亦会饮酒亦会食肉。旦长身子,身长八尺,头带红巾,身穿衫子,脚踏草鞋,腰带风流之代,出路不要盘钱,只要道理。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何厚棚】

上一条: ·[李晓宁]礼俗互动视角下清代以来北京村落香会研究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王嘉炜]莆田涵江地区“僮身”探析·[卜凯悦]贞节烈女神圣化
·[宣炳善]黄大仙财富伦理传说的现代意义·[屈啸宇 彭连生]‘一地’与‘三天’:一类浙江乡村醮仪召请科仪本中的二重空间观念
·[李斯颖]盘瓠神话与其多元化仪典演述探析·[祁泰履] 传统中国的民族身份与道教身份认同
·[黄景春]注病及其宗教民俗治疗方法·[劳格文]民俗与民族志
·[王天鹏]道教闾山派与客家祖先崇拜亦畲亦汉混融特质·[鄢光润]湘潭隐山正一度亡法会解读
·[王燕琴]民间信仰对中国宗教发展的影响·[张静]道教与黄陂木兰传说
·[张紫云]浅析武当山道教对吕家河民歌之影响·[李乔]福建宗教信仰与固始入闽密不可分
·地方道教仪式实地调查比较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日程·[吴真]1920年的北京白云观:日本最早的中国道观实地调查
·[吴真]西王母背后的唐代社会与唐代女性·正月十五与道教“上元节”
·[吴真]唐代社会关于道士法术的集体文学想像·[黄景春]东方朔:从历史人物到道教神仙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