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田野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田野研究

[巴莫曲布嫫]民俗学伦理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民族文学研究》:“田野调查伦理原则”笔谈
  作者:巴莫曲布嫫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9-19 | 点击数:8452
 

  美国民俗学会早在1988年就发布了《AFS 伦理申明:专业责任的原则》[3]。十年之后,北欧民俗学界也就是否需要制定一套民俗学伦理守则(a folkloristic code of ethics)发起过辩论,而1999 年芬兰暑校的这个工作坊正是这场辩论的某种继续。[4] 2010年,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也曾就是否制定学会这一学术共同体共同遵循的“伦理守则”有过动议,但最终未果。[5] 实际上, 2004年前后,中国民俗学界关于学术伦理的思考在“田野和文本”的辩论中逐步走向深入,而安德明提出的“家乡民俗学”这一论域也引发了多位学者有关田野伦理的自我反思。随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开展,民俗学者在其间的角色、立场和作用,乃至具体的技术路线和实地的研究策略也常常与伦理问题的纷争纠结在一起,但相关讨论并不充分,思辨性文章也不多见。[6] 即使到了今天,奈沙尼的“伦理关系图”和米勒的“伦理问题清单”,对我们思考民俗学伦理问题依然有着工具性的指向意义。诚然,我们还可以继续沿此方向行进,乃至加上第四个或第五个圆圈,将日益凸显的伦理关切包括困扰我们的诸多问题切分得更为具体,勾连得更为细致,以回应今天的学术发展趋势和学科建设取向。

  《民族文学研究》2016年第3期首家刊布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0届常会正式通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伦理原则》(以下简称《原则》)。而这十二条原则的出台,在教科文组织的层面至少可以追溯到1989年通过的《保护传统文化和民俗建议案》(以下简称《建议案》),在“民俗传播”一章中明确提出“鼓励国际科学共同体采纳一套伦理准则,以确保以适当的方式对待传统文化并对之予以尊重。”[7] 而该《建议案》正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最终面世的先声。《公约》生效九年以来,各国在保护实践中也遭遇了种种伦理挑战。而《原则》正是在应对挑战的辩论语境中提出的,一则围绕非物质文化遗产日益面临的威胁——包括商业化、商品化和去语境化———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关切,二则反映了缔约国在履约过程中急需伦理方法及其指导方针的普遍诉求。参与制订该《原则》的专家们来自不同学科,一致重申伦理关切不应针对活形态遗产本身的实质,而应侧重于保护方面的努力。他们认为,发展、促进和实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伦理原则有助于在文化规范、诚信、透明度及确当行为方面实现敏感度的提升,防止任何形式的不尊重和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在道德、法律或商业上的不当使用。因此,《原则》的出台将极大地强化相关社区、群体和个人致力于保护非遗的努力,也将指导文化遗产、博物馆、人类学、民俗学、旅游业、媒体和知识产权等相关领域为保护人类共同的遗产而做出努力,进而促进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尊重。 为将学术伦理问题的讨论引向深入,《民族文学研究》编辑部向民俗学、民间文学、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等平行学科的多位学者陆续发出了笔谈邀请,以利加强学科间的对话。

  本期设立的话题是“田野调查伦理”,彭兆荣的“家园遗产守则”、陈泳超的“‘无害’即道德”和施爱东的“学者是田野中的弱势群体”皆从各自的田野研究经历出发,阐析个人的伦理观点,或秉持人文关怀,或总结田野策略,或反思田野关系,各深有见地,颇有张力,引人省思。应当说,这组笔谈是《民族文学研究》意在形成关联性持续讨论的一个楔引,正如奈沙尼绘制的关系图所示,伦理问题在学术研究的不同阶段都会以不同方式循环显现,而且不会画上句号;而米勒所列的八个问题清单对今天的民俗学研究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而言,也远未穷尽我们已然面临的种种挑战。值得期待的是,《民族文学研究》计划继续组织学者围绕若干伦理问题进行研讨,而笔谈、对话、席明纳、圆桌会议、专题论坛等方式,抑或也可成为加强对话、推进学术和服务社会的讨论向度,其间的话语皆可结集为文字续为系列化专稿。因此,这组笔谈也可视为共同讨论的一个邀约,欢迎大家关注并积极参与。

注释:

[1] FFSS99,  “Workshop IV:  Folkloristic Research Ethics,” FFN 20, 2000 (11).

[2] FFSS99, “Workshop IV: Folkloristic Research Ethics,” FFN 20, 2000 (11).

[3] American Folklore Society, “AFS Statement on Ethics: Principles of Professional Responsibility,” AFS News, New Series, 1988(1), http://www.afsnet.org/?page=Ethics,2016-04-23.
 
[4] Ulrich Marzolph,“A Code of Ethics for Folklore Studies: An invitation to participate in an interdisciplinary debate,” FFN 14, 1997 (11). Lauri Honko, “Do we need a folkloristic code of ethics?” FFN 21, 2001(3). 此外,王杰文在《北欧民间文化研究(1972-2010)》(学苑出版社 2012 年版)一书中按时段对北欧民俗学界有关伦理问题的相关讨论进行了较为系统的综述和分析。

[5]CFS:中国民俗学会是否或怎样制订本会的《学术伦理守则》?
    中国民俗学网,http://www.chinesefolklore.org.cn/forum/viewthread.php?tid=18266,2016-04-30。

[6] 这里值得述及的论文有:吕微《反思民俗学、民间文学的学术伦理》,《民间文化论坛》2004 年第 5 期; 安德明《民俗学家乡研究的理论反思》,《民间文化论坛》2005 年第 4 期;祝秀丽《家乡民俗研究者的角色冲 突》,《民俗研究》2006 年第 3 期;刘铁梁《感受生活的民俗学》,《民俗研究》2011 年第 2 期;刁统菊《民俗学学术伦理追问:谁给了我们窥探的权利?———从个人田野研究的困惑谈起》,《民俗研究》2013 年第 6 期;张多《田野突发事件的田野伦理———一次奇遇引发的反思》,《民间文化论坛》2014 年第 6 期。

[7] 1989 年,在教科文组织第 25 届全体大会上通过了《保护民间创作建议案》,其英文原题为 Recommendation on the Safeguarding of Traditional Culture and Folklore,直译应为《保护传统文化和民俗建议案》。相关情况可参考巴莫曲布嫫《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概念到实践》一文,刊于《民族艺术》2008 年第 1 期。这段译文为笔者重译。

 

  巴莫曲布嫫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文章原载《民族文学研究》2016年第4期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袁同凯]在异域做田野:老挝的经历
下一条: ·[彭兆荣]家园遗产守则
   相关链接
·[刁统菊]感受、入户与个体故事:对民俗学田野伦理的思考 ·[徐磊 荣树云]非遗保护运动与民俗传统的互动同构
·[王志清]“从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的深描与阐释·[林海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动物使用”的伦理困境
·[汤勤福 葛金芳]中华传统礼制内在价值及其现代转换 ·[杨红]目的·方式·方向:中国非遗保护的当代传播实践
·[游红霞 田兆元]谱系观念与妈祖信俗的非遗保护·[宋俊华 倪诗云]非遗保护的中国经验与中国声音
·[周波]非遗保护与乡村振兴的文坡实践·[马知遥 刘智英]非遗保护与传承的记忆阐释
·[马知遥 刘智英]非遗保护与传承的记忆阐释·[周跃群]保护与发展的权衡:民俗文化遗产化视野下的动物伦理反思
·[周福岩]民俗研究的存在论维度及其伦理转向·[张岩松]非遗保护背景下红原藏区民族传统体育活动的传承与发展
·[余仁洪 王浩威]非遗保护视角下的文化认同构建方式研究·[于雁天]伦理因素在故事情节的演变发展中的动力效用
·[许芳 王雨霏]非遗技艺的当代化和国际化表达:“百工造物”的非遗保护创新之路·[王雅琦]畲族民歌非遗保护实践及反思
·[江帆]“非遗后”时代非遗保护中的权力博弈与伦理原则·[顾瑞强]沂蒙民俗文化与乡建旅游振兴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