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李子贤]韩国济州岛传承的活形态神话
  作者:李子贤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6-14 | 点击数:1516
 

      二

      在济州方言中,有一个极富特色的概念:“本谱里”(用日语翻译的过程中,被称为本解)。据有的研究者指出,神话就叫“本谱里”(神话为其内容,本谱里为其形式,也有人认为本谱里是综合形式和内容的总体),“‘本谱里’,即对本源的解释,可以说是神的来历谈。主要有三大类:产神、农神等一般神话;本乡,即村庄的守护神——堂神神话;自己祖上的巫祖神神话”[4]。据说济州岛的神房在祭仪中吟诵的一般神的“本谱里”,共有12篇。虽然笔者至今尚未见到相关的文字记录,也无法确认这12篇“本谱里”吟诵的是否都是神话,是什么内容的神话,有的韩国学者认为把它看成神话基本上比较恰当。但可以肯定的是,这12篇“本谱里”中包含的神话至今仍在济州岛传承,当属活形态神话。济州岛的神祇大致可分为自然神,其中包括天神、地神、风神、海神等;创世神,如天地神、建岛女神等;文化神,如农神等;概念神,如司生死之神、幸运女神、爱神等;家神和民间俗神,如村寨守护神、海女守护神、门神、灶神等;以及祖先神,其中有家族祖先神、村落祖先神、神房祖先神等。据笔者的初步判断,当下还在传承的活形态神话多为本乡或村寨(社区)在神堂中由神房吟诵的堂神神话。在人们的原始信仰或民间信仰体系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下人们信仰什么神,对什么神进行祭祀,其功利性、现实性都很强。一些与人们的现实生活、心理需求渐行渐远的神,就被逐渐排除在祭仪系统之外,而一些与人们的现实生活、心理需求密切相关的神,则会继续受到崇拜,加以祈求。例如,与捕捞活动密切相关的海神、灵登神就有相关的祭仪存续,相关的神话也在传承。济州岛的农神自请妃至今仍有相应的祭仪及神话在民间存续。如此看来,有些在历史上曾经占有重要地位、流传很广的神话类别如天地创世神话、人类(姓氏)起源神话、英雄(或始祖)救世神话等,由于社会历史条件的变迁,与人们的现实心理需求渐进分离,很有可能逐渐淡出人们的集体记忆及祭仪系统。而当下传承的神话,则大多是人们信仰中的各种神祇之神迹。

      2013年,济州文化院编印了《济州神话集》(中文版),该书的作者是金顺伊。一般而言,神话的作者都是传承该神话的族群,具有匿名性特征,为何会将作者署名为个人?笔者通过了解得知下述情况:当年玄容峻教授曾经从神房和一些村寨长老那里采录了济州岛的许多神话,这些神话都是用济州方言记录、整理而成的,可惜笔者无法见到这一济州神话的整理本。后来,金顺伊先生在玄容峻教授记录、整理本之基础上,对该神话集进行了某种程度的加工和再创作,进而形成了我们所见到的用标准韩国语写成的这本《济州神话集》。因此,笔者只能以审慎的态度,尽可能地将这本书中的神话离析出来,试图粗线条式地勾勒出济州神话的概貌。

      太初之时,世界处于一片黑暗的混沌之中,大地也混为一团。慢慢的,气息开始在混沌中萌动,终于在混沌中出现了缝隙。这些缝隙逐渐扩大,于是,大地上高山隆起,抱为一团的天地逐渐分开。天空中开始出现了青露,大地上也出现了黑露。青露与黑露相遇在了一起,逐渐孕育出了万物。最先,天上出现了星星,可是,天地还未完全分开,大地上仍然一片黑暗。此时,天地王出现了,他在天上安排了两个太阳、两个月亮。至此,天地才完全分开了。但是,白天两个太阳在天上,大地太热了;晚上又有两个月亮在天上,大地太冷了。那时,群兽草木都会说话,神、鬼、人不分,宇宙次序一片混乱。天地王见到这种情况觉得不好,就让自己的儿子来到地上,调整宇宙次序,渐渐地,天地才变成现在的模样。后来,又产生了海神、风神、冥界神、产神和农神等,还产生了众神之母,众神之母又生出了各个神堂的堂神。

      上述诸神的诞生,大多有其神圣的源起,即由某种神话加以解释。济州岛的以上神话叙事内容,我们可以在中国朝鲜族的《创世记》中找到类似的描述。其内容梗概是:“太初无人,天地混沌未分,天上挂着两个太阳和两个月亮。自从盘古氏出现,才把天地分开,以阳清为天,阴浊为地,并立上四根铜柱把地撑起来,天上只留下一个太阳和一个月亮,用另外的那一个太阳和一个月亮分别作南斗、北斗和大小星座,缀满天空,然后取火找水,分别造出男人和女人来。这时从那阴森、潮湿的地方突然跑出一个释迦,要管理这个世界。从此,人世间的一切罪恶,也开始滋生和蔓延起来。”[5]真可谓“礼失于朝,而求诸野”。我们可以作出一个假设:在济州岛以及中国朝鲜族中传承的创世神话,历史上曾经在韩(朝鲜)半岛广为流传。显然,上述神话既有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又有许多东亚各国各民族中一些共同的母题。在中国文献神话中,出现过混沌并将其视为神,在中国西南的许多少数民族的一些创世神话中,也常出现混沌。作为原始物的气,更是经常出现在许多民族的创世神话中,并具有参与天地形成、天地分裂的非凡功能。例如,清气上浮形成了天,浊气下沉形成了地,天空中出现了多个太阳和多个月亮等母题,几乎出现于包括汉族在内的中国许多民族的创世神话之中,并由此衍生出了英雄射日神话。至于在太初神、鬼、人不分,禽兽、草木皆会说话等母题,也出现在中国的纳西族、彝族、独龙族、佤族等许多民族的创世神话之中。为什么在一个相对封闭、悬浮于大海之中的面积狭小、人口稀少的孤岛上,产生并存续了母题如此丰富、文化内涵极其深邃的创世神话,当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课题。

     

      曾经在济州岛广为流传的巨人女神建岛神话、始祖(雪门台婆婆)救世神话、“三姓穴”(人从洞出)神话以及神婚神话等四则神话,虽然文本神话早已被书面化,但历史上也曾经是活形态神话。从比较神话学的角度审视,上述四则神话在东亚神话群落中极富地域特色,值得加以探讨。

      1.巨人女神造岛神话[6]

      在东亚各国、各民族的神话中,女神林立且各具特点,诸如中国神话中的创世大神女娲、壮族创世神话中的创世神姆洛甲、哈尼族神话中的创世神塔婆、摩梭人神话中的守护神黑底干木,日本“记纪神话”中的太阳女神天照,以及韩国济州岛造岛神话中的女神。其中,女娲、天照等神祇之神迹至少在1300多年前就被笔录下来而进入了文献神话之列,已经成为了颇具沧桑感与古老意味的神祇。[7]然而,韩国济州岛的巨人女神(SeolmundaeHalmang)却以生动鲜活的形象存活于当地人们的民间信仰之中。当然,至今依然存活于人们民间信仰之中的女神在中国云南并不鲜见,例如摩梭人的干木女神。济州岛巨人女神的神迹主要是她创建了济州岛,这则造岛神话的故事梗概是:这位巨人女神用裙子将一座座大山的土填入海中,造成了美丽的济州岛。后来,这位巨人女神还答应为当地的人做一件好事:如果人们愿意为她做一条裙子,她就会用自己的双腿在济州岛和陆地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可是人们把所有的布都捐献了出来,却只能为这位巨人女神做一条衬裤,这样,这位巨人女神就无法做成这件好事。在东亚各民族的神话中,并不乏巨人神祇,例如中国神话中的创世大神盘古。但是作为创世神的女性巨神却不多见。济州岛巨人女神的出现十分引人瞩目。

      在东亚的日本也传承着建岛神话,例如,日本“记纪神话”中的伊邪那岐命和伊邪那美命,就是创建了日本国土(诸岛)的创世神。在琉球群岛,也传承着天神创建岛屿的神话。值得注意的是,韩国济州岛以巨人形象出现的创世女神在东亚各个民族的神话世界中十分罕见。韩国巨人女神建岛神话具有以下几个鲜明的特点:其一,在世界各民族的神话及民间信仰中,巨人大多象征着蛮荒、原始状态之大自然或自然力。在欧洲神话中,巨人或巨人族多为破坏力的象征,因此在希腊及北欧的神话中,常常出现诸神打败巨人的情节。然而,济州岛巨人女神造岛神话中的东方女巨人却反其道而行之,她建造岛屿造福人类,甚至还希望把世界安排得更加完美,这无疑体现了作为女性母亲的质朴美以及伟大的创造力。其二,女神与石崇拜相关。在东亚尤其是中国,神话或民间信仰中的女神几乎都与石有关,女娲与石头有着关联:“归美山,山石红丹,赫若彩绘;峨峨秀上,切霄邻景,名曰女娲石”[8]。壮族始祖神话姆洛甲据说是在巨石分开(天地开辟)时从石洞中飞出来的。[9]在中国西南氐羌系族群的女神神话中,纳西族、普米族、景颇族、白族、羌族等民族的女神神话,都与石头有关,甚至是以石为其象征。中国羌族神话中的女神木姐珠、普米族神话中的那身久木鲁、基诺族神话中的女神米里儿德、白族神话《观音负石阻兵》中的女神观音、纳西族(摩梭人)神话中的黑底干木都与石(如石英石)、巨石、石山等象征物融为一体。韩国济州岛巨人女神神话中的女神,虽然没有明确提到与石头的关系,但却有这样的叙事:相传济州岛上的一块巨石是被巨人女神抚摸过的;另有三块大石是巨人女神所用的锅庄石。这样看来,在东亚各国、各民族中,女神的象征物多为石。女神崇拜大多与石崇拜有关。显然,石(或巨石)被上述各族先民视为具有某种始基、永恒以及生殖、创造等灵力之特性,因而就成为了自然界中某种神秘力量的表征。其三,裙子的神奇功能。在日本的“记纪神话”中,伊邪那岐命和伊邪那美命是站在天浮桥上用天沼矛的矛头探入海中搅动海水,再将矛提起时,从矛头滴下来的海水积聚成岛。济州岛的巨人女神建造济州岛的特殊工具是具有非凡功能的裙子,济州岛未能与陆地连接起来,也是由于没有裙子而造桥未果。在这里,裙子显然具有某种神秘力量,有着某种特殊的功能。在中国东北的许多少数民族的萨满,其重要的法器之一就是裙子。因此,建岛女神建岛的工具是裙子,这一点值得特别关注。关于这个论题,拟另文探讨。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孟令法】

上一条: ·[陈安强]羌族的史诗传统及其演述人论述
下一条: ·[董秀团]心理疏泄与群体记忆: 基于《火烧松明楼》传说“完型化”过程的探讨
   相关链接
·[高健]评李子贤《再探神话王国——活形态神话新论》·[刘晓峰]保护传统年节的地域特色
·[李子贤]被固定了的神话与存活着的神话·[李子贤]从创世神话到创世史诗
·[李子贤]神话王国诸相·[王恬]春节文化的地域特色和活态保护
·温州大学:民俗学文献与温州地域特色文化数据库开通使用·[哈正利]试论回族文化的地域特色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