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二十四节气

首页民俗学专题二十四节气

[张隽波]二十四节气歌形成时间及流变路径初探
  作者:张隽波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11-20 | 点击数:3099
 

  1927年4月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将阳历定为“国历”,将阴历(旧历)视为“废历”,并“特制国民历颁行各省,凡属国民,均应遵守”。10月9日,南京市政府议决《民间一律遵用阳历案》,饬令市公安局具体负责实施。10月28日和11月5日,市公安局两次召集各团体开会,讨论遵用阳历问题,“意见未能一致”。商界不赞同废除旧历的局面,令南京市当局意识到须借助政府的政治力量强制推行,“或可收效”。尽管当局及各地党政机关积极呼吁并推行国历,但1928年的旧历年仍然十分红火。这种状况给国民政府以强烈刺激:要真正废除旧历,必须采取政治强制手段。之后的1930年春节,北平市公安局就大肆抓捕胆敢违背政府禁令在春节期间缮写、张贴春联者。据统计,在内城捕获缮写春联者252名,外城151名;粘贴春联并燃放鞭炮者,内城396家,外城318家。

  国民政府为什么要推行国历、废除旧历?1928年底,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制定的庆祝元旦宣传要点中用通俗的语言,将这一原因作了明确说明:一是“国历是世界上最通行最进步的历法”;二是“旧历是一本阴阳五行的类书,迷信日程的令典”;三是改变北京政府的“正朔”,完成总理遗志,进行除旧布新的社会变革。

  “废除旧历改用国历”的争议和官民冲突被一个刚从美国回国、时年30岁出头的张心一看在眼里,并记在心里,他心里默念:应该用一种让老百姓主动接受国历的好办法来推行新历法。资料显示,张心一1927年至1929年在南京金陵大学农学院农业经济系任副教授,兼农业推广系主任。1929年,开始到南京国民政府立法院任职。在这期间,他把24个节气同阳历联系起来,每月固定上旬为一个节气,下旬为另一个节气,并编成“二十四节气歌”,以指导农业生产。

  同一时期,另外两位可能是“经典版节气歌”的作者,薛琴访1928年至1929年在成都师范大学读预科,赵却民1928年1月到第6军(军长程潜)军需处审计股任上尉股员,5月因程潜反蒋被软禁,赵却民失业回家,9月到上海沪江大学任物理系助教,直至1936年。由此可知,两人肯定不是“升级版节气歌”的作者,也不可能是“经典版节气歌”的作者(另述)。

  由于时过境迁,当事人张心一已于1992年3月在北京逝世,具体细节难以掌握,只能做合理的推测:节气歌的创作时间就在1929年。1928年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当时南京政府刚刚成立,张心一也回国时间不长,正在大学任教。1929年的可能性最大,原因是全社会讨论历法改革的氛围已经形成,况且节气歌最早出现在《国历之认识》这本书里,书中虽没有准确的印刷时间,但书里有1930年的节气时分表,按照常理,应在1929年底印刷发行完毕。如果事实真是这样,节气歌最晚应在1929年年底前完成创作。当时,张心一刚从金陵大学上调到立法院,《国历之认识》编辑部得知张心一的专业背景后,安排他完成节气歌创作,张心一凭借自己扎实的学术功底,厚积薄发,一气呵成。

  张心一的节气歌与之前的节气歌有着明显不同,开头便是“改用国历真方便,二十四节极好算。每月两节日期定,年年如此不变更。上半年来六廿一,下半年来八廿三。”不仅把24个节气全部镶嵌进去,还把节气在阳历中的准确日期提炼出来,使节气歌既有了“内容”,也有了在某个月内的“具体时间”。清代及以前因使用旧历,节气具体时间在历表中飘移不定,前后可差约1个月,所以说,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实现的。

  闪耀着智慧光芒的节气歌不仅是一首诗歌,更是当时学人参与“创新社会治理”的有益实践。相对于当局动用警察、法规、红头文件等冷冰冰的国家机器(手段)强迫老百姓改用国历,借助民谣、诗歌,站在老百姓角度考虑问题的“一月小寒连大寒……上半年来六廿一……”节气歌,就显得温柔且有人情味多了。

四、1947年经典版节气歌“蓝本”

  1929年出版的《国历之认识》一书第四部分就是“新历二十四节歌”,署名为张心一。节气歌分为“长江流域”“黄河上游”“黄河下游”三个版本,都为32句224字,前面9句完全相同,内容为:“改用国历真方便,二十四节极好算。每月两节日期定,年年如此不变更。上半年来六廿一,下半年来八廿三。诸位熟读这几句,以后宪书不用看。一月大寒随小寒”,第10句开始有了变化,依次为:“若种早稻须耕田”“农人无事拾粪团”。接下来的奇数句完全相同,偶数句因地域不同,农事安排略有差异。最后两句三个版本完全相同,都是“只等大雪冬至到,把酒围炉过新年”。

  节气歌编好并印刷成书后,肯定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尤其会在来年的历书中留下痕迹。历书从古至今有许多不同的名称,民国以前叫日书、历日、大统历、时宪书、黄历、皇历等,民国成立后叫国历、阴阳合历、农历、农家历等。由于人们生产和生活要科学合理地依靠历书来安排时间,尤其是农副业的生产,所以这本书发行量巨大。这本书还把日月运行规律、二十四节气具体交节日期、民俗百科内容等,通过各级“学术权威”传递到百姓手中,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百姓的生产和生活。

  果不其然,笔者手中的1930年历书中就有一首《国历节令歌》,共32句224字,内容与1929年《国历之认识》书中的“长江流域”版本完全相同,从第10句开始为:“若种早稻须耕田。立春雨水二月到,小麦地里草除完……立冬小雪农家闲,拿去米棉换洋钱。只等大雪冬至到,把酒围炉过新年。”从“早稻”“黄梅雨”等字词中可以看出,这本历书印刷和使用范围是长江淮河的中下游地区。

  紧接着的一本1931年历书,也刊登了1930年的这首“国历节令歌”,内容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第9句和第11句出现了混乱:“一月雨水随惊蛰,若种早稻须耕田。春风清明二月底,小麦地里草除完”,显然,这两句是依据传统的阴历编的,因为当年阴历正月初三是雨水节气,正月十八是惊蛰节气。“春风”应为“春分”。时年,当局强制推行阳历,好多历书中都只有阳历而没有阴历,编辑、校对人员对历法知识一知半解,致使刚刚流传的节气歌出现了混乱。

  “国立中央研究院”天文研究所编制的1942年历书中,节气歌的“长江流域”“黄河上游”“黄河下游”三个版本全部刊登,内容与1929年《国历之认识》书中的完全相同。

  浙江省的一本1944年历书中,节气歌改编成了60句420字,这也是目前为止看到的最长版本,内容为:“改用阳历真方便,三六五日作一年。四六九十一是小,其余七个月为大。惟在二月廿八日,每届四年加一天。若算二十四节气,亦用阳历最相宜。上半年来六廿一,下半年来八廿三。每月二节日期定,年年如此不改变。一月小寒接大寒,扩种冬作初步完。全年农业预先计,闲时还把副业算……大雪过后又冬至,把酒围炉过新年。”

  山西省吕梁市1947年的历书中,《二十四节气歌》共26句178字,内容为:“打罢春来消背阴,准备农具好春耕,雨水送粪加草料,惊蛰听得牛鞭响……霜降杀百草,一年农事了,立冬十日不封地,牛儿翻地加鞭跑……立春也许年前过,雨水一定在明年。”这本书的《二十四节气歌》前面,还有一首《记节气》的歌谣,共12句84字,内容为:“使用阳历真方便,二十四节不用算,前半年来六二三,后半年来八二三……春雨惊春连清谷,夏满夏芒暑相连,秋暑露秋寒又霜,冬雪雪冬小大寒。每月两个挨住数,学会这个不费难。”

  四川省1948年历书中,节气歌与1930年时的基本一样,个别字句做了改动,如“每月两节有定期”“在上半年六廿一,在下半年八廿三”“立冬小雪农家闲,运米挑麦换银钱”等。

  1948年,辽宁省《纪念日史料》中,《四季歌》的作者为李元芝,共44句220字,内容为:“立春阳气转,雨水润大田……小寒风雪聚,大寒到年关,总结工作好,雇主两喜欢,开展大生产,人民有吃穿,中国新民主,男女一齐干。”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张勃]二十四节气的当代价值
下一条: ·[王加华]二十四节气的历史功用与当代价值
   相关链接
·专题║ 二十四节气——历史智慧与现代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刘晓峰]二十四节气与古代科学精神
·[郑艳]春秋代序 日月不淹·[张勃]顺天应时:二十四节气的文化精神
·[梁珊珊 祝鹏程]从田园到城镇:二十四节气之于当代的意义·[杨秀]人间四月天之立夏
·[龙晓添]秋向此时分:丰收的节气与节日·[袁瑾]二十四节气:天人共生的中华时令智慧
·[邵凤丽]天时与人伦的融通:二十四节气中的祖先祭祀礼仪·[王加华]二十四节气的历史功用与当代价值
·余仁洪 主编:《中国立春文化与二十四节气研究文集》·“中国天气二十四节气研究院”成立
·绘本《哇!故宫的二十四节气》发布·[张隽波]明代历书中的节气定位探析
·二十四节气(三)特种邮票首发·[张勃]二十四节气的当代价值
·让中国节气文化滋养当代生活·[叶涛]在2018中国·嘉兴二十四节气全国研讨会上的致辞
·2018中国·嘉兴二十四节气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隆重举行·嘉兴举行二十四节气全国学术研讨会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