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杨德睿]影像的神力:高淳的庙会与禳解法
  作者:杨德睿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12-12 | 点击数:2249
 

  二、高淳的庙会

  (1)高淳的宗教氛围

  高淳,位于江苏省南京市南端,其文化风尚与其西面的安徽芜湖、当涂,南面的安徽郎溪、广德,东面的江苏溧水、溧阳都很接近,属于宗教氛围普遍浓厚的苏皖浙三省交界丘陵地带中的一角。上千年的水路网把散布在这一片丘陵地带上的农林业聚落串联了起来,使他们既能在相对独立的状态下发展独特的创意,又能互通有无、切磋比较,形成了和风土产品贸易市场同样繁复而丰富的宗教、戏曲、工艺美术市场。

  与传统中国社会的普遍情况一致,高淳的每个居民聚落都有一座以上的祠庙,人口稠密的城镇则更是祠庙众多。据当地文史专家濮阳康京先生于十年前(2008年10月)主持的调查,不算家族宗祠,当时高淳境内可考的道佛两教庙寺神祠还有近七十座,其中有五十多座于改革开放以来获得了重修、重建,估计近十年来这个数字还在缓慢增加。这数十座祠庙中绝大多数供奉的是当境的保护神,如祠山大帝、刘猛将、东平王、降福菩萨、观音菩萨等等,其运营管理全是由周围的邻里、家族推举出来的代表(称为“老人会”、“村委”等)负责,仅有极少数几个是由道士、和尚等专业宗教人士主持的。

  与邻近地方相比,高淳的宗教风俗或许稍微特殊一点的地方,就是高淳人对庙会活动似乎特别热衷,尤其是对于与庙会有关的游艺表演似乎特别认真讲究,高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项特色。不过是一个下辖6个镇、两个街道,总人口才40余万的小地方,高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竟能收录二月初八古柏镇韩村的祠山庙会、七月廿四桠溪镇定埠村的降福菩萨庙会等14项庙会传统,而与祀神有关的游艺表演传统更是多达34种——如淳溪镇长芦村杨家抬龙、固城武五猖等!若再加上多少与祀神相关的年节、端午、立夏、中秋节节庆活动19种,则高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至少有67种与宗教关系密切的活动。这些活动举行的频次和时间长度弹性很大,所以无法精确估算它们在高淳人社会生活中所占的比例,据濮阳康京先生的回忆,在上世纪90年代末之前的那十多年间,一年356天当中有某种庙会游艺表演活动登场的日子似乎占到了一半,甚至到达200天之多!这个数字也许有些夸张,但是我们大概能肯定,在过去的高淳,至少从秋收以后到次年的二月,再加上立夏和端午前后这几个时段,高淳的生活里确实充斥着大大小小的庙会以及相关的游艺表演。而这些庙会和节庆活动又构成了最重要的传播语境,让戏曲、神仙传说、民间故事、武术、小吃、工艺品等各种非物质文化遗产得以在其中传承存续,一同编织起传统高淳人的生活世界。

  进入21世纪以后,由于高淳经济发展迅速,大量的中青年外出投资经商、移民、就学,加上计划生育政策导致青少年人数锐减,于是,虽然民众修建祠庙的热情依旧,财力更比以前还要雄厚,但有空闲时间能投入学习、演出、组织这类活动的人数急剧减少,所以如今高淳的庙会相关活动只能集中到春节、五一、十一等长假期间举行,参演人员据说也减少了非常多。但尽管如此,与邻近地区相比,尤其是与北面的马鞍山、江宁、南京相比,高淳的传统宗教氛围和活跃程度至今还是非常突出的。

  (2)“出菩萨”和演戏

  高淳的庙会多彩多姿,但无论如何,其基本的共通点是都必须在庙里对全堂神明设供、上香、祝寿,并在庙会正日子前后数日开放让信徒前来参拜进香。在此一基本点外,祠庙的组织者可在“出菩萨”和演戏这两大模式间择一而行,前者是绕境游行,后者是在庙前广场之类的定点进行静态演出。

  “出菩萨”,顾名思义就是将神明从庙里请出来绕境巡游一番,据笔者实地观察所见,其操作流程大致如下:

  1.祠庙的组织者(老人会、村委)于神诞日数周甚至数月之前讨论是否“出菩萨”,然后请神明做最终决定。至于他们是通过什么手段得知神明的决定,多数人甚至包括热心庙务的信徒也不甚了了,仅听过传言说他们会通过“开口仙”(即灵媒)去请示神明。

  2.组织者分头布署筹款出纳会计、组织人手培训演练、打扫检修庙堂和各种仪仗法器装备。

  3.于神驾绕境前三日(最晚也要在前一日)完成所有的打扫和设备检修,在整修干净的庙堂里,除既有的神龛、供桌之外,另摆设几张八仙桌,每张八仙桌上放置一顶馗头、一幅面具和一柄宝剑,前设香炉及清茶、水果、甜点等供品,另将神明出巡时穿的袍服用衣架子架好,陈列在庙堂两侧,然后开始每日早、晚对神像和馗头面具奉茶、上香,并开放给信徒烧香上供(见彩图1、2)。同时,所有的祠庙执事,尤其是负责扛馗头扮神的壮丁们和捧面具、香案的礼生们开始斋戒(戒酒、肉、房事)。

  4.庙会正日子当天清晨四、五点开始向主神和全堂馗头面具焚香、奉茶、献供,领头执事禀请神明起驾,扮神的壮丁们随即开始着装,在众人的帮助之下把数斤重的铁和竹制衣架在身上束定,再套上宽大的绣袍,背后插上旗子,之后把数十斤重的馗头顶在头上,与穿在身上的铁架绑缚固定好,最后再把面具套上。(见彩图3、4、5)

  5.扮神接近完成时开始鸣鼓,扮神完成后,庙门大开,放炮竹烟花,扮神者和捧香案的前导人员以及其它仪仗队人等在炮竹声中列队完成,扮神者两手捧起宝剑,随即鸣锣开道,开始绕境。(见彩图6、7、8)

  6.巡行途中会每隔几里路停下来休息一段时间,其地点一般是自然村的中心或者几个村落间道路的交汇点。组织者会先在休息站用八仙桌和板凳设置好香案,摆设好供品,队伍到达休息站后,首先就是让当地村民向顶着馗头和面具、坐在宝座上的扮神者上香上供,一会之后由众人合力将馗头和面具从扮神者头上卸下置于香案上,扮神者才能喝水,但除非接下来随即要换人,否则扮神者依然不能吃东西和说话。通常在休息一刻钟左右之后,扮神者再次着装、扛上馗头、戴上面具,仪仗队就位,然后鸣炮、鸣锣开道,向下一站走去。(见彩图9、10)

  7.巡行经过其它庙宇时以及回到本庙之前,似乎是最容易“来神”的时刻,意即神灵降附在扮神者的身上,使得扛着数十斤重(估计不会少于25公斤)的馗头面具等装备的扮神者陷入迷狂状态,突然不再步履迟重,感到周身轻盈起来,似乎可以翩然起舞,甚至做出飞跑转圈等动作。“来神”通常会使游行队伍偏离原来预订好的路径,拖长巡行的时程,并使扮神者过度疲倦或者过度亢奋而不得不换人,才能将队伍带回原来设定的轨道。

  8.游行队伍回到本庙前,众人协助扮神者把馗头面具袍服等卸下,扛回原香案处安座,然后再向主神上香、奉茶、献供以表示谢恩、慰劳之意,随后鸣放烟花炮竹以庆贺功德圆满。之后,各来参会的游艺表演团体开始依序向神明献演,献演同时或结束后,祠庙执事与工作人员散斋开荤,聚餐会饮。

  9.庙会期间结束,馗头、面具、宝剑、袍服等法器收回到平常摆放的位置(通常是主神身旁两侧的神龛内),八仙桌和板凳摆出的临时香案撤除,庙堂恢复平时的原貌。

  除了以上所描述的核心程序外,规模较大的庙会还会有游艺表演团队参与游行。高淳在游艺表演这方面特别发达,单就被列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项目就有荡旱船(和荡湖船;含蚌精舞)、舞龙(抬龙)、舞狮、跑马灯、踩高跷、武术(打叉、打水浒、打罗汉)、花车(龙吟车、辚辚车、串串灯)、抬阁、傩舞(跳五猖、跳八怪)、打莲湘等十大类,此外还有许多分量较轻、缺乏传统而不被列入的表演形式,比如花伞队、孩子们的“扮仙”等等。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王子涵]“神圣空间”的理论建构与文化表征
下一条: ·[郁喆隽]江南庙会的现代化转型:以上海金泽香汛和三林圣堂出巡为例
   相关链接
·[施立学]中国庙会与庙会文化·[任芳]村落庙会传说、庙会与村际神亲关系建构
·[吕树明]增福财神信仰的当代建构与反思·[刘贺娟]妙峰山庙会中民俗体育文化展演的视觉表达研究
·[方钥]北丁山庙土地公公庙会中的供品·[林海聪]妙峰山庙会的视觉表达
·[李向振]冀南涉县娲皇宫庙会香社组织的田野考察·[华智亚]热闹与乡村庙会传统的生命力
·[江帆]东海女真文化的认知人类学阐释·[郁喆隽]江南庙会的现代化转型:以上海金泽香汛和三林圣堂出巡为例
·[王贤友 李建华] 庐州庙会调查手记·[王蔓蔓]关于曹县桃源镇花供会田野调查
·[梁起峰]文化空间视野下的晋祠庙会·[李向振]冀南涉县娲皇宫庙会民间组织调查报告
·[陈科锦]庙宇重建、仪式复兴与地方社会构建·[毕传龙 赵娜]民俗类非遗代表性项目的传承与保护个案研究
·[刘洁洁]观三王宫庙会,感受夜郎文化魅力·[高忠严 柴书毓]社会变迁背景下传统庙会的空间重构
·岳永逸:《举头三尺有神明——漫步乡野庙会》·邱运华:扎根中华文明史,构建中国庙会学术话语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