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关于征集乌丙安先生题字、照片、讲学等活动资料的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跨境民族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跨学科话题跨境民族研究

[肖坤冰]从“高地”到“低地”——从“佐米亚”概念看清代云南边境的普洱茶贸易与族群互动
  作者:肖坤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11-13 | 点击数:3423
 

三、以“召”(Chao)为核心的西双版纳社会结构

  西双版纳地区最早被称为“猛泐”,也就是“傣泐人居住的地方”的意思。西双版纳为傣语,字面意思是“十二千田”。明隆庆四年(1570),当时的召片领(Chao Phaendin)召温猛为了明确赋税负担,将其统辖区划分为十二个负担分成分封给十二个大臣,每个家臣领到一个版纳地,由此建立了版纳制度,西双版纳的地名也由此而来。六大茶山在1729年(清雍正七年)以前属西双版纳车里宣慰司管辖,是车里宣慰司十二个版纳中的一个版纳。1729年,清政府对西双版纳车里宣慰司进行改土归流,成立了普洱府,普洱府成立后清政府将六大茶山从车里宣慰司的辖地里划出,划归了普洱府思茅厅。

  “召片领”在傣语中意为“广大地域之主”,即“国王”。在十二个版纳之下又设有三十多个“猛”(meeng),每一个猛都有两位主要的“召”(Chao),即“召官”(Chaoguan)或“召猛”(Chaomeeng),前者为政府行政首长,后者为猛的世袭领主。在西双版纳,傣人大致可以依出生而分成两种泛类:“召”(皇子、王子、贵族、统治者或有权势的人)与“非召”(即一般人民)。“召”是傣泐社会的统治阶级,而这个阶级的存在正是傣族社会维持认同的重要标志之一。西双版纳境内的非傣山区族群如布朗、哈尼等,是并无“召”身份的人。召片领或召猛仅赐予较低的官位给山区部落领袖。

  “车里宣慰司”则是源自于元朝以来中央王朝实施的土司制度,“车里”即西双版纳的首府“景洪”。元灭大理后,开始在云南设立行省。由于一方面云南已数百年独立于中国之外,同时,元朝统治者也意识到当地族群情况复杂的事实,于是也授予各类官职给当地的少数民族首领和头人,使他们形式上成为政府在当地辖区的委派管理人。这就是所谓的土司制度。它在某些特质上或某些特定时空中,颇类似殖民非洲的“间接统治”(indirect rule)政策。元贞二年(1296),元中央政府在西双版纳设立彻里军民总管府,武宗至大年间改称车里军民宣慰使司。这是汉文献比较明确地记载西双版纳地区的名称,虽然文献名称不一,如叫“车里”或“彻里”等,但这些名称指称西双版纳管辖的范围是确定无疑的了。此后,汉文文献一直称呼西双版纳为“彻里”或“车里”,颁发给西双版纳领主的大印或任命书等一般称呼为“车里宣慰使”。

  传统的西双版纳社会以傣族为核心统治阶级,整个社会运转几乎都是围绕着为“召”提供的服务,这也体现在傣语的各个村寨地名中。人们常常以在日常生活中所承担的劳役为村庄命名,比如某村是为“召”做饭的,就叫“曼乍”,饲养大象的就叫“曼掌”,巡视水情的叫“曼开”,撑伞搀扶的叫“曼丈”……其他族群的社会阶层往往取决于与傣族的亲疏远近程度,判断标准包括宗教信仰、语言、从事的工种等多个方面。如一位傣族僧人曾这样描述历史上傣族与其他少数民族的关系:

  哈尼族(Akha)不能信佛教,因为佛教是统治阶层——傣族信仰的宗教。Akha为傣语,意为“傣族的奴隶(Kha)”,因此不能和傣族通婚。佛教徒是傣族社会中最受尊敬的人,甚至是傣王见了也要下跪。所以哈尼族不允许信仰佛教的,他们只能信鬼神。相比之下,布朗族和傣族更亲近一些,但也不能和傣族结婚。他们会说傣语,也有自己的寺庙,傣族允许他们信佛教。很多布朗族学傣语是为了为傣族服务,可以到傣族家里帮忙。他们的工种比哈尼族高一些。

  而对于与傣族不可共融的关系,哈尼族也有自己的一套解释:“阿卡人不和傣族通婚,这是自古以来祖先定下的规矩,如果违背了会遭到诅咒。连我们祭祀的时候也不能让傣族人通过寨子,否则会遭致不幸。”

  西双版纳各民族的族称反映出民族关系。傣族对其他民族一般使用蔑称,一般前面都加一个“xa”,“xa”在傣语中意为“杀;奴隶”,这个词充分显示了傣族是统治者,而其他民族是被统治者。在各民族内部,傣族对每个民族称呼又有差异,一般称布朗族为“布”或“满”(意为居住在山上的民族),带有贬义;称哈尼族为kha,布朗族称哈尼族为k,二者在各自的语言中都是“奴隶”的意思。历史上傣族与布朗族关系密切,而与哈尼族关系较为疏远。因此,在西双版纳内部社会,以“召”为核心统治阶层,其他族群被依次分为几个等级,即“非召”的平民(傣)、“召”的家仆(布朗)、“召”的奴隶(哈尼),不属于“召片领”子民的其他周边山地民族,主要包括分属暹罗、老挝、缅甸等国的跨境民族。

  大致说来,清代的西双版纳地区并行着两套政体:一为在召片领(傣王)治理下的“泐国”,一为清中央政权在边境推行土司制度的“车里宣慰司”。西双版纳与车里宣慰司乃是傣族和清廷对同一地理范围的不同命名。召片领为当地各族群所认同的“最高统治者”,但在更广的地理范围内,召片领充分了解他是位于中国皇帝、缅甸国王、云南巡抚或主席、思茅的地方首长等政府官员之下的。清政府也意识到了云南边境族群关系的复杂性,认识到要控制云南边疆,必须依靠当地傣族土司和贵族实行“间接治理”。因此通过颁发任命书、征缴赋税和贡茶等制度,以及改土归流以后“流官管土官,土官管土民”的政策,清朝廷基本认可了召片领在泐国的地方自治权。

图2 清代西双版纳地区族群分层结构图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章立明]人类学视野中的中南半岛山地跨境族群研究
下一条: 无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