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理论与方法

首页民俗学专题理论与方法

[姜学龙]西北民歌“花儿”英译的模式、策略与方法
——基于民俗学理论
  作者:姜学龙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12-26 | 点击数:1642
 
 
  五、“花儿”英译实践
 
  实践是检验理论的唯一标准,提出“花儿”英译模式、策略与方法的目的也是为了指导其英译实践。鉴于多元合作模式与多模态呈现手段无法直接展示,本文仅运用异化策略和深度翻译方法进行简单的英译实践。
 
  (一)“花儿”名称的异化处理与深度翻译
 
  “花儿”这种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民歌在英语文化中零对应,因此,在英译过程中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究竟给它找一个什么样子的英语名字,才能让英语读者既知道它的属性,又了解它的文化内涵?如采用归化的处理策略,可译成“Flower Song”或“Flowering Song”,此两种译法虽符合译文读者的思维习惯与文化价值,但却抹杀了的“花儿”作为一种中国民歌的特殊性与存在感,忽视了它的文化诉求,不利于国外读者领略到它所承载的异域文化。因此,作为歌名,“花儿”应异化为“Huar”或“Hua’er”,然后再用深度翻译方法中的注释来介绍并界定它,“Huar:it is a genre of Chinese folk songs which first comes into being in the regions along the Silk Road and is popular with nationalities of Han,Hui,Tibetan,Dongxiang,Bao’an,Salar,and Yugur etc.It’s written in Chinese‘花儿’meaning‘flower’,because different flowers are frequently used to compare the beloved in it.So the Huar folk songs mainly express the singer’s feelings for the person he loves.There are no specific composers and poets to write these folk songs which are mainly composed by peasants in the countryside who sing spontaneously of their daily life and customs,and of their thoughts and emotions.Hence,Huar is a kind of farmer’s folk song constituting a gradual crystallization of the general wisdom of the common people.”这种异化策略让目标语言读者既体味到了异域文化,又能顺畅而轻松地了解“花儿”的属性与内涵。
 
  (二)“花儿”程式的异化保留
 
  采花
 
  腊梅开花人人爱,
 
  恨不得连根拔来。
 
  抱在怀中一直开,
 
  等待春来蜜蜂采。
 
  Flower-Picking
 
  Winter-sweets,so lovely swing,
 
  Everyone can’t wait for uprooting.
 
  In arms,they are gaily blooming,
 
  To wait honey bees in spring.
 
  《采花》原文4句,每句7字,押通韵,译文也最大限度地保留了4行,每行7步,采用押通韵的韵律程式。此外,最后一句用“honey”一词的“蜂蜜”与“宝贝”的语义双关来点明该首“花儿”少女怀春的内涵。
 
  “花儿”歌词在谋篇艺术上采用了大量的比兴表现手法,使花儿的语言更为含蓄风趣,形象更加鲜明生动,韵味也更是婉转深长[20]。在英译时对于大多数的比兴应尽量保留,如:
 
  血痂儿结在嘴上Bitter Yearning
 
  雨点儿落在石头上On the stone,rain is coldly falling
 
  雪花漂在水上On the river,snow flakes are lonely drifting
 
  相思病得在心肺上At heart,bitterness I’m painfully suffering
 
  血痂儿结在嘴上Upon lips,blood scab is ruthlessly growing
 
  译文通用英语的现在进行时来表达相思之苦的漫长。
 
  “花儿”的对喻、拟人、夸张等修辞程式均予以异化保留。如对喻程式“阿哥是天上的一朵云,尕妹是地上的花丛丛。”英译为“You wander as a rain cloud,I look like a flower crowd.”虽然“阿哥”与“尕妹”英译成了“you”和“I”,但需利用注释进行补偿说明当地情侣间以“阿哥、尕妹”相称,“‘You’refers to‘elder brother’while‘I’refers to‘younger sister’,in minority areas of China Northwest,lovers or couples often call each other‘elder brother’and‘younger sister’.”
 
  桌子上的蜡烛有心哩Departing on the Morning
 
  明早天亮时我走哩Tomorrow dawn I have to go
 
  我走哩I have to go
 
  不知道哪一天再来时When I will come back,I don’t know
 
  桌子上的蜡烛有心哩Even the candle won’t let you go
 
  有心哩won’t let you go
 
  眼泪淌者天亮哩Behold!The whole night,her tears flow.
 
  再如,“桌子上的蜡烛有心哩”这句本首花儿的点睛之句用拟人修辞来烘托“伤离别,夜漫长”之氛围,故修辞异化保留,英译成“Even the candle won’t let you go”。“眼泪”既是指恋人伤离别之泪,也是指蜡烛燃烧了漫长一夜之泪,故用了“her tears”。
 
  下面这首“花儿”英译中保留了“眼泪淌得像江河”这句夸张修辞。“炕”异化音译为“Kang”,然后注释:“Kang is a kind of brick bed in North China which can be heated by firewood.”
 
  一夜想郎睡不着Sleepless Night
 
  月亮上来一面锣Above,the moon rises like a gong
 
  一夜想郎睡不着I miss my love whole night long
 
  脑壳担在炕沿上On the Kang,I can’t fall asleep
 
  眼泪淌得像江河With tears flowing like rivers,I weep

  西北民歌“花儿”英译属于民间口头文学翻译,具有文学翻译与音乐翻译的双重属性,这与传统文学翻译具有很大的差异,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套用译介传统诗歌的方法,必须另辟蹊径,既要兼顾它的文学性,又要考虑它的演唱性。口头程式理论和表演理论为“花儿”的译介研究提供了新思路、新方法。口头程式理论启示我们在英译时要采用异化的翻译策略来最大限度地保留“花儿”的种种程式与主题,呈现“花儿”独特的文化与审美。表演理论则为“花儿”活态特征与副语言因素的译介提供了新方法,它启示我们采用添加注释说明等深度翻译方法来提供丰富的情景化语境,用插图、音频、视频等多模态形式传译其动态特征,再现“花儿”演唱场景、演唱者等真实性表演情景信息。综上所述,本文以口头程式理论和表演理论为视角,基于“花儿”英译的双重属性,提出了多元合作民外直译模式、异化翻译策略和民族志式深度英译方法,旨在为西北民歌“花儿”英译进行理论上的探索,为“花儿”的国际化传播做一点有益的尝试。

(本文刊载于《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2018年6期,注释从略,详见原刊)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何厚棚】

上一条: ·[张静]西方故事学转型与民族志故事学的兴起
下一条: ·[陈泳超]“传说动力学”理论模型及其反思
   相关链接
·西北“非遗”花儿的产业化发展之路·[刘永红 郝苏民]洮岷花儿歌手文化生态调查报告
·[邓伟民]清新赣腔 时尚赣调·[张多]美国学者对中国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翻译及其方法论
·[吴莲莲]桂林民歌传承机制研究·[韦仁忠]非物质文化遗产视角下西北“花儿”的保护、传承与创新
·[王知三]关陇花儿折射出来的社会问题思考·[李言统]传统的现代性适应
·[包海青]论近现代蒙古族叙事民歌发展原因和动力·[英]史若兰 杨晓丽编译:《花儿:丝绸之路上的民间歌谣》(英文版)
·[李静]学术、文艺与政治的分殊·[刘锡诚]抗战中的民间文学家们
·[魏李萍]古代印度《鹦鹉故事》在土耳其的翻译传播和本土化·[戚晓萍]论民歌“花儿”在松鸣岩区域的活态传承
·[戚晓萍]苏平“花儿”音像制品年谱及其“花儿”社会影响管窥·让那熟悉的旋律在生活中响起——新时代背景下中国民歌的复兴之路
·新时代语境下中国民歌的复兴之路·[贾云鹏] 少数民族诗歌翻译的哲学思维
·[包孝祖]花儿起源于吐谷浑《阿于(wu)歌》考·《四川民歌采风录》让你感受原生态的四川民歌风味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