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黄光成]传统禁忌习俗与生育健康
  作者:黄光成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1-06 | 点击数:8386
 
5.育养禁忌。新的生命呱呱坠地,为了婴儿健康平安,将来能够成器,各族各地都有许多禁忌。从为孩子命名到日常的护养事项,如哺乳、饮食、穿衣、洗浴,以及襁褓的作用、胎发的剃留、见人触物的范围、言语的选择等等,各民族都有不同的禁则规定。这些禁忌既有属于经验总结、确实有利于婴幼儿成长的东西,也难免有不少以现代医学的眼光来看纯属无稽的成分。
 
二、生育健康:面对一把传统的双刃利剑
既然各民族的禁忌习俗与生育健康的关系如此密切而广泛,人们不禁要问,这些禁忌习俗到底是生育健康的守护神,还是危害者?
的确,这是个难以一概用非此即彼的方式来回答的问题。且让我们对云南一些民族群体有关婚恋生育的禁忌习俗事象略作考察再来解答吧:
最近笔者对滇西德昂族某支系聚居的几个山区村寨作了一次田园调查。直到现在,这个民族基本上仍沿袭着一套传统的婚配规范:青年男女成年之后,可以自由择偶恋爱,但择偶的范围一般都只在本民族甚至本支系的异性圈子之内,因为与异族联姻和在本族同姓中嫁娶都是传统婚配规范所禁忌的。在我居住过的一个村寨有六、七十户人家,四、五百口人,但至今该寨的所有已婚男女中仅有五、六人与外族或外支系的人结婚;而且这些人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在外或曾经在外工作过的。在这些偏僻的村寨中流传着这样的口头禅:“驴配驴,马配马;黄牛嫁黄牛,水牛嫁水牛。”似乎这竟成了上述禁忌的理据。其实,当地德昂族人所遵循的这一禁忌有着若干更为深刻而复杂的历史和文化背景(在此不遑深论)。长期以来由于人们一直恪守不与外族通婚的禁忌,而他们本民族支系的人口又很有限,因而致使邻近几个村寨同一民族支系的所有人几乎都成了亲戚,大多数人相互之间都有着或远或近的血缘关系。显然这种禁忌难免与现今我们所说的生育健康的概念相冲突。
另一方面,该支系又严格恪守同姓不婚嫁的另一禁忌。由于这一禁忌有效地制止了父系血亲关系下的通婚现象,无疑又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该民族支系的生育健康,保证了人口素质不至于急剧下降。此外,这个民族在婚恋禁忌方面还严格规定:未成年的男女不许恋爱,更不许结婚。虽然该民族在孩子成年时候没有隆重的成年礼仪式,但却以换装、戴饰物(如腰箍、耳环等)之类的形式来体现。凡没有经过上述仪式者若有婚恋行为将被族人视为大逆不道——这不能不说是制止童婚现象的一道有效律令。
当然,诸如未成年不准婚恋、同氏族血亲不能通婚之类禁忌,几乎是各民族禁忌习俗中都少不了的公禁内容。比如,基诺族也同样严禁具有你系血亲的男女通婚,具有母系血亲关系的也要出了三代以后才可以婚配;基诺族青年男女到了14岁就举行成年礼,算是进入了成年阶段,得到了社会的认同,但是成年不等于就可以结婚。该民族对女子在17岁以下男子在19岁以下成婚一般是忌讳的。这些禁忌可能来自该族对数字的禁忌,主要与其民族的信仰系统相关联(3),最早显然不是从生育健康的角度来设置的,但却在客观上起到了有利于民族生育健康的作用。再进一步说,许多民族禁忌表面上似乎荒诞不经,带有浓厚的迷信色彩,但其中却包含着若干有益的实际效果。例如我国南方有些少数民族存在着产妇月子中禁止外人来串门的禁忌,认为外人会将鬼魔带入屋内,轻则搅扰小孩不宁,重则摄走人的魂魄,这种解释尽管无稽,但其结果却有助于产房减少外界细菌的侵染,保持环境的洁净,对母子的健康都有好处。
当我们在云南红土高原的崇山峻岭中走村串寨,对不同的民族进行田野考察的时候,我们随时可以发现每个民族传统的禁忌系统中都保存着大量对民族生育健康有利和不利的禁忌规则。禁忌习俗之于生育健康犹如一把双刃利剑。一方面它具有吻合于当今生育健康科学概念的成分,直接或间接地成为各民族生育健康在医药体系之外的一个守护神,其作用不可低估;另一方面,由于各种禁忌多产生于过去甚至人类早期的时代和文化背景之上,难免还带着许多愚昧、荒唐的因素,人们常常在传统惯性的驱使下,带着良好的愿望和动机,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愚昧与荒唐戒律的俘虏或执行者,于是这些禁忌也就成了人们生育健康的死敌和危害者,其危害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
当然还得指出的是,得到健康、提高生存能力虽是各民族自古以来就孜孜以求的目标之一,但并不是设置生育禁忌的全部依据,加之不同民族群体对健康认识理解的角度和水准不一致,因而导致了禁忌习俗的复杂性。在很多时候,同样的一桩事项,不同的民族习俗中往往会有禁与不禁正好相反的区别。例如,当一个新生命脱离母体呱呱坠地之际,我国不同民族中的父母家人在惊喜之余,却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汉、满、土家、毛南、侗等民族的人一般都期盼着别人来“踩生”,他们认为踩生会给孩子带来福运;而在蒙古、哈尼、傣、瑶、羌等民族中则采取各种办法,禁止外人“踩”进产房的门槛。他们认为,“踩生”是不利于孩子成长和母亲健康恢复的。表面看来,欢迎“踩生”与禁忌“踩生”正好处于矛盾的两极,然而就其实质,“两极”之间却是相通的,都贯穿着对健康、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对疾病、死亡、灾祸的恐惧与趋避。作为民族习俗的禁忌事象是复杂的,从生育健康的角度看,它有利与不利的两面之外,还有若干中性的成分,不可一概而论。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阿进录]“牡丹”:一个“花儿”经典意象的文化分析
下一条: ·[李根]拉祜族传统宗教文化特点
   相关链接
·[万建中]民间故事对禁忌习俗的攻击及其中心话语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